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項目、資金鏈風險及公司治理瑕疵 開山股份獨董先「逃」為上

  導語:分紅,定增,又減持,開山股份在「懟」獨董離職背後隱藏著強烈的市值管理需求?然而,開山股份海外激進擴張轉型似乎存在較大的資金鏈風險,同時公司治理或存在一定瑕疵。這一系列風險因素疊加下,康美事件會不會是獨董離職最後的導火索?

  出品: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夏蟲

  近日,「康美藥業」宣判後意味著獨董不再是「花瓶」,獨董也同樣需要勤勉盡責,不然也會遭遇重罰。重責時代的歸位,似乎也引發了一波獨董離職潮。

  就在這樣大背景下,開山股份上任不到半年的獨董史習民也宣布了辭職。這一辭職似乎惹怒了公司董事長,其在朋友圈發文表態:「無辜中箭,受傷很深,是可忍孰不可忍!」。控股股東開山控股也在官微表達了對獨董史習辭職的不滿。

  頗為玩味的是,史習民不顧公司挽留辭任了開山股份,但目前依然還依然擔任著京新藥業的獨董。開山股份究竟如何,史習民為何執意要撤離?大股東又為何情緒如此激動?

  激進轉型擴張

  開山股份主要從事壓縮機的研發、生產及銷售,主要產品包括活塞式空氣壓縮機、螺桿式空氣壓縮機及其相關零部件,目前主要產品以壓縮機產品核心部件為主。2020年年報顯示,按照產品結構劃分,公司最大收入為螺桿機,收入佔比為74%;其次為配件,收入佔比為6%。

  自2014年,公司收入出現大幅下挫,2015年公司提出了戰略轉型設想。即在發展壓縮機的同時開拓發展新能源。公司高管湯炎總經理曾提到,「發展新的能源,就是包括地熱發電、餘熱發電等等可再生能源,總的目標就是要使得我們的地熱發電或者餘熱發電等可再生能源的發電總量達到銷售的所有壓縮機產品的耗電總量」。

注:營收增速

  2016年4月,公司全資收購 OTP 公司,獲得印尼 SMGP 240MW 地熱項目的特許開發經營權,標誌著公司切入了地熱領域業務。

  然而,通過新浪財經鷹眼預警發現,開山股份財務數據呈現出「在建工程佔比大、資本性支出資金需求強但經營性造血不足」等特徵。

  自2016年開始切進地熱業務,開山股份的在建工程也在不斷上漲。公司的在建工程由2016年的6.11億元上漲至2020年的38.17億元。截止2021年三季報末,公司在建工程為36.08億元,佔總資產之比為31%,在建工程與固定資產之和佔總資產之比近六成。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地熱在建工程項目資金需求巨大,截止2021年三季報,在建項目資金總預算近75億元。其中,印尼SMGP地熱項目資金預算超過60億元,印尼SGI地熱項目預算超過8億元,美國OME一期地熱項目資金預算超過5億元,美國KCA項目超過1億元。

  目前,公司半年報的在建項目已經累計投入超過54億元。需要指出的是,公司自身業務盈利能力並非想像那麼強勁,2016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三季報,公司累計盈利不到10億元。

  鷹眼預警顯示,近三期完整年報顯示,公司的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分別為13.8億元、7.4億元、6.8億元,公司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分別1.4億元、0.3億元、2.6億元。

來源:鷹眼預警

  以上可以看出,公司主營業務並不能滿足公司大規模的資金擴張需求。與盈利規模極不匹配的資本性資金需求,也間接說明公司轉型擴張較為激進。

  海外項目不僅「回血」慢 工程進度也緩慢

  開山股份目前擁有印尼 SMGP 240MW 地熱發電項目、印尼 Sokoria 30MW地熱發電項目、美國 Wabuska 地熱發電項目、美國 Star Peak 地熱發電項目、匈牙利 Turawell 地熱電站項目。根據2020年年報顯示,公司的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中地熱項目資產賬麵價值為 46.82 億元,佔比高達 80.83%,占期末資產總額的 42.71%。

  印尼SMGP地熱項目資本性支出超過60億元,屬於最大的工程項目。根據公司最初目標,計劃於2017年落實好SMGP項目第一期30~50MW地熱電站的建設運營,實現年內並網發電的目標。然而,事實上直到2019 年 9 月 28日正式投入商業運營(COD)。

  與此同時,該公司項目投資回報周期極長。根據公司收入預測,2020 年至 2024 年五年該項目帶來售電收入預測分別為3059萬美元、 5747萬美元、 8940萬美元、12133萬美元、15368萬美元。依據計算,自2017年至2024年,公司8年產生的收入僅僅25億元左右,按照45%左右的凈利率換算,最終掙得11億元左右。換言之,8年項目投資回本僅六分之一左右。

  印尼SGI 30MW 地熱發電項目已完成首期 5 口生產井產能測試,已獲得的地熱資源能夠支持 5-10 兆瓦的地熱發電,首期發電設備已經在2019年報告期內製造完成並發運,並預計2021年實現收入。

