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前秘書長索拉納:美應重新回到對華接觸軌道上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11月22日發表題為《重新定義對華接觸》的文章,作者為歐盟前外交政策和安全事務高級代表、北約前秘書長哈維爾·索拉納,全文摘編如下:

  自1971年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訪問中國以來,對華接觸一直是美國外交的一個基本特徵。然而,中美關係近年來的惡化表明,這一政策可能已經走到盡頭。

  中美兩國領導人上周舉行影片會晤,這是積極的一步:接觸對於阻止中美對抗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應該重新致力於接觸,但要更新接觸方式,把日益全球化的議事日程考慮在內。

  冷戰期間,美國設想的是,通過對華接觸使中國融入國際體系,而不是遏制或孤立中國。如今,對華接觸在美國決策者中並不十分流行。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政府則是斷然拒絕。

  一些外交政策現實主義者也附和道,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促使中國崛起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

  近年來,這種觀點已經滲透美國政壇。在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似乎無法達成任何共識之際,他們一致認為有必要採取強硬的對華政策。

  但這種立場有一個致命的缺陷。接觸的價值還可以塑造國際環境,使得崛起的中國不會採取對抗行為。

  事實上,中美接觸為防止衝突創造了必要條件,儘管並不充分。雙邊貿易和投資深化後,接觸已使這兩個經濟體產生前所未有的聯繫。

  正如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所指出的,相互依存的威懾效應增加了侵略者和受害者對抗的代價。

  但是,儘管經濟上的相互依賴可能有助於阻止對抗,卻未必會帶來合作。在新冠疫情危機期間,這一點顯而易見。

  今天,跨越國界的緊迫任務——例如管理全球公共產品——正在定義地緣政治。在此背景下,中美兩國應接受一種旨在解決全球問題並支持合作的接觸框架——即便是在有分歧的時候,這一點至關重要。

  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瓦萊麗·J·Karl加爾制定了詳細的科技框架,提出在關係緊張時抓住低風險、高回報的合作機會,在關係改善時追求更雄心勃勃的計劃。

  與此同時,中美必須在雙邊關係中加入一條常規性原則。在不確定的時期,對抗極有可能是偶然發生的。為了降低這種風險,兩國應該聽從美國前國務卿George·舒爾茨的建議,保證「照料好外交花園」——也就是說,不要把外交視為臨時消遣,而應視為習慣。

  在後冷戰時期,美國與中國接觸的方式順應時代。但美國不再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在即將到來的時代,美國將是大國之一,周圍則環繞著具有地緣政治意義的中等國家。這不僅意味著美國必須改變態度,而且意味著中等國家——它們在世界經濟中所佔的份額超過中美總和——必須為管控中美競爭作出貢獻。

  因此,接觸必須成為共同責任,需要其他行為者加緊努力。這將對國際安全產生積極影響,使人類能夠更從容地面對緊迫的全球挑戰。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