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終結友情互引、抱大腿等引文失范亂象?用科學計量學糾偏

近日,針對不合理、不規範的引用行為,中國科學院道德委員會辦公室發佈了《關於規範論著引用的通知》。該通知的發佈對於破解當前引文失范亂象以及破「四唯」下科學的科技評價具有重要意義。筆者從科學計量學的視角,回顧引文分析法的起源和應用場景,並針對現今的引用行為失范和引文評價改進提出幾點拙見。

美國學者加菲爾德提出,引文分析主要是利用參考文獻追蹤科學進展,從而開闢了論文檢索的新路徑。美國學者普賴斯和匈牙利學者布勞溫等提出,引文分析可以發現「同行投票」這一論文外部特徵,進而可以用來評價科技發展現狀。伴隨著大科學時代的來臨和科研工作者數量的增長,完全依賴於定性評價的科研績效管理已不切實際,而引文分析的易用性和廣泛適用性恰恰可以彌補這一缺口,因而,各類引文評價指標被逐漸用於定量評價並廣泛應用。已有很多例子證明引用指標有利於輔助篩選出高質量與高認可度的論文。

引文分析是建立在合理、規範引用基礎之上的,這樣其7個前提才能成立。在使用引用數據及指標時,應盡量保證這些前提成立,或據其作出合理的調整。但是,基於論文引用的評價指標經常與人才招聘、職業發展、職稱晉陞、優質學術成就、人才稱號等挂鉤,導致科研人員過於關注引文指標,進而出現過度自引、友情互引、抱「大腿」蹭引用、審稿拉引用、花錢買引用、先外後內博引用等不規範行為的現象。比如2019年8月,美國《公共科學圖書館—生物學》期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統計了約10萬名科研人員的引用情況,發現學術界整體自引率中位數是12.7%。這些不規範引用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論文引用數據的合理性和客觀性。因而,為了滿足引文分析的前提,十分有必要對論文引用行為進行規範。

科學計量學界一直強調分類評價的原則。基於引用的科學計量指標主要來自大規模的數據統計,重視總體。這對宏觀層面的國家或機構評價而言能夠發揮很好的作用,但對微觀層面的科研人員個人評價或單篇論文評價而言,其易受個體行為的影響,應更為重視同行評議。定量指標和同行評議都有各自的有限目的和內在瑕疵,只有結合使用才能夠更好地在科技評價和科研管理中發揮作用。

針對現有的論文引用失范行為以及論文引用指標濫用現象,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方面改進:

其一,改進現有指標,對不同類型的引用行為進行賦權。

針對「過度自引」「互惠互引」「崇引」「匿引」等不規範的論文引用行為,可針對性地改進現有的科學計量指標或提出新的指標。針對「過度自引」現象,可以計算去除了自引的他引量。針對「互惠互引」現象,可通過互引網路識別期刊或科研人員之間互引行為過高的團體。另外,為了提高引文分析法的合理性和規範性,應根據被引文獻對施引文獻的作用以及論文作者在引用文獻時的情感,對不同類型、不同動機的引用行為進行賦權,這樣可以對引用行為作出更合理的評價。隨著對引文內容分析研究的深入,筆者相信未來引文分析法在科技評價中的應用會更為合理、規範。

其二,引用規範指南與違規引用識別技術研發并行。

針對現有的論文引用不規範現象,可從「軟」控制和「硬」控制兩個方面遏制。「軟」控制即制定和頒布引用行為規範指南,如《關於規範論著引用的通知》,以引導科研人員正確認識引用對於科學發展的價值、引用的合規動機和基本規範、不良的引用行為及可能造成的後果。「硬」控制則通過研發識別不規範的引用技術來實現,可基於施引內容的上下文特徵、施引內容與被引論文間的因果關聯度、施引內容較其他耦合論文施引行為的離群性等特徵,構建深度學習模型,研發識別不規範引用的技術,並在投稿系統中推廣應用,在投稿前或同行評議時就對所有參考文獻進行掃描並標以可疑引用指數,以此對試圖使用不合規引用的作者起到威懾和警醒作用。

其三,開展科學計量學教育,倡導管理部門學習、理解評價指標。

科學計量學界對指標缺陷認識及改進的關注早已有之,也多次向科研管理界呼籲謹慎使用指標、防止指標誤用及濫用。比如,2012年的《舊金山宣言》,其基本原則就是「不使用基於期刊的指標去評價單篇文章的質量、單個科學家的貢獻」;2015年的《萊頓宣言》呼籲,「定量的評估應當支持而非取代定性的專家評審」「定期審查評價指標並加以改進」。

然而,科技管理界對於科學計量學成果的應用還較為滯後,在科學認識評價對象、選擇恰當指標等方面缺乏一定的專業知識支撐,這或許也是過去經常出現「數論文」「比影響因子」「一刀切評價」的原因之一。面對這種現象,建議適當加強科研管理人員在科學計量學專業知識方面的學習,進一步理解評價工作的複雜性、評價對象的差異性及評價指標的局限性等,進而幫助科研管理人員在進行評價工作時作出更合理的應用與調整。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研究員)

(原標題 從科學計量學視角「糾偏」引文失范亂象)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