  事實上,印尼SGI地熱項目回血一拖再拖,因購電方要求修改支付條件,將支付美元改為支付印尼盾,雙方處於「僵持」狀態。公司在今年2020年報的業績發佈曾表示,預計今年二季度實現COD。然而,該項目截止今年半年報末,大部分在建工程一直掛賬至今,轉固部分極少,該項目投入工程進度顯示為77%,而年初該項目進度為70%。

  此外,美國OME一期地熱項目系美國Star Peak第一期 12.5MW 地熱項目,截至2020年末, 目前大部分設備已安裝完畢, 尚處於調試階段,未達到可使用狀態,預計2021年中期實現商業運營。該項目也似乎一拖再拖,投資者互動易上諮詢公司是不是今年10月底運營,然而公司又改口稱是預計明年一季度。

  綜上,可以看出,開山股份轉型的項目投資不僅回報周期長,而且工程進度較為緩慢,項目預期落地運營一拖再拖。

  激進擴張財務風險:短期資金壓力極大 財務資金成本拖累盈利

  與此同時,在巨額資本性支出需求下,在自身盈利規模有限的情況下,公司採取了以債務資本進行轉型擴張的策略。在間接融資為主的財務結構上,公司短期資金壓力極大。

  從短期債務缺口看,截止2021年三季報末,公司短期債務22.92億元,而公司賬目資金僅剩9.85億元。從這可以看出公司短期債務資金缺口較大。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受限資產與資金超10億元,其中貨幣資金與定期存單超過4億元。

  從公司債務結構看,公司負債結構有待優化。2020年的長短債務比高達1.67,即短期債務遠大於長期債務。需要指出的是地熱項目商業運行後,公司才能夠取得較多低成本的穩定長期的項目貸款。然而,公司有的工程項目進度緩慢,疊加部分項目回血周期較長,短期能否通過低成本獲得長期貸款有待進一步觀察。

  開發海外地熱投資需要大量的前期資金投入,短期內大額融資顯著增加了公司財務成本壓力。2020年財年顯示,公司財務費用高達1.19億元,占利潤總額近四成。

  開山股份一方面是資金鏈上壓力風險,另一方面則是海外項目資金回收的風險。

  開山股份大力開拓海外地熱發電市場,可能面臨項目所在國和所在地區政治、政策環境發生變化,給海外投資項目建設、運營造成不利影響。

  海外項目、資金鏈風險及公司治理瑕疵:獨董的不安?

  經過以上分析,我們不難發現,開山股份進行海外轉型擴張以間接融資為主,投資項目周期長,工程進度慢,主業回血也慢,這種激進的擴張策略似乎存在一定資金鏈隱患。

  與此同時,我們發現,上市公司與集團在人員使用、 財務收支方面存在不規範情形,與此同時,集團與上市公司關聯交易不斷,這種獨立性瑕疵或間接說明公司治理水平有待提升。

  2020 年 2 月至 12 月任職上市公司旗下公司的財務同時期間兼任集團公司下屬企業開山聯合的會計工作;公司和集團旗下的開山重工擁有各自獨立的成品倉庫,但是上市公司成品倉庫負責人統一負責兩家公司裝卸的工作量統計,存在管理混同的不規範情形;2019 年至 2020 年,公司有 17 個銷售人員因向開山重工提供業務信息在開山重工取得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的業務介紹費提成, 兩年合計涉及金額分別為 58.90 萬元和 24.84 萬元。以上一系列不規劃,說明公司與集團之間的獨立性存在一定瑕疵。

  上市公司不僅與集團人員存在混用情況,其業務關聯往來也較為密切。

  開山集糰子公司浙江開山聯合節能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主要從上市公司採購螺桿機、冷干機等設備,部分設備直接對外出售,部分設備用於向第三方客戶提供節能和供氣服務。此業務曾被監管質疑是否存在同業競爭情況,對此,公司稱業務模式存在較大區分,兩者是上下游關係,不存在重疊、競爭關係。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公司年報披露的關聯採購佔比近10%。

  海外項目、資金鏈風險及公司治理瑕疵,這一系列風險因素是否進一步加深了獨董的不安我們不得而知。

  今年6月,開山控股拋出減持計劃,擬在未來六個月內減持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5961.8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本次減持前,開山控股直接持有開山股份6.31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3.49%。

  截至11月8日,開山控股通過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方式合計減持上市公司股份2989.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0096%,合計套現超3.43億元。

  22日收盤後,當天開山股份大跌4.27%。此時獨董的離職是否打亂了大股東減持節奏,我們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控股股東曾自掏腰包10億定增用於地熱項目。然而令人又非常不解的是,在公司資本性支出的資金需求如此旺盛前面下,公司又不斷大比例的分紅。

  2016年現金分紅率超100%,2017年、2018年分別為82%、71%。值得一提的是,控股股東開山控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過50%。換言之,大比例分紅既有利於大股東獲取上市公司資金,又利於獲得維持股價穩定,可謂一舉兩得。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