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發展與擴散無人機力量 中東安定新威脅

以色列國防部長甘茨(Benny Gantz)近日透露,伊朗利用無人機力量及對外擴散無人機技術,對以色列安全帶來衝擊。分析指出,伊朗過去幾年透過地區內的盟友發動無人機攻擊,造成地區內的騷亂。儘管美國對此祭出制裁及威嚇,一向與美國及以色列為敵的德黑蘭,仍將繼續投入無人機研發並壯大力量,將對中東地區的安定帶來新威脅。

伊朗無人機技術日益進步 可從事暗殺任務

以色列國防部長甘茨11月23日透露,伊朗使用無人機從敘利亞轉移武器,並成立無人機部隊,加上該國向地區內的盟友提供無人機技術,使得德黑蘭的無人機力量成為中東地區安定的新威脅。

然而在此之前,伊朗無人機帶給中東地區的安全威脅已有多年,例如2019年沙烏地阿拉伯國營巨擘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的阿布蓋格(Abqaiq)和胡賴斯(Khurais)油田遭到無人機和飛彈襲擊,以及今年7月,阿曼灣一艘油輪遭到無人機攻擊,造成2名船員死亡,還有伊拉克總理哈德米(Mustafa al- Kadhimi)的官邸11月7日遭無人機攻擊等。

雖然這些無人機攻擊都未直接指向與伊朗軍方有關,但是卻與伊朗的地區軍事羽翼或盟友有關,例如葉門叛軍「青年運動」(Houthi),或是伊拉克境內的親伊朗民兵,都 被控是犯下攻擊的元凶。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分析,長期以來,使用無人機執行暗殺任務一直是美國和以色列等擁有先進武裝部隊國家的專利,但是從伊拉克總理哈德米遭暗殺一事觀察,顯示使用無人機進行偷襲的能力,已擴散到較不發達的國家,甚至是行事隱蔽的民兵組織。

德黑蘭無人機力量 或改變中東勢力平衡

此外,儘管與美國或以色列的無人機相比,伊朗的無人機較為簡單且精準度較差,但是無人機體積小、飛得低且速度慢,並且不太會傳遞任何訊號,很難被發現,也因此對敵人帶來潛在威脅。

因此伊朗擴大發展無人機武力,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引述美國一名高級軍事消息人士指出:「美國在中東戰區不再擁有空中優勢。」並且在德黑蘭的無人機環伺下,也暴露美軍在中東地區重要設施的脆弱性。

不僅如此,伊朗也是其代理人和盟友的無人機與其他軍事技術提供者,在伊拉克,以及葉門、敘利亞、黎巴嫩和加薩走廊,親伊朗民兵和部隊都是德黑蘭提供武器的對象。

費城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FPRI)研究部主任史坦(Aaron Stein)指出,伊朗提供的無人機通常以套件(kits)形式送出,再由親伊朗民兵和武裝勢力於當地組裝而成。

以色列一名軍方官員指出:「伊朗提供的這些無人機使德黑蘭可以在幕後策劃攻擊,但是又可以否認與攻擊有關,保持模糊。」

經濟學人指出,無人機正迅速成為伊朗偏愛的不對稱戰爭武器,令其敵人感到不安,並有可能改變中東地區的軍力平衡。

伊朗仿製美無人機 擴散技術招致美制裁

此外,伊朗AhlulBayt(ABNA)通訊社指出,過去幾年,伊朗已在飛彈、無人機和先進雷達與防空系統等相關領域有長足發展,並對美國進行軍事挑戰,包括擊落華府引以為傲的高科技隱形RQ-4全球鷹(Global Hawk)無人機。

再者,伊朗還將擊落的美國先進無人機,進行複製和研發。費城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史坦解釋說,伊朗的無人機通常是仿冒版本,由市售組件製成,並對擊落的無人機進行逆向工程,例如美國的RQ-170「哨兵」(RQ-170 Sentinel)無人偵察機,就是伊朗仿製的對象之一。

另一方面,因為伊朗的無人機研製和投入實際軍事攻擊,已對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力量構成威脅。美國10月底以伊朗擴散無人機的行為,對德黑蘭與包括領導伊朗無人機的阿加賈尼(Saeed Aghajani)准將在內的多名官員祭出制裁,並指伊朗對外提供無人機技術威脅美國利益,以及「不斷升級的危機可能破壞更廣泛地區的穩定」。

伊朗組建無人機部隊 中東地區新威脅

除了以色列和美國,伊朗的另一個宿敵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也對伊朗的無人機武力保持警戒。根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23日報導,利雅德當局正擴大加強自我防衛的努力,以對抗在葉門與青年運動的戰爭,以及來自青年運動的無人機與飛彈攻擊。

以色列國防部長甘茨透露,伊朗已在查巴哈港(Chabahar)和葛希姆島(Qeshm Island)成立無人機部隊並進行人員培訓,因此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伊朗持續壯大與對外擴散的無人機武力,可能會對中東地區的安定帶來新威脅。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伊朗官媒:馬罕航空已挫敗一起網路攻擊
企圖干預美國大選 美國起訴2名伊朗人
WSJ:中資收購義大利軍用無人機廠並技轉敏感技術 政府與歐盟全蒙鼓裡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