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志願者,讓光芒延伸到冬奧競技場外

原標題:殘疾人志願者,讓光芒延伸到冬奧競技場外

在即將舉行的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中,殘疾人將通過志願者的形式發光發熱。

記者從北京冬奧組委了解到,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共招募殘疾人賽會志願者19人,年紀在19歲-63歲之間,職業涵蓋教師、醫務工作者、社區工作者、殘聯工作者、高校大學生、公司職員等。

賽場上,殘疾人運動員將用堅強的意志挑戰生命的極限;賽場外,殘疾人志願者將用熱情、樂觀的心態向他人提供幫助,傳遞正能量,同時也實現自己的社會價值。光芒,將延伸到冬奧競技場外。

殘奧冠軍、「雙奧志願者」劉玉坤表示,招募殘疾人作為志願者,有十分強烈的示範作用。「現在中國有幾千萬殘疾人,我們做志願者,會讓更多的殘疾人看到,我們和健全人是平等的,大家都是一樣生活在藍天下,不用自卑。」

11月24日,國家游泳中心,中國殘聯主席、北京冬奧組委執行主席張海迪為冬殘奧運動員代表、志願者代表授旗。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劉玉坤 將在奧林匹克公園公共區擔任賽事服務志願者

「活成一束光,照亮更多的人」

11月23日在冰立方,「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倒計時100天」主題活動正在綵排,63歲的劉玉坤站立在場館中央,揮動著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會旗。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劉玉坤將在奧林匹克公園公共區擔任賽事服務志願者。「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我是火炬手,也做了志願者。一輩子能趕上兩次奧運會,成為『雙奧志願者』,是特別幸福的事。」

5月15日,中國殘疾人運動管理中心,北京冬奧宣講團成員劉玉坤做了「綻放生命 超越夢想」的宣講。李凱祥 攝

殘奧會冠軍退休投身志願者工作

跑、追、爬山、馬拉松……這些詞經常從劉玉坤嘴裏蹦出來。在過去的幾年,她站在台上宣講冬奧會、參加演講比賽,台下掌聲雷動,大家往往會忽略她是一個戴著假肢的人。

劉玉坤說,18歲之前,她是學校籃球隊的後衛,經常和男孩子一起踢足球、滑冰、打冰球。19歲那年進工廠當了一名電焊工,有一天被身後的鋼板砸中。「當時把我砸暈了。等我再次睜開眼,兩隻腳沒了。」

從那以後,劉玉坤安上假肢,開始重新學習走路、騎車,每次練習過後,腿上都會磨出血泡,甚至流血,但是她就是不使用任何拐杖類工具。1984年,劉玉坤來北京換假肢,路過工人體育場時,看見一群殘疾人在訓練。這在劉玉坤心間產生很大的震動,「殘疾人也能參加奧運會?」不久後,劉玉坤戴著假肢,再一次投身於曾經讓她滿懷快樂和夢想的體育事業。

在劉玉坤的職業生涯中,獲得22枚金牌、6次打破世界紀錄。退休後,劉玉坤成了專心於公益服務的志願者。

「退休之後,我沒有像一般老年人一樣過頤養天年的生活,一直帶著志願者做奉獻。我覺得我沒有雙腳,還能用我的力量去服務別人,把我得到的愛傳遞出去,這樣健全人看到了,就會更努力。」劉玉坤說,自己從一個健全人突然變成殘疾人,內心的落差巨大,自己也是經過千錘百鍊後才變得強大起來。「我就想,人在遇到困難、意外的時候,怎麼才能堅強呢?要活下來,活成一束光,還要照亮更多的人。」

招募殘疾人做志願者具有示範作用

退休至今,劉玉坤一直在做志願者工作。起初是在戶外爬山,撿遊人扔下的垃圾。後來帶著志願者們進社區,給居民做垃圾分類的演示。

2017年,劉玉坤加入北京冬奧宣講團,成為第一批宣講員。有一次,劉玉坤和宣講團成員們去人類滑雪發源地——新疆阿勒泰。「在飛機上,很多人看到我們這個團隊,就問是幹什麼的,我們說是冬奧宣講團。當時冬奧會離老百姓還很遠,好多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在飛機上就給他們講冬奧有哪些項目、有什麼意義、會給我們國家帶來哪些好處。」這次經歷讓劉玉坤覺得,宣講冬奧是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她希望通過宣講團的介紹,讓大街上的老年人、小孩都能說出冬奧會的意義來。

當確定被錄用為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志願者時,劉玉坤感到非常意外,「我已經63歲了,現在的志願者大都是年輕人。能讓我當志願者很意外,要感謝的人特別多。」

在劉玉坤的志願者經歷中,遇到的殘疾人志願者並不多,但她覺得,殘疾人也可以發揮自己的價值,招募殘疾人作為志願者,有十分強烈的示範作用。「現在中國有幾千萬殘疾人,我們做志願者,會讓更多的殘疾人看到,我們和健全人是平等的,大家都是一樣生活在藍天下,不用自卑。」

劉月媛 將在首都體育館場館群擔任賽事服務志願者

希望做志願者可以激勵到相似的人

在2019年4月份的北京市首屆殘疾人旱地冰壺比賽上,劉月媛站在場地中間,左邊是聽力障礙運動員,右邊是裁判。她的手勢飛快,上下翻飛。在幫助裁判和聽障運動員們溝通的時候,劉月媛覺得自己像一座橋。

