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釋放史上最大規模戰略石油儲備,內穩民心外抗歐佩克?

  為平抑油價、遏制美國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拜登政府終於祭出「殺手鐧」。

  當地時間11月23日上午,總統拜登宣布將釋放5000萬桶國家戰略石油儲備(SPR),這也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略石油儲備釋放。與此同時,白宮官員稱,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和英國也將參與協調釋放石油儲備的行動。

  「今天,我們將發起一項重大行動來緩和石油價格,這項行動將覆蓋全球,如果一切順利,最終會影響到每一個街區的加油站。」拜登說道。

  不過,在該消息於23日宣布後,金融市場上的原油批發價格卻有所上漲。對此,政府官員表示未來幾周的油價可能會下跌。拜登也承認,油價不會在一夜之間下跌,該行動發揮作用需要時間。

  《華爾街日報》分析人士對拜登政府的石油釋放量能否滿足激增的消費需求提出質疑。還有觀點稱,此舉主要目的或在顯示白宮竭盡全力抑制通脹的決心,其政治意義大於實際影響。

  高漲的油價僅是拜登政府當前困境的一個縮影。眼下,美國國內通脹危機嚴峻,除了平抑汽油價格,還需解決食品雜貨等消費品價格上漲的問題;而在國際上,俄Rose、沙特等石油輸出國組成的「歐佩克+」(OPEC+)聯盟拒絕美國提出的增加石油產量的要求,反過來也給美國解決內部危機蒙上陰影。

  回應國內困境

  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所引起的消費者需求變化,影響著石油價格的波動。據《紐約時報》報導,在疫情初期,石油的需求急劇下降,石油生產國家紛紛削減產量。在美國,當時對石油的需求減少導致鑽井數量的大幅下降。2020年,該國仍在運營的石油鑽井平台數量下降了近70%。

  不過,隨著疫情逐漸好轉,全球消費者需求也開始大幅反彈,進而推高了油價。路透社報導稱,原油價格近期觸及七年高位,消費者正感受到燃料成本上漲帶來的「陣痛」。美國能源部數據顯示,本月22日,全美每加侖汽油的均價為3.395美元,較一年前上漲了1.293美元。去年,零售汽油價格上漲了60%以上,這是自2000年以來的最快漲幅。

  油價飆升並非唯一的挑戰。更為棘手的是,拜登政府正面臨著數十 年來最為嚴峻的通貨膨脹危機,而這不僅重挫其國內支持率,還可能對疫情後美國的經濟復甦造成衝擊。

  今年10月,美國的通脹率已達到30多年來的最高值。據美國《國會山報》22日報導,拜登正遭受著「幾乎無法控制的通脹問題的折磨」。而這一社會、經濟危機正極大地影響著拜登的執政表現。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21日公佈的民意調查顯示,82%的美國人發現他們常買的商品「比以前更貴」,67%的美國人不讚同拜登政府對通脹問題的處理,而認為目前經濟狀況良好的美國人只有30%。

  從另一角度而言,國內油價上漲,以及通脹問題短期難以緩和,也為共和黨提供了攻擊拜登政府的「彈藥」。前總統川普發表聲明稱,拜登的做法是對國內石油儲備的「攻擊」,讓美國「任由歐佩克擺布」;國會參議院能源和自然資源委員會共和黨籍成員約翰·巴拉索也表示,動用戰略石油儲備並不能解決問題,拜登的政策只會助長通貨膨脹和能源價格。

  除此之外,儘管拜登將燃料成本上升歸咎於石油生產商,聲稱隨著經濟復甦,生產商的供應跟不上需求。但石油行業官員以及商業團體卻指出,白宮應該更多地關注國內生產,釋放儲備只能用於供應中斷的情況。

  美國於1975年建立戰略石油儲備制度,立法授權總統在發生「嚴重的能源供應中斷」時可釋放石油儲備。據美國能源部數據顯示,截至11月19日,美國的戰略石油儲備為6.045億桶,堪稱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戰略石油儲備。

