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君安投行總經理被調查,發審、投行反腐大戲大幕只是掀開一角?

原標題:國泰君安投行總經理被調查,發審、投行反腐大戲大幕只是掀開一角?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王媛媛 上海報導

11月24日,網傳消息稱國泰君安一把手朱毅遭調查,甚至有警察去國泰君安現場進行拘捕。

目前,多方消息確認,的確有警察去國泰君安現場帶走了朱毅。

截至記者發稿,國泰君安尚未對媒體做出公開回應。

朱毅為國泰君安投行二部總經理,但被調查事項或與國泰君安無關,主要與朱毅此前監管的工作經歷相關。

在加入國泰君安前,朱毅曾任上海證監局處長,中國證監會第十四至十六屆主板發審委委員。加入國泰君安後,任公司投行事業部黨委委員、執委會委員投資銀行部總經理,負責國泰君安投資銀行部的日常工作。

金融反腐盯上發審、投行

對於朱毅為何被帶走調查,有消息稱或與證監會創業板審核「大姐大」曾長虹被查有關,另有消息稱,朱毅被帶走或與上交所審核中心副主任操艦、天健會計事務所原副總裁陳翔、安信證券原分管投行業務的副總裁秦沖同屬一個案件,他們均被帶走調查。

但無論是哪個版本,可以確定的是,新一輪的金融反腐已經展開,且直指IPO發審環節,涉及發審官員及投行中介。

今年10月5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證監會紀檢監察組、湖南省監委發佈消息稱: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投資者保護局原一級巡視員曾長虹涉嫌嚴重違法,目前正接受監察調查。

曾長虹於1998年12月調入證監會稽查部工作,2001年調任發行部分管主板發行工作,2009年創業板推出後,證監會新設創業板部,曾長虹由發行部調任創業板部副主任,主管創業板發行審核委員會。長達近16年的時間,曾長虹都是在發行部任職,手握髮行實權。

而作為發審核心人物,業內人士稱,如果曾長虹最後被認定為嚴重違法,必然會有一大批執行或接觸中間環節的違法人員同樣被曝光。

今年10月13日,十九屆中央第八輪巡視對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等25家金融單位黨組織開展常規巡視。中央第六巡視組進駐了中國證監會。

10月28日,中國證監會黨委與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證監會紀檢監察組當日召開全系統警示教育大會。

這次會議上,播放了證監會系統違紀違法典型案例警示教育片,集中通報了系統近年來查處的熊國森、徐鐵、毛畢華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對進一步推進證監會系統全面從嚴治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作出部署安排。

此外,這次會議還點名了一樁已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多人案件,涉及發審前端環節。被移交的是深交所三名工作人員,其中兩名幾年前曾是在證監會借調的創業板預審員,已接受調查一年。三人均事發於國泰君安原投行部副總經理陳傑被抓後,而陳傑則因牽涉長沙市原副市長陳澤琿腐敗案,於2020年8月前後被深圳市監察委帶走。

「目前看起來,近期可能要在發審環節、投行領域重點開展金融反腐工作。」上述業內人士稱。

監管下海面臨大考

受近期投行高管、發審官員接連被調查的新聞影響,有輿論認為「監管下海、必有貓膩」。這一論調頗顯果斷。

實際上,2015年以來,不少監管領導紛紛「下海」,投身金融機構。

起因是2015年證監會推出了一項降薪方案,國內六大交易所副總經理以上的「會管幹部」薪酬大幅降低,會管幹部薪酬從限薪前的200多萬水平,降至最高60萬,這使得一直以來被證監會幹部視為最佳退休地以及最安全「下海」地的六大交易所,不再拿得起「最佳」。

同時,受2016年初「一行三會合並」的傳言影響,2015-2016年,證監會系統頻繁發生人事調整,曾一度出現離職潮。

而離職後的監管人員們,則憑藉其監管經驗,在金融機構實現華麗轉身,走向券商、基金的中高層管理人員。

目前,整個證券系統不少金融機構一把手都有監管經歷。

例如2020年離任國泰君安的副總裁朱健,在加入國泰君安前,亦任職至上海證監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加入國泰君安後,朱健主要分管投行業務。隨後,與其共事多年的朱毅也來到了國泰君安。2020年9月,朱健離開國泰君安,赴上海銀行擔任行長。

招商證券現任董事長霍達,在加入招商證券前,2017年9月-2019年1月擔任中國證監會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兼職委員。曾任中國證監會主任科員、副處長、處長、中國證監會深圳監管局局長助理、中國證監會市場監管部副巡視員、副主任、主任、中國證監會公司債券監管部主任。

國信證券現任總裁鄧舸,加入國信證券前,曾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上市公司監管部公司治理監管處主任科員、助理調研員、政策法規處副處長、監管二處調研員、並購重組委工作處處長、證監會新聞發言人、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等職務。

(作者:王媛媛 編輯:朱益民)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