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改變的生活方式

每次地震後,都會引起地形的變化。新冠疫情的暴發,也像一場大地震一樣,帶來了相似的「數字位移」。某種意義上,此次疫情的全球性暴發,加快了線下向線上搬遷的速度,加快了生活方式的數字化、網路化、智能化發展步伐。而這些因新冠疫情而來的變化,或許是永久性的。

生活在雲端

新冠疫情帶來的最直接的影響,是「流動」的減少: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交流減少了,人的活動範圍縮小了,人與空間的交流減少了。

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減少,導致商場、餐飲行業、娛樂行業受到巨大打擊,餐館和酒吧改為只銷售外帶食品。人的活動範圍縮小,導致交通運輸行業(航空、火車)、網約車行業一落千丈,機場、火車站一度陷入沉寂。人與空間交流的減少,導致旅遊、影院、賓館等行業生意蕭條,現場音樂會成為明日黃花。

但是,此消彼長,線上的娛樂行業,如電子競技產業卻有了新的增長。2020年4月,英佩遊戲(Epic Games)旗下的射擊遊戲《堡壘之夜》為美國嘻哈歌手特拉維斯·Scott(Travis Scott)在遊戲中舉辦了一場線上虛擬演唱會,吸引了超過1200萬名玩家參加,創造了遊戲史上最高同時在線觀看人數的記錄。

線上辦公、網路教育、遠程會議、外賣、線上購物等得到快速發展。新冠疫情加速了民眾消費場景的數字化重塑,越來越多的人體會到數字化對於購買必需品、工作溝通、甚至排解孤獨的重要性;越來越多的人在微信影片、騰訊會議、Zoom等軟體上和家人聊天,和工作夥伴開會;被中斷的社交在Switch遊戲機的《動物森友會》上得以延續;被中斷的健身房鍛煉也被《健身環大冒險》所代替。家長們一邊應付遠程工作,一邊監督孩子在線學習。

有些人在家宅久了,甚至發現原來很多無效社交是可有可無的,生活可以轉向網上與雲端服務,體驗虛擬經濟帶來的快樂將是我們未來新生活方式的常態。雖然人與人的交流減少了,但是人與無生命物體對話的習慣也正在普及。隨著自然語言處理、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等技術的發展,近年來無生命物體(手機內的Siri等助理,天貓精靈、小愛同學等智能音箱)已經可以解析人們所說的話。我女兒已經非常習慣和她的小愛音箱對話,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問問:「小愛同學,今天天氣怎麼樣,我穿什麼衣服啊?」她也非常嫻熟地命令小愛同學在臨睡前幫她關燈,播放助眠音樂和設置第二天的起床鬧鐘。

「元宇宙」的概念也在這次疫情之後得以流行,一個基於互聯網而生,與現實世界相互打通,平行存在的虛擬世界正在浮出水面。就連國粹京劇也在研究高逼真實時數字人技術,希望對京劇大師梅蘭芳先生進行數字重建,形成在外貌、形體、語音、表演等各方面都接近真人的「梅蘭芳孿生數字人」。也許不久的將來,我們會有機會復現可實時交互的「數字京劇人」,重睹梅蘭芳老先生的舞颱風采。

「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在技術不發達的古代也許是一句空話,但在高度數字化的今日,卻成了現實。古人還說過「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許多人認為,這兩者的結合就是旅遊。路上有風景,路上有良友,不過,疫情之下的閱人無數卻還有另外一層含義:「時空伴隨者」可能性的極大增加。

旅遊在本地

作為最重要的人類娛樂活動之一,經濟學家於光遠在1985年對旅遊的定義是:旅遊是現代社會中居民的一種短期性的特殊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的特點是:異地性、業餘性和享受性。世界旅遊組織對旅行的定義是:某人出外最少離家55英里(88.5千米)。時至今日,「異地性」不再是金標準。

疫情的暴發,大大降低人們的出遊意願,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旅遊目的地會不會成為中高風險地區。2021年10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本輪疫情由老年旅行團引發,人員流動範圍廣。此次疫情涉及景區較多,據各地政府發佈的消息,包括陝西西安的大雁塔、西安世博園、大唐不夜城等;甘肅的七彩丹霞景區、嘉峪關關城景區等;內蒙古的額濟納旗怪樹林景區、胡楊林景區等,讓正值旺季的「深秋西北游」戛然而止,許多外地遊客甚至被迫滯留,不能及時回家。

為此,全球最大的民宿短租預訂平台愛彼迎(Airbnb)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布萊恩•切斯基指出:我們所認知的旅行概念結束了。雖然這並不意味著所有旅行玩完了,但旅行已不是我們曾經認識的那個樣子。