2020年10月,劉月媛(圖中做手勢者)在京冀蒙殘疾人旱地冰壺邀請賽前做規則講解、傳達注意事項。受訪者供圖

架起健全人與聽障人士溝通的「橋」

成為「橋」的機會有很多。劉月媛愛逛夜市,常能在夜市裡碰到砍價有困難的聽障人士,她往往會走上前,充當攤主和買家之間的手語翻譯。「攤主剛開始很驚訝,覺得你怎麼還會手語?我雖然經常來這裏的夜市逛,但攤主們都不知道我是聽障人士。」

劉月媛是聽力殘疾人,會讀唇語,在安靜的環境下面對面聽說沒有問題,在稍嘈雜的環境下則需要佩戴助聽器。一次機緣巧合,劉月媛的優勢得以在賽場上發揮,她能清晰地表達出聽障運動員的意思,也能順利地把裁判口中的比賽規則、要求轉達給運動員。自此之後,北京舉辦的有聽障運動員參加的體育比賽中,大多數都能看到劉月媛的身影。

「幫助他人的時候,他人會把經歷分享給你。一個分享給你,個個都分享給你,視野就打開了。」劉月媛介紹,在為一場旱地冰壺比賽做同聲傳譯時,她遇到了一個60歲的運動員。「他告訴我他曾是籃球隊的教練,從籃球教練到旱地冰壺運動員,這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從他的經歷中我認識到,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競技體育的魅力在於能給予人積極向上的勇氣。在北京市首屆殘疾人旱地冰壺比賽上,劉月媛不光作為整個賽場的手語翻譯,也作為運動員參與其中。賽前,她和隊友們做了很多訓練,到決賽時,有6個區進行車輪戰,劉月媛給出了最後一擊,贏得了比賽。「贏得比賽的經歷,讓我更加堅信自己是可以的。」

這將是人生中精彩的一段經歷

在網上看到了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招募志願者的信息時,劉月媛當即報了名。「2008年奧運會的時候我就想做一名志願者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當時只有十幾歲。這次我想著,不能再錯過了,一定要參加。」

經過一系列嚴格、細緻的篩選和面試後,她最終被錄取為首都體育館的賽事服務志願者。

劉月媛說自己本來不是一個特別主動、能言善語的人,但當她看到殘疾人在比賽時拼盡了自己的汗水,就特別想主動去幫助他們,「比如隨手遞個毛巾遞個水,然後幫助他們回到休息區,讓他們比賽完後不需要再去自己跑來跑去。」

作為聽障志願者參與服務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對劉月媛有特殊的意義。「一方面是可以體現自我價值,另一方面,我更是認為自己是代表聽障群體去參與的。」劉月媛相信,自己去做志願者,可以激勵到很多和自己相似的人。

劉月媛現在是北京某商場內一家兒童樂園的店長。因為要做冬奧和冬殘奧的志願者,而店長職位的流動性又很大,她已經做好了離職的準備。「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我覺得參加志願者活動更重要,這會成為我人生當中很精彩的一段經歷。家裡人也說,不要一味地去參與枯燥乏味的工作,要多去經歷不一樣的生活方式,讓自己的人生更精彩。工作可以再找,我覺得對於我來說,豐富自己的生活更重要。」

楊一銘 將在張家口山地新聞中心擔任賽事服務志願者

得到幫助會讓人幸福 想把幸福感帶給更多人

楊一銘是河北建築工程學院大二學生。11月23日,他從河北來到北京,參加了「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倒計時100天」主題活動的綵排。  

11月23日,楊一銘在港澳台僑同胞共建北京奧運場館紀念展內留影。受訪者供圖

進入到冰立方後,楊一銘和其他志願者們先做了核酸檢測。排隊時,站在楊一銘前面的是一對聽障藝術工作者,「他們互相用手語表達,臉上的表情都是十分快樂,特別幸福的,我感覺他們非常有生命力,非常富有活力。」

楊一銘介紹,學校把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志願者的儲備人員聚集在一起,每周花兩天時間進行冬奧知識的培訓。「給我們講冬奧場館、冬奧歷史等,還介紹優秀的運動員。」此外,楊一銘在培訓中還學習了人工呼吸、胸外按壓等基本的醫療知識,面對火災等突發情況應該如何引導人員撤離等。

楊一銘告訴記者,他是聽力殘疾三級,面對面交流還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如果離得5米開外就有可能聽不清了。他高頻聽力損失重,低頻聽力損失相對輕,因此更容易聽清低沉的男聲,不太容易聽清音調比較高的女聲,需要看唇語輔助。考慮到冬奧會期間,志願者、運動員和觀眾都要戴口罩,無法看到唇語,楊一銘已經想好對策,「聽不清的話,就多問幾遍,請對方聲音大一點,同時也備好紙筆,相信大家還是會很有耐心的。」

楊一銘一直熱衷於參與各種志願活動。今年寒假,楊一銘作為志願者在社區幫助測溫和分發口罩。「生活中我也經常會陷入困境,在受到別人的幫助時,會感到十分幸福,所以我也希望能將這份幸福感傳遞給更多人。贈人玫瑰,手留余香,當我有想去幫助別人時的願望時,我就已經有了幫助別人的能力。」

新京報記者 王景曦 攝影記者 陶冉

編輯 賈悅 張磊 校對 付春愔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