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2.0時代前瞻:美聯儲將面臨哪些抉擇與困境?

  隨著美國總統拜登分別提名鮑威爾連任美聯儲主席、布雷納德擔任美聯儲副主席,一些問題也隨之而來。怎麼看鮑威爾的連任?他與布雷納德的組合意味著什麼?他們將面臨哪些挑戰?

  此時美聯儲正處在一個關鍵的節點。一方面,美聯儲在引導貨幣政策的過程中,既要控制幾十 年來最高的通脹率,又不能阻止數百萬失業的美國人從就業市場復甦中受益。另一方面,民主黨人希望美聯儲擴大在經濟中發揮的作用,加強促進就業、應對氣候風險和解決不平等問題的努力;保守派希望美聯儲堅持其貨幣政策路線,更加關注抑制通脹,並減少監管。

  專欄作者、前美聯儲官員Claudia Sahm稱,美聯儲正面臨自Paul·Wall克擔任主席以來的「史上最艱難時期」。而目前美國兩黨立場高度分化的政治環境讓美聯儲工作難上加難。美聯儲越來越被視為不再超脫於黨派紛爭之外,此前幾名官員的交易醜聞也對美聯儲的聲譽造成了損害。

  拜登的兩難

  鮑威爾如今面臨著太多政治上棘手的經濟問題:從幫助經濟擺脫百年一遇的疫情,到決定是否創設數字美元,任何一方面出現差池,都可能顛覆經濟增長局面並引發衰退。

  恒生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王丹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此次任命對於拜登政府來說是一個兩難,而最終仍然選擇了鮑威爾是因為,即便換一位主席人選,當下的美聯儲也不能改貨幣政策的方向,在這一前提下,選擇鮑威爾連任是較為穩妥的做法。

  首先,鮑威爾被提名的大背景,即美國CPI通脹「破6」,美聯儲貨幣政策前景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美國勞工部11月10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10月末季調CPI年率為6.2%,創1990年以來最大升幅。從CPI分項來看,能源、住宅、交通運輸、娛樂、其他商品與服務CPI環比均上行。

  王丹分析稱,現在美聯儲不能給出明確的加息信號,也不能說通脹是長期的,否則會被市場當成新的預期。現在只能對短期的平均通脹水平進行調控,於是只能不斷強調通脹是暫時的。而即便換一個主席,這個說辭也不能改變。

  在疫情席捲全球的這兩年中,為了恢復經濟,鮑威爾不僅領導美聯儲迅速而果斷地用盡了主流貨幣政策框架的全部選項;新冠疫情大流行下鮑威爾還領導美聯儲終結了運行了9年的貨幣政策框架。由於長時間的「低增長、低利率、低失業率和菲利普斯曲線平坦化」,美聯儲對已運行近9年的貨幣政策框架做了調整,其中的核心內容之一是將原2%通脹目標調整為2%的平均通脹目標(Average Inflation Targeting,AIT) 。

  王丹認為,鮑威爾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幹得非常好,既沒有偏向共和黨的傾向,也營造了美國經濟穩定、股市繁榮的局面。疫情當頭,做出無限供應流動性的決策,既控制風險也體現了其決斷力。否則,美國經濟很可能會進入衰退,對全世界產生消極的外溢作用。而在當前兩黨鬥爭空前激烈的局面下,讓鮑威爾連任,達到兩黨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中金宏觀亦表示,對拜登而言,此時提名鮑威爾有兩個好處,一是打壓通脹預期,二是保持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連續性。在美國通脹「破6」後,拜登的首要任務已經變成了控制通脹。讓鮑威爾連任能提高市場對加息的預期,有助於達到控制通脹的目的。另外鮑威爾已經擔任了4年的美聯儲主席,金融市場對他比較熟悉,讓他留任有助於美聯儲與市場溝通,有利金融穩定。

  「鮑威爾+布雷納德」組合有何深意?

