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快評:「潼關肉夾饃協會」豈能「碰瓷維權」

  原標題:「潼關肉夾饃協會」豈能「買犯維權」|新京報快評

  據澎湃新聞報導,近日,河南幾十家小吃店的商戶們稱,他們賣的肉夾饃因帶「潼關」倆字,被陝西「潼關肉夾饃協會」告了,要求賠償3萬至5萬元不等。想要使用「潼關肉夾饃」這個商標,需繳納99800元。「潼關肉夾饃協會」最新回應稱:「是律師全權代理的,我們也不清楚」。

  就在此前,河南焦作一些標有逍遙鎮胡辣湯招牌的胡辣湯經營商戶接到法院傳票,稱招牌「逍遙鎮」侵權了,要麼賠款,要麼交會費,商戶們連夜拆除招牌上的「鎮」字。經輿論曝光後,「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宣布暫停維權。

  沒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次「潼關肉夾饃協會」的維權,比起逍遙鎮有過之而無不及,僅僅在近幾個月內,該協會就以「侵害商標權」為由,將200餘家小吃店、快餐公司等訴至法院,訴訟地域涉及全國18個省份。

  一些經營肉夾饃的商戶因為遭遇官司壓力,怨聲載道,有的商戶甚至情緒崩潰,這些餐飲商戶的日常經營也受到嚴重衝擊。

  從目前已有的信息看,「潼關肉夾饃協會」所謂的「維權」,其實站不住腳,更像是一種「買犯」。

  因為,該協會註冊成功的「潼關肉夾饃」商標屬於方便食品的分類,並不適用於餐飲。

  而且,被告的商戶名,也沒有使用「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商標圖案,而只是店名和產品名稱中有「潼關肉夾饃」字樣,與侵權差了十萬八千里。

  商標名稱與商標其實是兩個概念,「潼關肉夾饃協會」可以有自己的商標,但這不代表它佔有「潼關肉夾饃」這個名稱,可以壟斷全中國「潼關肉夾饃」的經營。

  這就和沙縣小吃一樣,此前,沙縣小吃同業公會也註冊成功了「沙縣小吃」集體商標,但公會沒有,也不可能去把會員單位之外的沙縣小吃店全部告上法庭,告了也很難贏。

  為什麼明知贏的可能性很低,「潼關肉夾饃協會」卻要給那些肉夾饃商戶發出氣勢洶洶的律師函,濫訴一氣呢?這恐怕更多是一種欺騙和恫嚇。

  對方來勢洶洶之下,有些不太懂法律知識或者不願為打官司而奔波的商戶,可能選擇妥協賠償,全國那麼多潼關肉夾饃的商戶,哪怕有1%的經營者面對維權賠錢認栽,那都將是一大筆錢。

  此事被曝光之後,「潼關肉夾饃協會」把鍋甩給律師,稱是「律師全權代理的,我們也不清楚」。這樣的解釋顯然是糊弄輿論。沒有協會的授權,律師怎能拿到代理權?

  不過,該協會的這一表態,似乎也讓維權背後的利益鏈隱約現形——一個註冊資金只有5萬元的「潼關肉夾饃協會」,是不可能有財力和精力,去發起幾百場訴訟的。所謂的維權,很有可能是協會和律師事務所的共謀。

  從逍遙鎮胡辣湯,到潼關肉夾饃,為何一些地方行業協會熱衷於「買犯維權」?這是因為維權之心過於急切,還是以維權之名,行敲詐勒索之實?對於類似維權,恐怕不能簡單叫停了事,相關部門該仔細查查背後的動機和利益鏈了。

  特約評論員 | 子楓(媒體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