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NFT存在炒作、洗錢等風險,警惕「擊鼓傳花」

  來源:人民網

  當NFT遇上藝術品,一張圖片、一首歌、一段影片,甚至一個頭像都可以與一串代碼「擦出火花」,身價發生幾何倍數暴漲,突破現實世界認知。

  NFT全稱為Non-Fungible Tokens,即「非同質化代幣」。

  「從技術上來看,NFT是一種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契約的數字化憑證。」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區塊鏈研究室主任李鳴告訴記者, NFT具有可驗證、唯一、不可分割和可追溯等特性,可以用來標記特定資產的所有權。

  今年以來,明星、大V、企業紛紛打造推出自己的NFT產品,數字藝術品儼然成為NFT落地最快的應用場景之一。

  當「萬物皆可NFT」,這串連接虛擬與現實的「神秘代碼」,會成為通往元宇宙世界的關鍵密鑰,還是又一場幣圈和資本炒作下的零和遊戲?很多問題需要提前思考。

  NFT走紅「出圈」

  今年3月,在佳士得拍賣行,NFT數字藝術品《每一天:前5000天》拍出6934萬美元(約合4.5億人民幣),刷新數字藝術品成交記錄的同時,也讓NFT這個詞強勢闖入大眾視野。

NFT數字藝術品《每一天:前5000天》,是創作者Beeple將其從2007年5月1日起每天在網上發佈的繪畫照片,在湊滿5000張後用NFT加密技術組合到一起製作生成。圖片來源 佳士得官微截圖

  在NFT交易平台Opnesea上,看似普通的馬賽克頭像、圖片、收藏品頻頻售出「天價」。數據顯示,截至目前Opensea累計銷售額超過100億美元,平均每個NFT售價為872美元。

  國際奢侈品巨頭LV也推出了NFT遊戲,玩家有機會在遊戲中免費獲得價值在2萬到2000萬美元之間的NFT黃金明信片。

  在國內, NFT吸引著科技巨頭和資本跑步入場。支付寶上線NFT藝術收藏小程序「螞蟻鏈粉絲粒」,騰訊上線NFT交易平台「幻核」APP,位元組跳動旗下TikTok也宣布推出NFT系列作品……

  「正像是物理社會中資產憑證的重要性一樣,元宇宙生態也具有大量數字化資產,需要資產憑證來促進元宇宙經濟循環。」在李鳴看來,數字化資產憑證是元宇宙生態的關鍵要素,而NFT可以成為元宇宙中數字化資產憑證的一種表現形式,並且將隨著元宇宙的發展逐步演進。

  元宇宙概念持續熱炒,讓市場看到了NFT的商業機會。在一些行業人士看來,元宇宙為NFT提供了更加多元的應用場景,NFT將成為實現虛擬物品數字資產化和流通交易的重要工具。

  反對聲音則認為,NFT與元宇宙的突然走紅,背後很可能是一些媒體與幣圈精心設計的炒作。有媒體報導,此前在佳士得拿下「天價」NFT畫作的競拍者,正是某NFT基金的創始人。

  「NFT本身具有一定的金融屬性,尤其國外『天價』NFT藝術品的出現,讓更多投機者找到新的金融炒作工具,加速了泡沫的形成。」李鳴說。

  與此同時,鑒於國內對於虛擬貨幣監管態度,一些機構、企業也在試圖淡化NFT的「代幣」屬性,更願意稱其「通證」。今年6 月,支付寶在推出NFT付款碼皮膚時曾強調,NFT是解決數字藝術品確權的一種有效和可靠的技術手段,和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有著本質區別。

  目前包括騰訊、阿里等大廠NFT相關產品平台上,都已刪去NFT字樣,改為「數字藏品」等稱呼。

  正在異化的NFT

  「起碼四位數」「後面炒高了我再出」「私下交易沒辦法監管」……在一個螞蟻鏈NFT火炬數字收藏群里,記者發現,原價39元數字火炬經過瘋狂加價,早已被炒到幾千元甚至上萬元人民幣。

  9月16日,支付寶限量發行21000個亞運會數字火炬,不到4分鐘售罄。雖然螞蟻鏈在9月24日發佈聲明,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數字藏品炒作,抵制權益類交易、標準化合約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但在網路上,關於數字火炬的交易與討論從未停止。

  狂歡之下,NFT正在偏離價值,走向異化。

  藝術品、遊戲、炒作、幣圈化、元宇宙……對於普通人來說,很難辨清究竟哪個才是NFT的真正標籤。

  「要想玩得長久,就不能短期內都想割韭菜就跑路,把整個行市給毀掉。」長期關注NFT、虛擬貨幣的投資者劉勇認為,目前市場對於NFT更多的是投機、炒作,關注其真實價值的人群並不多。

  「一些主流的幣圈交易所,也在打著NFT的概念發新幣,很普遍。」劉勇向記者坦言,有時候,很難判斷這是投資還是騙局。就自己而言,不論是炒幣還是炒NFT,實際上就是投機,跟著市場趨勢快進快出,賺些快錢。

