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評論|潼關肉夾饃協會濫訴小吃店,其法理論述充斥悖論

原標題:封面評論|潼關肉夾饃協會濫訴小吃店,其法理論述充斥悖論

蔣璟璟

自11月21日開始,河南鄭州、洛陽、焦作等地市,多家老闆向記者反映,帶「潼關」字樣的小吃店被指涉嫌侵權。商戶們稱,找他們維權的是陝西一家名為「潼關肉夾饃協會」的機構,要求他們賠償3至5萬元不等,要想繼續使用「潼關肉夾饃」這個商標,則需繳納99800元。公開信息顯示,潼關肉夾饃協會以「侵害商標權糾紛」「商標權權屬、侵權糾紛」等理由起訴了數百家小吃店、食品店、美食店。(澎湃新聞)

遍地點火的「潼關肉夾饃協會」,而今頗有引火燒身之勢。全國範圍內一連起訴數百家店,氣吞萬里如虎。只是,這等無比凌厲、霸蠻的「維權」姿態,已然引發了輿論反彈,甚至可說是激起了全民義憤。隨著潼關肉夾饃協會官網被黑」,此事中的人心向背展露無疑。當然了,以暴制暴、以黑制黑,不可取也不該鼓勵。梳理此事來龍去脈,釐清其中是非曲直,最終還是要回到法律視角、法理邏輯。

這一系列訴訟案,基本的脈絡其實很簡單。潼關肉夾饃協會註冊了「潼關肉夾饃」商標,於是認為所有協會外使用「潼關肉夾饃」字樣的店家都侵權,並據此起訴主張權利。這波操作,貌似合理正當、理由滿滿,但其實根本就是站不住腳的。首先,一個眾所周知的法律常識是,「地名不得作為商標」。這意味著,所謂「潼關肉夾饃」商標本身的有效性就是存疑的。公開資料顯示,「潼關肉夾饃」商標現為地理標誌集體商標,這是極其荒唐的。

的確,「潼關肉夾饃」具有一定的地域性,但這種「地域性」絕不直接等同於《商標法》所涉及的「地理標誌」。「地域性」商品和地理標識商標,兩者的區別是很深刻的。地理標誌商標是標示某商品來源於某地區,並且該商品的原料、製作方法、質量、信譽或其他特徵主要由該地區的自然因素或人文因素所決定的標誌——並不是所有地域性商品都可以註冊「地理標識商標」。比如說,「五常大米」可以,而潼關肉夾饃就「不該可以」。

地理標誌不是商標,但是地理標誌可以申請為集體商標或者證明商標。從本質上說,所謂的「地理標識商標」的核心邏輯其實有兩點:其一,強調產品的品質高度依賴於「產區」;其二,對來自「指定產區」的產品予以證明並准許使用特定標誌。以此量之,潼關肉夾饃的「產地決定論」色彩並不明顯。沒有絲毫證據表明,離開了潼關、沒有加入「潼關肉夾饃協會」,就做不出好吃的肉夾饃了。由此,從根本上決定了,潼關肉夾饃不適合成為地理標誌集體商標。

而退一萬步講,就算「潼關肉夾饃」的地理商標可成立,按照現有法律規定,其也只能是一種「受限的所有權」,只能基於「地理位置證明」和「保護原產地產品」的主旨來確權、維權,而切不可演化為泛化的、能轉授和交易的「商標權」……「五常大米」只能給五常地區使用,而不能給鄭州、洛陽、焦作等其他地方用;而同樣主張「地理標識商標」的潼關肉夾饃協會,卻說只要交錢任何地方的門店都可使用「潼關肉夾饃」商標。這難道不是自我矛盾、人格分裂嗎?

地域特色被認定為地理標識,地理標識被准許註冊為地理標識商標,這整個過程理當慎之又慎。如若不然,便極易助長濫訴、惡訴之風,逆向激勵「潼關肉夾饃協會」之流圈地收保護費的惡行。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