  儘管鮑威爾麾下的美聯儲力挽狂瀾,使得美國引領發達經濟體中經濟復甦;美聯儲還是成為了收入和種族不平等問題的政治靶心——量化寬鬆政策加劇了收入不平等,推高了股票和其他資產的價格。

  王丹指出,負責貨幣政策的副主席一職沒有實權,更為強調較高的理論水平。對布雷納德的任命本質上還是體現民主黨對身份政治和氣候變化議題的重視。可若把這樣背景的「選手」推選為美聯儲主席,或將在國會引發較大爭議。相較之下,鮑威爾更能代表美國商業的利益,考慮問題更多從從保持市場效率出發,公平次之。而布雷納德對於勞動力保護的強調很可能會傷害到商業利益。對鮑威爾的任命表明拜登政府更重視市場效率。

  中金宏觀認為,首先,在金融監管方面,布雷納德是始終如一的「強硬派」。其次,在貨幣政策方面,布雷納德更加強調充分就業,對通脹容忍度更高。布雷納德更加關注社會「邊緣」群體的福利,主張在就業復甦取得更多包容性進展前不急於加息。通脹方面,在美聯儲制定平均通脹目標制的過程中,布雷納德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她也是力推平均通脹目標制的幾個核心官員之一。

  中金宏觀進一步分析稱,布雷納德與鮑威爾兩人的搭檔更多是政治權衡的需要。鮑威爾讚同適度放鬆金融監管,面對不斷上升的通脹,他的貨幣政策態度可能隨時轉「鷹」。布雷納德則完全相反,她更希望落實民主黨人「嚴監管」的理念,在就業方面也希望更加包容。眼下美國通脹超標,布雷納德默許美聯儲打壓通脹,可能也是出於完成拜登任務的需要。一旦通脹稍有回落,比如CPI同比增速回落至5%或以下,布雷納德很可能又會唱起「鴿」聲。從這個角度看,美聯儲貨幣政策仍面臨較大變數。

  拜登將重塑怎樣的美聯儲?

  整體而言,美國總統拜登選擇鮑威爾連任美聯儲主席的消息,讓整個華爾街都鬆了一口氣。

  鮑威爾提名公佈後,資產價格的走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述邏輯。美債利率上行,美元指數走高,美股先沖高後再回落。美元利率和匯率走高反映了市場對加息預期的定價。

  儘管通脹水平一再「爆表」,美聯儲關注的另一指標——就業——仍不如人意。美國10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53.1萬人,失業率進一步走低至4.6%,在9月失業補助已經停止發放後,勞動人口並未積極重返就業市場,勞動參與率仍然偏低(61.6%),在用工人員緊缺的背景下,薪資增速維持高位(4.9%)。截至10月,美國就業人口仍比疫情前減少約400萬。

  根據2020年8月採行的新框架,美聯儲官員表示,他們計劃等到經濟實現充分就業、通脹率達到2%且有可能略微超過這一水平時再加息。雖然許多美聯儲決策者認為目前通脹率超過2%是暫時的,但現在市場預期美聯儲明年可能需要比預期更早加息,以扼制物價上漲。這可能會導致在恢復美國的就業水平之前,美聯儲就將採取加息的行動。

  不過,德國商業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周浩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美聯儲會盡量迴避通脹問題,或者說會盡量把通脹歸結為結構性原因。對鮑威爾的任命最大的好處是給市場明確的預期,鮑威爾之前也給了市場充分的鴿派預期,也就是說領導人的想法是一致的,即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加息。

  中金宏觀指出,在通脹「破6」的背景下,不排除美聯儲加快縮減購債的可能性。儘管具體節奏有待觀察,但最快的一種可能是把每月削減購債額度從當前的150億美元提高至300億美元,從而把結束購債的時間從明年6月提前至3月。對市場而言,流動性的邊際變化可能會是接下來關注的一個焦點。

  興業研究回顧歷史稱,民主黨總統任內的美聯儲似乎表現得更加鷹派,尤其是民主黨總統Carter提名的Wall克更是因大幅加息戰勝惡性通脹而彪炳史冊。柯林頓時期也以相對高的利率水平維持了十 年經濟擴張。拜登是否會重塑一個更加「鷹派」的美聯儲值得關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