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油價 拜登終於親自動手了

原標題:殺油價 拜登終於親自動手了 來源:北京商報

  在多番要求OPEC+增產失敗後,美國總統拜登轉頭聯合原油消費大國拋儲,以期緩解由於供需不匹配而居高不下的油價。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與油價一同走高的通脹不是靠拋儲就能緩解的,僅夠全美使用兩天半的數量也受到多方質疑。市場的反應已經很誠實,油價不跌反漲,布倫特油還重回80美元/桶上方。

  多國釋放石油儲備

  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略石油儲備釋放來了。當地時間23日,美國白宮宣布,美國能源部將從戰略石油儲備(SPR)中釋放5000萬桶原油,以緩解經濟從新冠疫情中復甦時出現的石油供需不匹配問題並降低油價。

  美國能源部表示,這5000萬桶原油最早將於今年12月中下旬開始投放市場,其中1800萬桶已得到國會批准將直接銷售,另外3200萬桶屬於短期交換,待油價平穩後約定於2022-2024年歸還戰略石油儲備。

  根據美國能源部的數據,截至11月19日,戰略石油儲備總共可以容納7.27億桶,目前持有6.045億桶,分佈在國內的四個地點,石油將在白宮宣布後的13天進入市場。

  在美國之後,印度政府宣布,將釋放500萬桶戰略石油儲備。英國政府發言人也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英國將允許私人持有的石油儲備自願釋放。

  此外,日本政府24日宣布,將配合美國為平抑油價而釋放戰略石油儲備的行動,在不違反石油儲備法的前提下釋放國家過剩石油儲備。

  值得注意的是,與此前東日本大地震及利比亞危機爆發時日本釋放民間石油儲備不同,這是日本首次為了抑制油價上漲而釋放國家石油儲備。

  根據日本的石油儲備法,石油儲備並非穩定油價的工具,不允許因價格高企就釋放儲備,只能在供應面臨中斷或發生災害時釋放石油儲備。不過,目前政府和私營部門持有的儲備量都超過了法定最低要求。釋放過剩儲備不受法律限制。

  韓國也做出了行動。韓國政府宣布,將與日本、印度等主要石油消費國一道參與美國提議的共同釋放儲備原油計劃。韓聯社報導稱,韓方具體石油釋放規模、時間和方式等將在日後公佈,預計釋放規模將與此前韓國和國際能源機構(IEA)之間的國際合作事例相持平。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公司全球大宗商品戰略負責人赫利瑪·克羅夫特預計,鑒於印度已經宣布計劃釋放500萬桶原油儲備,再加上日本、韓國、英國等國的釋放量,此次多國聯合釋放的原油儲備規模預計為6500萬-7000萬桶。

  被通脹逼到牆角

  對許多美國老百姓而言,這的確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空氣里瀰漫著「通脹的味道」。而作為一個「車輪上的國家」,汽油對美國的經濟格外重要。根據美國汽車協會的數據,11月22日美國全國平均汽油的價格為每加侖3.409美元,遠高於一年前的2.11美元。

  白宮的公報稱,美國消費者正在感受到加油站和家庭取暖費用上漲的影響,美國企業也是如此,因為隨著全球經濟逐步擺脫疫情困擾,石油供應跟不上需求。這就是為什麼總統正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來降低油價,解決供應不足的問題。

  在油價居高不下的背後,是美國高燒不退的通脹。據美國《國會山報》報導,拜登正遭受著他「幾乎無法控制的通脹問題的折磨」,而且其威脅越來越大。10月,美國的通脹率達到30多年來的最高值。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孫立鵬指出,釋放戰略石油儲備無法解決目前的通脹問題。但是,由於拜登手頭的工具沒幾個,因此釋放戰略石油儲備是一個比較容易的選項。

  也有人覺得,光是釋放石油儲備還不夠。22日,12名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拜登,敦促他除了釋放美國戰略石油儲備,還要用「禁止美國原油出口」來應對高油價:「禁止美國原油出口將增加國內供應,為了讓美國家庭用得起汽油,我們必須利用一切手段在短期內降低汽油價格。」

  「全球在石油儲備方面的協調行動將有助於解決供應不足的問題,行動不會在一夜之間解決問題,但會產生影響。戰略石油儲備的釋放將提供我們所需的原油供應,我們將度過這次汽油價格的高峰,希望比過去更快。」在演講時,拜登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諾。隨後,他啟程前往馬薩諸塞州的南Tucker特島,在那裡度過感恩節假期。

  杯水車薪?

  彭博社稱,這將是主要石油消費國「史無前例」地聯手遏制油價飆升。但事與願違,國際油價當日不跌反漲。截至23日收盤,紐約商品交易所2022年1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上漲1.75美元,收於每桶78.5美元,漲幅為2.28%。2022年1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則上漲了2.61美元,收於每桶82.31美元,漲幅為3.27%。

  市場人士認為,釋放原油儲備難以對油價產生持續影響,國際油價在此前幾個交易日出現的顯著下跌反映市場提前消化這一消息,而且當日美國公佈的具體措施力度不及市場預期。

  美國合眾銀行財富管理投資策略師羅伯·霍沃思表示,美國釋放原油儲備的總規模高於此前市場預期,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屬於短期交換,需要返還,這在一定程度上令這一政策的影響打了折扣。

  英國石油巨頭BP則指出,美國2020年的日均石油消費量為1717萬桶,由此可計算出釋放量不夠消費3天。而僅從OPEC+中參與減產的國家來看,今年12月的生產計劃就達到一天約4000萬桶。即使釋放儲備,大部分供應依賴於產油國的結構沒有變化。

  另一方面,拜登顯然動了歐佩克等產油國在國際石油市場的「乳酪」,「石油撲克遊戲的賭注在加大」。美國《財富》雜誌說,這可能給華盛頓的中東外交帶來新的緊張。有相關人士指出,如果釋放儲備,OPEC+有可能減產。而減產帶來的漲價壓力或許會大於美國等釋放儲備帶來的降價因素,前景並不透明。

  美國價格期貨集團高級市場分析師菲爾·Flynn也認為,釋放原油儲備只會對油價帶來短期衝擊,後期疫情走勢和產油國對釋放原油儲備是否做出政策反應將決定油價的下一步走向。

  中石油工程院高級工程師紀國棟則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多國釋放石油儲備短期為平抑油價,但長期來看,疫情後全球經濟秩序恢復,需求仍然十分旺盛,加之美國刺激經濟及各種地緣政治因素,油價依然看漲。

  在需求方面,美國交通部數據顯示美國航空客運數據依然強勁。據美國運輸安全局估計,感恩節假日期間全美將有大約2000萬遊客乘坐飛機出行。安全局稱,11月19日-28日期間,美國各地機場都會非常繁忙,預計客流量可能會接近疫情前水平。

(責任編輯:朱赫)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