接下來的旅遊,將會是發現身邊的美好世界。城市居民的文旅消費本地化趨勢愈加明顯。人們的旅行目的地會重新分配,他們會去成千上萬的當地社區進行周邊游。一大批針對本地居民的新文旅項目,會結合城市更新成為「家門口的好去處」。

上海發佈的《上海市「十四五」時期深化世界著名旅遊城市建設規劃》,率先提出了「主客共享」概念。上海將開發「城市微旅行」線路,培育「建築可閱讀」產品,面向市民開放建築1037處,並為2437處建築設置解說二維碼,推出327處建築可閱讀文創產品和87條建築微旅行線路,開放105處文旅夜間場所。

上述《規劃》中,有一句話道出了這輪變化的關鍵: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新科技廣泛應用,將加速推動上海旅遊生產方式、運行模式從線下為主向線上線下雙向賦能轉變,也將為上海世界級旅遊目的地建設提供更多承載地、新空間。

餐飲在移動

疫情過後,去中心化的分散式商業、隔離經濟與無接觸商業大行其道。

小時候,記得父母帶我出去吃飯,都是街邊店。而現在大部分飯店都在購物中心裏面,我們去商業綜合體,買衣服機會少,吃東西機會多。而疫情之後,餐飲店也許會重新「位移」回到社區附近。大家害怕去人群擁擠的地方,連外賣快遞也經常會因疫情反覆被拒之門外。疫情中,線上外賣和線上購物的消費習慣已經被培養嫻熟。未來社區店將是一個餐飲的新場景,許多消費者會在下班途中在手機上點好餐,到了社區店取回家或者堂食。對於那些滿足上班族中晚餐飽腹需求的高頻剛需類餐飲,社區店會更加便捷。

此前,在《汽車將成為家之外的第二大私人空間》(2021-04-07,澎湃商學院)一文中,我曾經暢想:智能網聯汽車不僅是娛樂空間,社交空間,更是工作空間和家庭空間。未來,隨著汽車內部空間和布局的改變,汽車也有可能顛覆現有餐飲行業的商業模式。

自動駕駛餐車會成為我們的選擇,你和親朋好友的聚餐將有可能以全新形式展開:預定好一頓午餐,自動駕駛餐車會準時把你們依次接上,根據客戶需求,規劃好一條城內風景優美的行駛路線,在欣賞美景的同時,品嘗美食,暢聊人生,打造真正屬於你們的包間。這樣既避免了往返餐廳的交通,又保證了就餐期間的私密性。同時,對於餐飲店而言,門店的大小不再制約它業務的大小,門店的位置不再制約它業務的範圍,門店的生意也不受人流量的影響。即使再來一次疫情,只要出示健康碼,即可上車聚餐。

健康碼成為必需品

僅次於醫療手段,數字化技術已經成為抗擊新冠疫情的第二利器。新冠疫情將這個時代分割成了有健康碼的時代和沒有健康碼的時代。原本是社交工具的微信,在植入健康碼、行程碼之後,成為控制疫情的法寶。每個省份都有各自的健康碼解決方案,健康碼已經成為廣大民眾日常出行的重要憑證和防疫人員查驗的主要依據,基本實現了一人一碼、一碼復用、一碼通行和人群全覆蓋、聯防全覆蓋的初期目標,也成為政府智慧管理手段與公民誠信體系及其社會責任感的一個有機結合。

健康碼不僅把卡片材質的身份證明變成一枚手機終端的二維碼,並將使用者的健康狀態,位置移動等數據附著其中。在實現個人信息數據化的同時,這些數據也在跨領域、跨層級、跨部門流動。隨著數據的逐步積累,數字孿生公民的雛形正在勾畫,健康碼何嘗又不是「元宇宙」時代的通行證呢?

這個年代,你可以不隨時攜帶身份證,但卻不能沒有健康碼和通信行程卡。這個年代,你的口袋裡隨便能摸出一個口罩,卻摸不出一個錢包,甚至一張鈔票。這就是一個全新的數字世界,讓我們不知不覺進入一個大變革。

這場疫情還遠未結束。德爾塔變異毒株讓本已燃起的復原希望重新破滅。有人說,你永遠不知道,疫情和明天,哪一個會先來?也有人說,疫情就像一隻被遮住錶盤的鍾,你只聽到滴答滴答的秒鐘聲,卻不知道幾點。但不管怎麼樣,我們正變遷到一個全新的時代,這場疫情帶來的數字化變革已無處不及、無時不在,人們的生活方式、社會交往以及思想行為都呈現出新數字時代的新面貌。

(作者胡逸為無錫市大數據管理局局長)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