最高法:從重懲治向黃河干支流和湖庫區排放有毒有害物質的水污染犯罪

原標題:最高法:從重懲治向黃河干支流和湖庫區排放有毒有害物質的水污染犯罪

封面新聞記者 粟裕

11月25日,最高法舉行新聞發佈會,發佈《最高人民法院服務保障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工作推進會會議紀要》(以下簡稱《黃河紀要》)。封面新聞記者從發佈會上了解到,《黃河紀要》明確嚴厲打擊流域污染,依法從重懲治向黃河干支流和湖庫區排放有毒有害物質的水污染犯罪。綜合生態環境損失、環境修復難度等情況,依法提高刑事罰金刑數額,增強刑事懲戒威懾力。

新聞發佈會現場

《黃河紀要》明確依法懲治違規取水用水行為。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擅自取水、超量取水、築壩截(蓄)水、破壞性取水,造成地面沉降、地下水污染、水資源衰減、河湖生態破壞等損害後果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責任。

依法嚴懲水污染犯罪。對於發生在黃河流域9省(自治區)的環境污染犯罪行為,存在直接向黃河幹流、重要支流及骨幹水庫庫區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等情形的,應作為從重處罰的考慮因素。

《黃河紀要》要求,依法加大罰金刑適用力度。罰金數額的確定,應充分考慮污染環境犯罪行為造成的實際損失、環境危害後果、被污染環境修復的可能性和難度、污染情節惡劣程度、污染環境造成的社會影響等因素。對於未發生實際危害後果的,應當考慮行為人的主觀惡性、污染行為的惡劣程度、潛在危害等因素。

準確適用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被侵權人請求懲罰性賠償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污染環境、破壞生態行為的持續時間、地域範圍,造成環境污染、生態破壞的程度,造成人身、財產損害的情況以及社會影響等因素,綜合判斷是否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規定的「造成嚴重後果」。

《黃河紀要》指出,貫徹損害擔責、全面賠償救濟原則。對於違反國家規定、造成黃河流域生態環境損害,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請求侵權人停止侵害、採取預防措施、修復生態環境、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支持。

依法嚴懲妨害文物管理犯罪。加大對損毀文物,損毀名勝古迹,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盜掘古人類化石、古脊椎動物化石等刑事案件的審判力度,嚴厲懲治破壞黃河流域人文遺迹、自然遺迹的犯罪。對於情節惡劣、社會反映強烈的犯罪行為,依法不得適用緩刑、免予刑事處罰。

此外,貫徹落實黃河流域嚴格限制高耗能高耗水項目布局建設的國家政策。人民法院審理涉「兩高」企業破產重整、和解或者清算案件,促進市場主體救治和出清,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當事人約定在黃河流域生態敏感區、脆弱區新建對生態系統有嚴重影響的「兩高」項目,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或者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認定合約無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