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稅改方案不及預期 多項增稅舉措未被採納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杜麗娟 北京報導

持續兩個多月的協商和討論後,美國眾議院近日完成了對總統拜登「重建美好」法案框架(以下簡稱「法案框架」)的修改工作。這項旨在填補美國3.5萬億美元預算空缺的改革舉措,在參議院和眾議院多輪博弈後,增稅力度已不及早前提議。

根據新法案框架,美國要在未來10年內增稅2萬億美元,並完成1.75萬億美元的支出預算,其中擬議的增稅手段主要包括大幅提高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稅率、增加跨境稅收以及加強美國國稅局的執法力度等。

值得關注的是,此前備受關注的增稅方案中,拜登主張提高聯邦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和高收入人群長期資本利得最高稅率等內容,在新法案框架中,這些議案並未被採納。

在拜登稅改方案中,其主張聯邦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要由37%提高至39.6%,同時高收入人群的長期資本利得最高稅率也要由20%上升至25%。不僅如此,對年收入超過500萬美元的個人及年收入10萬美元以上的信託,增稅方案要求徵收3%的附加稅。

隨著個人最高邊際稅率的提升,高凈值人士成為受影響的主要群體,一旦方案通過,2022年1月1日起高收入納稅人的增稅預期也將變成現實。

一位國際稅研究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迫於參議院和眾議院兩院的壓力,拜登增稅項目不論是條款還是幅度都較之前有所妥協。「相比此前方案,新法案框架減少了對高凈值人士的影響,只針對少數超高收入納稅人,這極大降低了精英階層對方案普遍反對的阻力,同時為後續方案的推進創造了條件。」

今年9月,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尼爾提交了規模3.5萬億美元的「重建美好」預演算法案。其核心部分的增稅議案(以下簡稱「議案」)如果獲得通過,那未來10年內可以為聯邦政府增加2萬億美元的稅收收入,該議案於當地時間9月15日獲得籌款委員會批准。

據悉,議案主要圍繞個人稅和企業稅兩方面展開,個人稅部分包括提高聯邦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和高收入人群的長期資本利得最高稅率,以及擴大3.8%凈投資收益稅的適用範圍,並將附帶權益收入適用長期資本利得處理的持有期要求由三年上調至五年等內容。

企業稅方面,則主張恢復聯邦企業所得稅累進稅制,將最高稅率上調至26.5%,同時要對美國公司的境外無形收入(FDII)及全球無形低稅收入(GILTI)的減征額下調,以及調整稅基侵蝕與反濫用稅(BEAT)計算方式等。

隨著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批准增稅議案,拜登政府的增稅計劃也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但由於方案具體條款都指向對全球持有美國身份的個人及美國企業,市場一度出現了不同聲音。

尤其是對企業而言,增稅方案主張恢復聯邦企業所得稅累進稅制,並將最高稅率上調至26.5%,這一內容受到企業層面的極力反對。

前述研究人士介紹,就目前26.5%的聯邦最高稅率看,其仍高於參議院民主黨人所提議的25%的聯邦最高稅率。綜合來看,26.5%的聯邦最高稅率是各州平均稅率,這意味著,公司制企業的美國所得稅合並稅率會超過這個數字,並將達到30.9%,這已經高於其他G7國家。

基於上述原因,議案初稿關於將聯邦企業所得稅最高稅率從21%提高到26.5%的建議,也遭到了眾多參議員反對,因此在近日發佈的新法案框架中,參議員對這項內容的意見是不予採納。

事實上,在BEPS包容性框架發佈最新聲明公佈雙支柱徵稅方案後,全球最低稅率的改革進度也備受關注。目前支柱二已對全球最低稅率的表述發生變化,從此前對全球最低稅率設定為「至少15%」,到如今明確全球最低稅率為15%,變化背後表明,雙支柱方案一些關鍵技術問題已取得了實質進展。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的測算,基於支柱二「全球收入超過7.5億歐元」的收入標準相對較低,因此將對更多跨國企業集團帶來廣泛的影響。預計,支柱二在全球範圍內帶來的額外增稅金額將達到1500億美元。

受此影響,普華永道分析認為,新法案框架的增稅力度較之前已大大降低,雖然下一步仍需通過參議院審議,但目前法案框架基調已定,整體看,此次增稅議案造成的影響也降低到部分超高凈值個人,相比之前阻力亦會有所減少。

(編輯:孟慶偉 校對:張國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