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因素推動歐盟碳價創新高,國內碳價是否也看漲?

原標題:多因素推動歐盟碳價創新高,國內碳價是否也看漲?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王晨 北京報導 11月23日,歐盟碳排放權配額(EUA)一度上漲至71.21歐元/噸,當日以69.70歐元噸的價格收盤。相較於1月4日,歐盟排放交易體系(ETS)第四交易階段啟動時34歐元/噸的價格,歐盟碳價已經在今年內實現了翻倍增長。

本輪歐盟碳價上漲始自11月1日。彼時歐盟碳市場剛剛經歷了數日的下跌,當日以不到57歐元/噸的收盤價格觸底,之後便開啟了9月底以來最強勢的一輪上漲趨勢,直到11月23日突破70歐元大關。

已經發展至第四階段的歐盟碳市場對11月的國際氣候變化問題談判的結果非常快速地產生了反饋,也側面地反映出了氣候行動主流化進程推動後,相應的市場機制能夠發揮出多大的能量。

天然氣緊張推高歐盟碳價?

多個行業分析稱,本輪上漲與歐洲今冬氣溫偏低、天然氣供應緊張等因素關係甚密。

北京中創碳投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陳志斌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近期歐洲的天然氣供給比較緊張,其中包括白俄Rose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方面的限制行動,「加上整個歐洲今冬面臨較低氣溫,供暖需求相對增大,導致天然氣供需更加緊張了。」

近期俄Rose向歐洲供應天然氣的主要輸送線路本來就因為流量太小導致了供需緊張、價格飆升。德國聯邦網路管理局又在11月16日宣布暫停俄Rose到歐洲的新北溪-2號管道的審批程序。該管道原本可以緩解歐洲天然氣市場的緊張局勢,但德國聯邦網路管理局在審查材料後表示,該管道的獨立運營商「北溪-2 AG」公司的組織形式須符合德國法律規定,否則不予認證。

這家企業已經公開表示,希望在德國成立子公司,以確保遵守德國的現行法律法規。然而即使該公司能夠獲得德國認證,還需面臨歐盟委員會長達2~4個月的審查。

此外,美國採取的制裁行動也成了對這一項目進展影響深重的「場外因素」。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當地時間11月22日又在一份聲明中宣布,美國在11月21日進一步實施了與「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有關的制裁,將對參與項目的一家與俄Rose有關的公司及兩艘船隻實施新的限制措施。

歐洲的主要供暖期一般是每年的10月至來年3月底。也就是說,今冬的歐洲「氣荒」很難靠新北溪-2號管道的供應得以緩解。

陳志斌表示,這樣的情況下,歐洲煤炭用量開始增加。「最近煤的利潤率較為可觀,即使煤價也上漲了,燃煤也相對有利可圖。所以供暖煤炭用量的增加導致整體排放量的增加,從而導致碳價上漲。這就是導致歐洲碳架本輪上漲的一個原因。」

國際趨勢下,市場長期看漲

與此同時,11月1日恰逢《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 26 次締約方大會開幕。雖然不少觀點認為COP26沒能達到預期的談判結果,但所有國家都同意在2022年重新審視並加強從目前到2030年的排放目標,也就是國家自主貢獻(NDC)。此外,COP26上成功就《巴黎協定》第六條的相關細則達成一致。這項主要成果將為未來形成國際碳交易機制奠定基礎。

實際上,自新冠疫情於2020年初爆發後,全球範圍內的碳市場交易都經歷了價格下挫、大幅波動的過程。歐盟碳價曾於2020年3月中旬一度跌至約15歐元。但是隨著今年以來全球經濟復甦,尤其歐盟也主動推出了一系列強調綠色復甦計劃,對歐盟碳市場起到了一定的激勵作用。今年以來,歐盟碳價便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屢創新高。而國際談判協議的成形,已經為未來的市場路線給出了明確方向。

一位長期從事可再生能源領域投資的業內人士表示,歐盟碳市場短期內的上漲主要還是來自於參與者們對於未來價格還會繼續上漲的預期,也就是市場預期所推動的。而長期來看,歐盟碳市場的核心底層邏輯便是踐行限額且配額總量逐年遞減,以期最終實現碳中和這一宏觀目標。這一邏輯本身就會給參與企業帶來價格上升的預期,而COP26上對於碳中和與減排雄心的提振更是進一步釋放出了明確信號。

「歐盟在COP26所宣布的一系列計劃、參與的各個國際氣候行動宣言,都直接增加了歐盟碳市場各參與方對配額長期稀缺的信心。歐盟碳市場有一個較為明顯的特徵:它的碳市場配額總量與歐盟整體的減排目標、排放總量是挂鉤的。過去歐盟在碳減排目標上加碼,很快就會反映到碳價上漲上,這是一個很量化很清晰的關係。」陳志斌解釋道。

