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媽媽不下班》:幸福家庭多有個分擔「主婦職責」的丈夫

曾聽過一個播客,是在谷歌工作的一位華裔女高管,講述如何在家庭中平衡和管理丈夫對家務和照料的付出的。她發現自己每天在照料孩子上花的時間大概是4~5個小時,為了平衡,她對丈夫做出了要求,他每天也要花4~5個小時。

為了更好地理解家庭內的事務,也理解我們在孩子出生兩年來由於照料和家務勞動而時不時爆發的衝突,我和丈夫都閱讀了《職場媽媽不下班》這本書。最開始有點擔心,畢竟這本書是寫於1990年代末的美國的,會不會有點過時了呢?後來發現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

首先這本書寫的就是美國的工薪家庭和中產階層家庭,夫妻雙方都有「第一輪班」要上,沒有那種丈夫在外工作,母親做全職媽媽的家庭,這和我們家的情況一樣。

這些家庭在夫妻兩個人出去上班時也是把孩子送到保姆家去,有點像國內所謂的朝九晚五的白班阿姨,而兩個人需要分擔的「第二輪班」主要就是晚上五點到十點的時間,內容包括照料孩子,做家務(洗衣做飯等)。

書中一個有趣的觀察是,這本書發現無論女性在外面掙多掙少,是一個公司的副總裁還是在一個可以靈活辦公的社會機構工作,她們都更多承擔了更多的第二輪班,甚至有一些女性需要做平衡——她們工作越成功,優於老公,反而要在家裡做更多的第二輪班,去證明自己在家庭上的價值。

講述單身母親故事的美國電 影《永不妥協》劇照

平均而言,在1980年代的美國,職場媽媽們每年在第二輪班上花費的時間,比丈夫們多了整整一個月。

當然,這些女性也會要求分擔,但是幾乎都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作者霍克Hield非常有社會學的想像力,她提出了「感恩經濟學」這樣一個模型。簡單而言就是說,一些錢掙得多的男性堅信自己理所應當享受更多的閒暇時光,例如保證自己運動以及朋友聚會的時間;可同時,那些掙錢比老婆少的男性,卻並不會遵循「錢袋邏輯」去做更多的家務,反而會因為自己「忍受了」老婆掙錢比自己多,而覺得自己是「更有度量的男性」。他們不會因為自己掙錢少而去做更多家事,因為那樣的話他們就失去了男性的特權了,就更沒有男性尊嚴了。

而丈夫在看完這本書以後,也第一次明確認識到,原來職場媽媽的焦慮程度比其他任何群體(包括職場父親、全職媽媽等)都要高,可能這也讓他對我的處境多了點共情能力吧。

丈夫說,他發現這本書里讓他印象比較深的洞察包括,一個女性去對丈夫提要求本身就是一種「額外勞動」。而以前他會說,為什麼我就不能「明確提出要求」呢?

霍克Hield把女性的變化與其他領域變革的缺席之間產生的巨大張力,稱之為「停滯的革命」,這也是全書的核心觀點之一。她說,女性大量進入經濟生產是一個巨大的社會變遷,但能夠對這一個過程起到潤滑作用的,對婚姻和工作增進的文化和理解並沒有應運而生。大多數工作場所並不考慮員工的家庭需求,在家裡大多數男性也尚未真正做出調整,去適應女性的變化。婚姻就此成了「停滯的性別革命」的張力磁場,性別策略也成了婚姻的基本動力。

而女性的「性別意識」也並非鐵板一塊,書中有個叫安的女性經常反反覆復。她一會兒覺得我應該做更多家裡的事,以給老公更多的空間去工作。有時候又突然會想,他為什麼就不能跟我平分家務和照料?

