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加快今年專項債剩餘額度發行, 合理提出明年專項債額度

原標題:國務院:加快今年專項債剩餘額度發行, 合理提出明年專項債額度

據本報記者了解,2022年專項債投向設置新版「負面清單」,涵蓋樓堂館所、形象工程和政績工程、房地產項目三大類,各類又細分為多個小類。

據央視新聞報道,國務院11月24日召開常務會議。

會議指出,近幾年地方債務管理取得積極成效,隱性債務減少,政府總體槓桿率穩中有降。今年以來,各地按照全國人大批准的新增額度,合理髮行運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支持了重點項目和重大民生工程建設。

會議要求,面對新的經濟下行壓力,要加強跨周期調節,在繼續做好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防範化解風險的同時,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專項債管理政策銜接,更好發揮專項債資金帶動作用,擴大有效投資。其重要措施包括加快今年專項債剩餘額度發行、合理提出明年專項債額度等。

加快今年剩餘額度發行

今年預算報告提出,適度減少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新增專項債券安排3.65萬億元,比上年減少1000億元。預算報告解釋稱,主要是已發行的專項債券規模較大,政策效應在今年仍會持續釋放,適當減少新增專項債券規模也有利於防範地方政府法定債務風險。

疊加去年結轉的1496億中小銀行專項債,今年可用於發行的額度為3.8萬億。從實際發行情況看,截至11月21日,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為3.08萬億,意味著還有剩餘約8000億額度待發行。此次會議提出,加快今年專項債剩餘額度發行,做好支出管理,力爭在明年初形成更多實物工作量。

此次會議還提出,按照「資金跟著項目走」要求,省級政府要統籌加強符合經濟社會發展需要項目的前期工作和儲備,推進成熟項目開工。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地方財政人士處獲悉,近期地方正在緊鑼密鼓上報2022年專項債項目,將相關材料報送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為提高項目質量,此次申報2022年新增專項債券需求時,須在系統中一同上傳立項批複文件、項目實施方案、事前績效評估等材料。

根據監管部門要求,2022年專項債主要投向交通基礎設施、能源、農林水利、生態環保、社會事業、物流基礎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國家重大戰略項目、保障性安居工程等領域,聚焦政府主導、早晚都要干、有一定收益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項目。

此次國常會還提出,專項債資金使用要注重實效,加強對投向的審核監管。從近年審計報告看,專項債使用問題主要集中在資金閑置以及投向不合規等方面,投向方面甚至出現了發放工資、差旅費及購買理財等問題。這導致專項債穩投資的效果大打折扣。

為規範專項債管理,財政部今年已陸續印發專項債穿透管理辦法、專項債項目資金績效管理辦法等文件,加強對專項債的監管。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加強地方人大對政府債務審查監督的意見》也要求,地方人大要加強專項債務項目的科學性審查。

另據記者了解,2022年專項債投向設置新版「負面清單」,涵蓋樓堂館所、形象工程和政績工程、房地產項目三大類,各類又細分為多個小類。比如房地產項目類細化為一般房地產開發、用於租賃住房建設以外的土地儲備、主題公園等商業設施等。

此外,除需遵循前述規定外,高風險地區還增加了特定的禁投領域,比如交通基礎設施領域禁投軌道交通基礎設施。

「高風險地區是指債務率為紅色等級的省本級、市本級和縣區。」江浙地區一地市財政局負責人表示。

監管部門從2019年起建立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等級評定製度,對各地隱性債務和法定限額內政府債務的風險情況進行評估,將債務風險分為紅(債務率≥300%)、橙(200%≦債務率<300%)、黃(120%≤債務率<200%)、綠(債務率<120%)4個等級,風險等級由高到低。

合理提出明年專項債額度和分配方案

專項債於2015年首度發行,當年發行1000億。2016年、2017年,其發行量分別擴張到4000億、8000億,2018年首度超過1萬億,2019年擴張到2.15萬億,去年發行規模達到3.6萬億,今年則可能創出新高。專項債的大規模發行、使用對穩投資穩經濟起到了重要作用。

前述江浙地區地市財政局負責人表示,目前地方財政需應對三大壓力:減稅降費使得地方面臨收入增長壓力、人口老齡化使得地方面臨支出壓力、政府投資高增長和存量債務還本付息使得財政面臨收支平衡壓力,而專項債則成為破局之道。

但近年來專項債的大規模發行,使得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快速增長,地方政府債務率已落入警戒區間。如根據2021年預算報告預計的相關財力數據計算,2021年綜合才為29.7萬億,而當前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約30萬億,對應的地方政府債務率已達100%,觸及預警線。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提出,合理提出明年專項債額度和分配方案,加強重點領域建設,不撒胡椒面,研究依法依規按程序提前下達部分額度。

在地方債務率觸及警戒線后,專項債再度大規模增長將增加法定政府債務風險。但另一方面,在新的下行壓力下,亟需專項債穩增長,其額度不能收縮太多。因此,明年專項債額度預計將保持平穩,最終額度規模將在明年「兩會」上公布。

財政部近期表示,下一步,財政部將指導地方加快債券資金髮行使用進度,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發揮債券資金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積極作用。同時,結合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研究做好2022年地方政府新增債務限額提前下達工作。

中泰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周岳表示,「提前批」的提法並不意外,但「提前批」如何安排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一是提前批下達時間可能較晚。截至11月21日,今年還有超過7000億元新增專項債限額未發行。由於專項債資金下達使用存在時滯,因此在明年3月份「兩會」前不會出現「無債可用」的情況,2022年提前批額度下達時間可能較晚。

二是提前批發行節奏可能並不快。一方面,在確定提前批額度時,需要考慮再融資債券發行節奏,統籌發行計劃安排,避免造成較大的供給衝擊;另一方面,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速度持續低於預期,可能跟前期審批較嚴導致項目儲備不足、部分專項債項目資金用途調整等因素有關,提前批發行節奏可能也會受影響。

額度分配方面,《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分配管理暫行辦法》明確:新增限額分配應當體現正向激勵原則,財政實力強、舉債空間大、債務風險低、債務管理績效好的地區多安排,財政實力弱、舉債空間小、債務風險高、債務管理績效差的地區少安排或不安排。

在此次國常會「加強重點領域建設、不撒胡椒面」的要求下,專項債額度分配除了考慮財政、債務因素外,可能向重點領域和重點項目傾斜。

(作者:楊志錦 編輯:包芳鳴)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