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員 多個城市地區生產總值超1萬億元

原標題: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員 多個城市地區生產總值超1萬億元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員

  中國有哪些超大、特大城市?這些城市今年前三季度經濟發展狀況如何?不久前,國家統計局基於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發布了《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超大、特大城市人口基本情況》,顯示中國超大特大城市「俱樂部」再次擴容,包括國內7個超大城市和14個特大城市。這些城市在經濟發展方面也是可圈可點,今年以來紛紛交出亮眼答卷,其中多個城市地區生產總值超過1萬億元。

  超大特大城市俱樂部再擴容

  什麼樣的城市才算「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國家統計局解釋,「特大城市」「超大城市」城市規模按照2014年發布的《國務院關於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進行劃分:城區常住人口在500萬人以上、1000萬人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在1000萬人以上的城市為超大城市;各城市城區人口數為第七次人口普查標準時點(2020年11月1日零時)的人口數。

  此前,根據住建部發布的《2019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中國已有上海、北京、重慶、廣州、深圳、天津等6座超大城市,東莞、武漢、成都、杭州、南京、鄭州、西安、濟南、瀋陽、青島等10座特大城市。

  根據「七普」數據,此次特大城市「俱樂部」又添4位新成員:昆明、長沙、大連、哈爾濱等4座城市城區人口均超500萬人。同時,成都以1334萬人的城區人口躋身超大城市行列。此外,武漢以995萬人的城區人口居超大特大城市榜單第8名,距超大城市「資格」僅差5萬人。

  超大特大城市「俱樂部」何以一再擴容?「梧桐樹引來金鳳凰」,人口遷徙是重要原因。「六普」到「七普」的10年間,大量年輕人湧入超大特大城市,為城市發展注入新鮮血液。近年來,各城市為吸引人才工作、定居,展開「搶人大戰」,各種誘人的落戶政策令人目不暇接。

  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為各類人才提供了更多發展機遇。不久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規劃綱要》,為成渝「雙城記」譜寫新篇章定下基調,也增強了許多年輕人在這裏發展的信心。「古人說『少不入蜀』,我倒認為成都這座城市也很適合奮鬥。身邊不少年輕人因喜歡這裏的生活節奏和發展機會而來。」研究生畢業后回到家鄉發展的27歲成都青年柴韻說。

  「年輕人選擇了這座城市,這座城市也會給選擇她的年輕人帶來驚喜。」柴韻相信,未來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高質量發展將邁上更高台階。近年來,隨著成渝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這對西部「雙子星」人口規模、經濟總量持續攀升。截至10月底,2021年川渝共建的67個、總投資1.57萬億元的重大項目已開工數量達64個,累計完成投資1866.8億元。此次成都繼重慶之後邁入超大城市行列,在多數人預料之中。

  深圳東莞「年輕」,京滬老齡化程度較高

  超大城市、特大城市不僅是一個頭銜。

  一方面,城區常住人口數量是城市發展建設的一個重要「門檻」。據了解,根據有關規定,目前申報建設地鐵的城市市區常住人口應在300萬人以上。同時,按照住建部、應急管理部規定,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不得新建250米以上超高層建築;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城市不得新建500米以上超高層建築。

  另一方面,超大特大城市在推動中國經濟增長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此前表示,改革開放以來,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及其他超大特大城市經濟大幅增長、人口顯著增加、開放不斷擴大、社會事業蓬勃發展,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對外開放的重要樞紐和國家治理的重要支撐。

  超大特大城市的人口結構對城市未來發展影響深遠,備受關注。

  哪些城市最年輕?「七普」數據顯示,深圳、東莞兩城60歲以上人口比例在5%左右,明顯低於其他超大特大城市。

  哪些城市「銀髮族」最多?看60歲以上人口比例,北京、上海這兩座一線城市人口老齡化程度較高。上海60歲以上人口佔比達23.38%,在各超大特大城市中排名第二;北京60歲以上人口佔比也接近兩成。同時,60歲以上人口比例在20%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大多位於北方,其中東北地區的大連居首位,哈爾濱、瀋陽60歲以上人口比例也均處於較高水平。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分析,生育率較低是導致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的首要因素。此外,超大特大城市較高的養老服務供給水平吸引了老年人隨子女落戶,勞動力人口流出也導致部分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老齡化程度日益加深。

  分析人士指出,超大特大城市有機會將人口老齡化轉化為發展機遇。其中,一線城市需要注意成本和服務。寧吉喆介紹,當前各一線城市在養老、社保方面總體水平較高,人均期望壽命均在80歲以上,在各類城市中名列前茅,「需要改進的是控製成本、改善服務」。

  「在控製成本、改善服務的同時,也應注意不同城市之間養老服務供給不均衡的問題。」陸傑華表示,在一線城市和其他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較高的特大城市,養老金水平和老年人收入較高,年輕勞動人口流入很大程度上對沖了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影響,養老服務供給水平較高、互濟性強。與此同時,以東北地區為代表的部分特大城市年輕人口流入較少,與前者相比「更老」、「老得更快」,養老服務供給水平與人口老齡化進程不相適應的問題突出。為此,應推動不同城市間的養老服務資源配置更趨均衡。

  優化提升超大特大城市核心競爭力

  不僅吸引人口聚焦,超大特大城市在引領區域經濟發展方面也發揮著越來越突出的作用。

  今年前三季度,上海、北京、重慶、廣州、深圳、天津、成都這7個超大城市GDP均超過1萬億元。其中,上海GDP率先突破3萬億元,為30866.73億元。北京前三季度GDP為29753.0億元。預計兩地全年GDP都有望突破4萬億元。

  14個特大城市,絕大多數前三季度GDP達到5000億元以上,其中長沙市這一特大城市「新成員」前三季度GDP為9586.98億元,已接近萬億元門檻。

  「十四五」期間,如何完善城鎮化空間布局,優化提升超大特大城市中心城區功能?寧吉喆介紹,相關規劃部署有以下要點:

  ——促進超大特大城市高質量、可持續發展。包括推動超大特大城市轉變開發建設方式,加強城市治理風險防控;推動城市發展方式由規模擴張向內涵提升轉變;穩步提高社會保障水平,提升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強化超大特大城市的中心輻射作用,更好帶動鄉村振興、促進城鄉融合發展等。

  ——合理降低超大特大城市開發強度和人口密度。有序疏解中心城區一般性製造業、區域性物流基地、專業市場等功能和設施以及過度集中的公共資源,加強城市治理中的風險防控。

  ——優化提升超大特大城市核心競爭力。增強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產業引領功能,率先形成以現代服務業為主體、先進位造業為支撐的產業結構,提升綜合能級與國際競爭力。

  陸傑華認為:「超大特大城市發展的動力和活力,不僅源於規模擴張,也來自結構優化、內涵提升。」他表示,在促進超大特大城市高質量、可持續發展過程中,一方面要科學規劃城市生產、生活、生態空間,優化各類設施和功能的空間分佈,在合理降低人口密度的同時,著力提升人口素質;另一方面,要提供更優質的基本公共服務,紮實練好住房、教育、醫療、養老等城市發展「基本功」,提高社會保障水平和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為居民安居樂業和幸福生活提供穩定保障。此外,要發揮好超大特大城市的集聚輻射作用,使之更好服務經濟發展空間格局優化和區域協調發展,驅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汪文正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