讓很多人意外的可能是,安的事業比她先生好。她已經是一家公司的副總裁,但仍會覺得處於職業中的身份是不真實,甚至是沒有意義的,反而是在家裡做一個媽媽的時候,才覺得很真實。安身上體現的是性別觀念認知和情感層面的一種斷裂和矛盾。情感層面她其實還是很傳統的女性,可是在認知層面,她覺得自己應該做職業女性。

《職場媽媽不下班》

看完這本書之後,我發現作為職場媽媽的糾結和失落、咆哮和嘆息都不是獨屬於我的。發現這背後的原因以及自己並不是特例,這讓我感到如釋重負。

這本書的另一個特點是,它解答的問題非常落地特別具體:比如為什麼有些丈夫真心愿意分擔家務和照顧孩子,而另一些是出於無奈勉強同意,還有一些就是抗拒不從的呢?

其實這本書里給出的唯二的兩個「新好男人」也說明了,能不能真心付出分擔家務和照顧孩子,背後起決定作用的就是觀念。

書中一位叫Michael的大學老師,在沒有孩子之前也在妻子艾德麗安的幾次「分手威脅」下開始分擔家務(從剛開始做不到到後面就是變成一種自然而然的轉變),但是當他們倆的雙胞胎出生之後,家裡的工作量劇增,更加不得不分擔了。

Michael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在周圍人都在「科研內卷」的情況下,他卻主動給了家庭更多的時間,Michael放棄了晉陞,放棄了職業上更高的追求。與此同時,艾德麗安也為了照顧兩個孩子,申請了杜克大學人類學系第一個終身「半職教授」(只拿一半的薪水,工作時間也是其他同事的一半)。

這也是一個微觀的家庭權力鬥爭的故事。結婚前兩個人曾說好「丈夫的工作優先」,但婚後老婆艾德麗安發現,當時自己的認可和承諾太草率了,她提出需要分擔,原因是艾德麗安要跟五、六個「不需要顧家」的男性去競爭同一個終身教職。

乍看起來,這對夫妻的做法應該是不符合很多人「經濟利益」最大化的家庭事務安排的,因為兩個人實際上都在事業上做出了犧牲。但這是因為他們共同的價值觀——家庭大於工作。

霍克Hield在最後說,她見過最幸福的婚姻就是Michael的家庭這樣的組合:夫妻雙方沒有讓女性背負原先的家庭主婦母親的角色,也沒有像人們貶低「農民」那樣,貶低該角色的價值,他們共同承擔家庭主婦母親的角色。夫妻們溝通良好,因為他們善於對各種細微的照顧家庭的行動表示感激,參加孩子的校園演出,輔導孩子的閱讀,心情愉悅的準備晚餐,雙方都能熟記購物清單等等。

在HBO最新美劇《婚姻生活》中,男主角哲學教師強納森更多照顧家庭,女主角蜜拉是科技企業高管,經常出差在外。誰更多承擔照顧家庭的職責,也是本劇探討的話題之一。

丈夫在閱讀的過程中還是忍不住「他者化」這些「新好男人」。一方面他會強調自己沒有Michael那樣敏銳感知孩子情緒的天賦,他也會說「我們還沒有經濟自由」。

不可否認的是,當下中國社會競爭的激烈程度有甚於當時的美國,男性也不得不更被捲入「錢包邏輯」,甚至我們給家庭提供的育兒支持是更少的。

有人此時會說,僅僅督促丈夫們也來平分家庭照料是「治標不治本」,可《職場媽媽不下班》讓我們看到,至少那些「新好男人」的家庭是更加幸福的, 「新好男人」和他們幸運的妻子共同把家庭打造成「水晶洞」,而外面的事業不是目標,他們時時提醒自己「家人」的重要性。

丈夫說他很難有機會向其男性朋友推薦這本書,因為「男性之間很少談論這些私人領域的事」。不過可能他們的妻子會逼迫他們去看。

我倒是已經向很多女朋友推薦了《職場媽媽不下班:第二輪班與未完成的家庭革命》,其中某些「策略」可以幫助女性在婚姻中「賦權」,就算你對性別觀念這些理論不感興趣,這本書的12個真實家庭案例都生動如短篇小說,可讀性極佳。無比讚同豆瓣一位網友的評價:「敬佩1980年代的女性主義學者,她們向深淵投以勇敢的憤怒、天真的狂喜和溫情的猶豫,她們的研究踏實而富想像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