  而在美國歷史上,包括老布希、小布希、柯林頓以及奧巴馬在內的美國總統都下令釋放過戰略石油儲備。不過,《紐約時報》援引研究表示,此舉對汽油價格的影響較為有限,凸顯出汽油價格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總統控制」。

  警示「歐佩克+」

  實際上,除了消費市場需求激增,推動美國油價上漲外,「歐佩克+」的供應量限制也是另一重要影響因素。

  路透社分析稱,美英與亞洲主要經濟體聯手降低能源價格的努力,是在對石油輸出國組織和其他大型產油國發出警告,即他們需要解決外界對原油價格高企的擔憂。「這是在對『歐佩克+』發出信號,表明消費國不會再受他們擺布。」紐約對沖基金Again Capital LL合伙人約翰·基爾達夫還指出,「歐佩克+幾個月來一直吝於提高原油產量。」在過去幾周,美國政府一直指責「歐佩克+」目標設定過低,並要求其增加石油產量。

  目前,由於擔心疫情反覆導致需求量再次下降,「歐佩克+」一直將石油產量目標定在每天生產40萬桶。《華盛頓郵報》報導,在去年疫情期間,能源消費市場觸底的情況下,川普政府敦促沙特減產,以保護美國生產商。因此,有分析認為,如果過快提高石油產量,而美國和全球經濟卻沒有大幅增長,疫情期間的「悲劇」或將重演。

  與此同時,「歐佩克+」國家正享受著目前的高油價帶來的利益,增加石油產量未必能獲得更高的經濟回報。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政府官員也承認,「歐佩克+」聯盟拒絕提高產量或還與拜登政府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關係緊張有關。《華盛頓郵報》報導稱,拜登和國會議會仍對沙特籍記者賈邁勒·卡舒吉遇害案持批評態度。今年2月底美方公佈的一份情報顯示,沙特王儲批准了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殺害卡舒吉。

  「協調行動」能否奏效?

  在拜登政府宣布釋放戰略石油儲備後,白宮官員於本月23日表示,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和英國這五個國家也將參與協調釋放石油儲備的行動。因此,該「協調行動」將對油價產生何種影響值得關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4日表示,作為全球的主要石油生產國和消費國之一,中國長期以來高度重視國際石油市場穩定,願與各有關方面就維護市場平衡和長期穩定保持溝通,加強合作,共同應對挑戰。「中方會根據自身實際和需要,安排投放國家儲備原油,以及採取其他維護市場穩定的必要措施,並及時公佈相關信息。」趙立堅說。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印度23日表示將從其約 3800 萬桶戰略石油儲備中釋放500萬桶石油。一位印度政府官員表示,「根據需要,我們可能會考慮稍後釋放更多庫存。」

  日本放送協會(NHK)24日報導,鑒於原油價格持續上漲,日本政府已經決定,將接受美國政府的要求,首次釋放國家儲備石油。

  英國政府發言人23日也表示,英國將允許私人持有的石油儲備項目自願釋放,數量大約是150萬桶,以響應美國主導的行動。

  對於上述國家釋放石油儲備的行動,彭博社評論稱,美國和其他國家釋放儲備原油的行動,是與「歐佩克+」正面對抗,可能促使該聯盟重新評估恢復石油供應計劃。

  不過,《紐約時報》援引專家觀點稱,由於油價受到全球供需關係的影響,釋放石油儲備的做法或只能較為溫和地降低油價,且可維持較短的時間。

  同時,考慮到「歐佩克+」成員國由全球主要原油生產國組成,控制著比美國及其盟友更大的全球市場。對此,有分析人士警告稱,若美國等國的聯合行動引起「歐佩克+」的反對,也可能給能源市場帶來長期的負面影響。

  「歐佩克+」聯盟將在12月2日召開月度會議時對美國釋放戰略石油儲備的行為做出回應。不過,路透社評論稱,迄今為止尚無跡象表明「歐佩克+」會改變其供給策略。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