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愛思博格關店后換法定代表人被指「跑路」,律師:難逃責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廣州愛思博格雙十一促銷後半數門店關閉,稱有校區只剩八毛錢》,近日,家長們多次要求退款無果後,發現涉事校外培訓機構所屬公司已經更換了法定代表人。「為跑路做準備。」家長稱。

對此,律師稱,法人此舉或是為逃避後期債務執行階段的相關責任,但只要原法定代表人是校外培訓機構的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即使已經完成法定代表人變更,仍可要求其承擔法定代表人責任。

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到,近期遼寧、海南、廣州、廈門等多省市發佈了有關「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的相關文件,以「第三方託管」、「一課一銷」等方式加強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監管,解決「退費難」、「捲款跑路」等問題。

律師:拒退費即使更換法定代表人也要承擔責任

澎湃新聞日前報導廣州多家愛思博格興趣學院停課關店,不僅關店通知突然,也沒有給出任何退費方案,而且在關店前一天,部分門店還在進行「雙十一」促銷活動,有上千名已經購買高額課程包的學生受到影響。對此,該機構總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並非拒絕退費,而是在商討轉校和退費方案。

讓家長們氣憤的是,遲遲沒有等來退費方案,卻發現該機構所屬公司更換了法定代表人,「明顯是為跑路做準備」,家長梁女士說,目前機構聯繫人都已經「失聯」,「沒有任何人出面解決問題」。

愛思博格所屬公司更換法定代表人

澎湃新聞記者通過天眼查看到,愛思博格興趣學院所屬的廣州愛思博格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於11月16日進行了法定代表人變更、股東變更,原法定代表人、股東鄭旭,均變更為了姜彥榮。

家長梁女士稱,此前法定代表人鄭旭還曾出面發言,稱他一定會對家長負責,讓家長們耐心等待,然而目前已經打不通電話,「我們當時覺得他還很有誠意,但變更法人是要提前申請的,也就是說當時已經在申請更換了,只是在拖延我們的時間」。對此,澎湃新聞記者多次聯繫原法定代表人鄭旭,未獲回應。此前接受採訪的相關負責人,稱已離職不了解情況。

澎湃新聞記者發現,校外培訓機構「爆雷」後更換法定代表人已經是常見套路。對此,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律師竇賢尚介紹稱,校外培訓機構倒閉後更換法定代表人,或是為逃避後期債務執行階段的相關責任。

他分析稱,根據中國的相關法律,校外培訓機構倒閉停課,導致合約目的無法實現的,其行為已經構成根本違約,學生和家長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或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解除合約並退款,甚至要求對方根據合約約定承擔相應的違約賠償責任。但校外培訓機構倒閉後拒不退還學費,或者已無資金可退還,家長們在訴訟執行程序中均可申請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法定代表人採取限制出境、限制高消費、納入失信人名單等措施。

因此,竇賢尚稱,上述公司更換法定代表人,或是為了逃避債務責任。但他表示,只要原法定代表人是校外培訓機構的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即使已經完成法定代表人變更,仍可要求其承擔法定代表人責任。

此外,竇賢尚建議,如果校外培訓機構惡意捲款「跑路」,則可能涉嫌詐騙犯罪,除了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外,學生、家長們還可以考慮向公安機關報案,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此,學生家長倪女士、桂女士稱,目前已經有多個家長向當地派出所報案並得到受理,「我們現在就希望壞人能夠得到懲罰,也算是對孩子的一個交代」,倪女士稱。

多省市出台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文件

由於校外培訓機構大多採用預存款、購買套餐課包等「先繳費後服務」的消費模式,不少家長都一次性支付了半年甚至一年的費用,導致在機構出現問題無法繼續運營後,往往面臨巨大的金融風險。

實際上早在今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中,就曾提出要強化培訓收費監管,要求通過第三方託管、風險儲備金等方式,對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進行風險管控,加強對培訓領域貸款的監管,有效預防「退費難」、「卷錢跑路」等問題發生。

10月26日,教育部聯合六部門發佈了關於加強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監管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指出,要落實培訓收費管理政策、實行預收費監管全覆蓋、實行預收費銀行託管、設立預收費風險保證金等。並要求各地有關部門要組織對本省(區、市)校外培訓機構基本情況、預收費託管、風險保證金和培訓收費專戶監管情況、是否存在「退費難」「卷錢跑路」等問題開展排查,並對存在的問題進行整改。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近日遼寧、海南、廣州、廈門等多省市都針對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問題出台了相關文件。

11月9日,廈門市教育局等七部門聯合印發《廈門市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監管辦法(試行)》,並在全國首次提出「一課一銷」的監管模式。文件規定校外培訓機構應在本市範圍內選擇且只能選擇一家託管銀行開設預收費專用存款賬戶。託管銀行平台的預收費採取「一課(項)一消、一周一結」模式實施監管。經校外培訓機構和學員(家長)共同確認已完成的課時或服務項目後,託管銀行按課時費用或服務項目費用進行結算,7日內將課時費用轉入校外培訓機構的日常資金存款賬戶。

11月18日,廣州市教育局聯合多部門下發了《廣州市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資金管理辦法》,從合約規範、收費規範到退費規範均提出了明確要求,也提出了採用「第三方託管」方式進行預收費資金監管的,存管銀行可以按照「一課次一銷」原則,在每次授課完成後撥付相應數額的預收費資金,或按與授課進度同步、同比例的原則進行資金撥付。

同日,遼寧省在印發的《遼寧省校外機構預收費資金監管工作指引(試行)》,除進行預收費資金監管外,還要求校外培訓機構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或以充值、次卡等形式變相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或60課時的費用。面向中小學生的培訓不得使用培訓貸方式繳納培訓費用。

此外,在多省市的下發的文件中,還對退費提出了要求。如海南省要求學員在課程開課前提出退費的,機構原則上在5日內按原渠道一次性退還所有費用;學員在課程開始後提出退費要求的,應按已完成課時的比例扣除相應費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