而具體到COP26關於國際碳交易基本原則方面達成的一致協議,陳志斌認為這在現階段很難對像歐盟這樣的區域碳市場產生明顯影響。「關於《巴黎協定》第六條,目前看來主要還是用於滿足各國NDC的,至於一國的減排量是否能夠用來滿足其他國家的碳市場需求,目前還沒有很清晰的界定。《巴黎協定》第六條至少需要兩到三年敲定相關細節,目前歐盟的高碳價會否產生溢出效應、是否會帶動其他國家碳價上漲,不確定性較高,或許碳邊境調節機制會是一個影響渠道,但至少在兩到三年內很難發生。」

上述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全球範圍內大部分的碳交易都發生在歐洲,歐盟碳價格保持上升趨勢會推動全球對碳減排的重視程度。「從金融的角度來看,如果某一資產的價格進入到持續上升階段,就會吸引更多的參與方進入該市場。因此對價格上升的預期不論對各國碳市場和全球統一的碳交易機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它是基於碳中和這樣一個相對長遠的宏觀目標,只要不是短期內的巨大波動,目前看來是一個較為健康的狀態。」

能源短缺是否會影響國內碳市場?

相對於已經進入第四階段,相對成熟的歐盟碳市場,中國碳市場才剛於今年7月中旬上線交易,依舊處於相對初期的探索階段。而中國也剛剛在9-10月經歷了一輪能源供應短缺造成的「拉閘限電」等問題,中國也同樣在COP26前後持續推出相關的規劃目標。

這些因素是否也會促成國內碳價的上漲趨勢?對此陳志斌表示,相對於一半以上配額都通過拍賣方式進行交易的歐盟碳市場,目前中國主要以免費分配為主,因此全國碳市場價格對能源和電力供應影響很小。同時能源電力部門和碳價格之間還沒有完全建立起成型的聯動機制,「或許未來我們碳市場、能源市場、電力市場變得更加市場化,並且發展相關金融工具後,才能夠有價格上較強的聯動。」

上線不到半年的全國碳市場雖然是全球覆蓋碳排放量最大的碳市場,但目前在交易層面上僅佔全球1%左右的交易額。前段時間全國碳市場剛剛經歷了一段活躍度與價格都相對低迷的階段,隨著生態環境部開始推進年底履約工作,在近期活躍度有所提升。截至11月24日收盤,全國碳排放配額(CEA)當日總成交量1,901,228噸,總成交額79,652,865.26元,是10月25日12,501噸的日成交量的152倍。目前43元/噸左右的交易價格,基本與上月同期持平,依舊低於7月16日時的開市時48元/噸的價格。

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初始的開盤價格是各方平衡的結果,並不完全是市場意志的體現。之後的價格下行則是市場參與者前期市場了解程度不足、交易意願較為保守所造成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碳市場所發放的是2019-2020年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今年發生的短期能源短缺問題的影響並不會影響碳市場交易情況。同時中國碳市場目前配額採取的是以強度控制為基本思路的行業基準法,總量控制的方式與實際的發電產出量挂鉤,「假設2021年的配額方式不變,那麼發電量越多,負荷越高,發電效率就有可能越高,有些企業可能還會因為這輪短時的能源短缺在碳交易層面獲得更多收入。」陳志斌解釋道。

相對來說,履約的壓力反而在CCER(國家核證自願減排量)市場交易方面產生了更大的影響。上海碳市場數據顯示,自今年10月底以來CCER每天成交量都在十萬噸以上,10月28日以來累計成交量超過540萬噸,CCER市場交易持續活躍,交易價格上漲18倍。

雖然從價格上看來,CCER成交均價最高僅有36~37元/噸左右,低於全國碳市場43元左右的價格。2017年開始,國內的CCER項目的核定簽發一直處於暫停狀態,目前市場可流動的CCER存量約為6000萬噸。「市場上一直沒有進一步新增的資金,現在被納入到履約範圍內的都是存量的CCER,實際上未來價格是否還會上升,取決於能否形成一個市場驅動的價格機制。」上述業內人士表示,由於價格相對碳配額更便宜一些,目前CCER市場的交易熱情更高一些。

相對於碳價的短期起伏,陳志斌認為現階段應當更加關注國內碳市場的制度完善,「誰來為碳排放買單?減排需要付出多高的代價?這可能是現階段碳市場需要回答的問題。由於中國還沒實現達峰,很難像已經達峰的歐盟一樣計算出每年固定的減排量,對增量的預估是很難的。目前我們在制度的完善、減排作用的實現、量化機制、公開機制、金融機構的參與等方面,都需要投注更高的關注度。」

(作者:王晨 編輯:張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