  「一個USDT=1美元,可以直接用人民幣兌USDT在平台上交易,主流平台都通用,很方便。」交談中,劉勇打開手機,向記者展示了如何在交易所購買NFT幣。

  「我手機上的這些App,在國內應用商店已經不能下載了,需要去國外應用市場。或者從非官方市場下載,但是不太安全。」在他看來,NFT的真正價值在於能夠實現虛擬物品的資產化,應該遠離幣圈。

  風險之中,不想踏空的年輕人,伺機而動。

  記者接觸發現,年輕人更容易接受並參與NFT交易,他們希望能捕捉到新一輪的造富機會。

  「其實這裏面風險很大。」在劉勇看來,投資NFT的風險比炒幣更甚,「NFT產品的流動性弱,需要有人接盤。」

  在記者加入的幾個NFT交流群里,90後、00後佔比超過半數,也是其中最活躍的群體。這些群里,不時會有人發佈「抽獎擼空投」「免費領NFT資產」「NFT投資」等廣告信息。這些鏈接、二維碼,通常會誘導用戶下載App或者註冊平台。

  「一些NFT遊戲、交易平台,出於吸引用戶、宣傳等目的,平台會不定期向用戶錢包發放『空投』。」NFT玩家李旭告訴記者,這種「空投」其實可以看作是獎勵或者分紅,一種是對於內測用戶、使用者的獎勵,另一種是為了項目上線拉攏人氣。「這在幣圈很常見。」 李旭說。

  在國內某NFT網站上,記者發現,一些照片、動漫設計、數字文創等標價從幾十、幾百甚至到上千萬元,用戶可以直接點擊購買。同時,用戶也可以上傳圖片鑄造自己的NFT作品,購買更多的「燃料」,所能鑄造的作品等級就更高。

某NFT藝術品交易平台的商品網頁和藏家榜排行。製圖 申佳平

  官網信息顯示,這家創立於今年5月NFT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目前已有超5000海內外創作者入駐,註冊用戶超10萬人。

  「人人可以上傳鑄造NFT,但並不是每個NFT都有價值。」在李旭看來,平台應該讓收藏者能夠和NFT創作者互動、社交,形成價值的生長,而不是只在價格後面加個零,盼著下家接手。

  然而,在狂熱的市場中,「理性聲音」往往被淹沒在「造富幻想」中。

  警惕「擊鼓傳花」騙局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有些國內NFT交易平台宣稱「持牌經營」「合規交易」「人民幣結算」等吸引投資者。

  「事實上,這種合規持牌的批准極難取得。」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告訴記者,據《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和《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的規定,如果想要在正式的交易所開放NFT交易,必須經省級人民政府批准設立,或者需要取得國務院或者國務院金融管理部門的批准。

  在肖颯看來,國內NFT資產的交易場所往往不具備這樣的批准,因而其合法流通會受到限制。「基於NFT潛在的一系列風險,我們不讚同現在放開NFT交易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對於NFT、元宇宙概念的炒作已經蔓延至上市公司和二級市場。一些蹭熱點、炒概念等行為,也正在引起監管部門的警惕。日前,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向中文在線發出關注函,要求說明互動閱讀業務與元宇宙概念和NFT概念的關聯性。此外,多家上市公司也接連收到交易所的關注函,要求說明公司及相關方是否存在蹭熱點、操縱市場、違規買賣公司股票的情形。

  行業人士認為,目前國內對於NFT的法律性質、交易方式、監督主體、監督方式等尚未明確,NFT存在炒作、洗錢和金融產品化等風險,對於NFT投資應該保持謹慎態度,警惕「擊鼓傳花」式的金融騙局。

  「無論是以加密貨幣計價,還是結合借貸、挖礦、價格預言機等多種方案以增加二次流動性都有違反中國現行監管法規的風險。」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大偉告訴記者,NFT投資市場存在如下風險點:NFT交易平台本身的合規風險;NFT發行方是否構成ICO(即發幣行為)的合規風險、是否侵犯著作權的風險;NFT的購買方再售時是否有流動性風險。

  「NFT的交易行為是否合法合規需要根據具體情況判斷,譬如兩個自然人之間的直接買賣如果是以人民幣計價並且沒有其他違規情節,現行法規並不禁止。但如果設立一個平台來撮合交易,那麼平台合規的風險就比較大。」王大偉說。

  「應當著重從NFT產品的定價、銷售(拍賣)、營銷模式、二手專賣(轉拍)等方面進行監管。」肖颯提醒道,區別於境外的NFT交易平台,現階段國內尚不存在NFT二次交易、轉讓贈送等場景,NFT也尚未出現金融化的趨勢。但是,國內對於金融行為的強監管不會變,基於NFT目前存在的風險,應著重提升投資NFT行為中的合法合規意識,加強行業潛在風險的監管與防範。

  (原題為《NFT:通往元宇宙,還是走向大騙局?》)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