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清華大學張林琦:對中和抗體療法獲批有信心,有預防潛力

「目前在積極準備審批過程中的一些核查工作,還有配合相關部門回答一些相關的基礎、臨床、生產和質控相關問題。」近日,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全球健康與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時,披露了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的最新進展。

清華大學醫學院張林琦教授。資料圖

從中和抗體療法到小分子口服藥,新冠治療藥物研發動態近期備受關注。在國內,走在最前面的是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和騰盛博藥(02137.HK)聯合研發的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此前,據科技部消息,該療法有望12月底前國內附條件批准上市。

從2020年初開始,張林琦就著手新冠病毒相關研究,作為國產新冠中和抗體療法研發的參與者,張林琦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目前,從相應的監管機構,包括藥審中心、藥監局的核查以及國內外研究數據展示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對於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能夠批准上市還是抱有很大的信心和期待。」

中和抗體療法對變異株消息如何?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接下來還將開展哪些研究?不同新冠治療藥物之間是什麼關係?有了新冠治療藥物,疫苗還有用嗎?在此次專訪中,張林琦就上述問題做了詳細回答。

新冠中和抗體療法研究還在繼續

據科技日報此前報導,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的臨床三期已揭盲,顯示抗體組合藥物能夠降低78%的住院和死亡率,且給藥組在治療28天後實現零死亡,對照組8例死亡,詳細結果會在近期對外公佈。

在專訪中,張林琦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目前,臨床研究三期已經揭盲,更多的結果在分析,在總結。

「臨床研究包括需要基礎研究和臨床試驗相互協同配合,基礎研究主要從抗體抑制病毒的機理,如何更大發揮藥物抗病毒活性,在體內發揮作用的的長久性,以及針對於不同變異株的廣譜性方面,繼續開展研究。」張林琦表示,圍繞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的研究一直沒有停止,還在持續往前走。

值得關注的是,張林琦還透露,未來,對於上述聯合療法在預防方面的應用,也會開展相應的工作。對於中和抗體藥物的預防作用,張林琦此前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曾表示,在抗愛滋病毒感染等方面都證明了長期服用抗病毒藥物還有很強的預防作用。

從全球來看,新冠中和抗體大都被視為治療藥物,實際上,抗體在預防感染和疾病進展等方面的潛力非常大。如今年4月,美國再生元公司曾發佈一項三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該抗體藥物在出現家族傳染病例的情況下,能夠有效降低無癥狀感染者出現有癥狀感染的風險,並能有效縮短感染後恢復所需時間。

此外,君實生物的中和抗體療法JS016與由美國禮來製藥公司/加拿大AbCellera公司研發的LY-CoV555組成聯合療法,在美國緊急使用授權還批准其用於暴露後預防。

對於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在預防方面的研究,張林琦介紹, 「國內疫情控制得非常好,有一些病例也都是散髮式的,無法在這種條件下做國際通用的嚴格的臨床研究,因此相關研究必須到國外開展,特別是感染率還比較高的國家和地區,才能客觀評估抗體藥物的預防效果。」

「當然,隨著我們對抗體在治療中的使用,會大大提高我們對其預防作用的認識,期待在高危人群、密接人群以及不適合接種疫苗的人群,展示抗體組合藥物在治療和預防方面的雙重作用。」張林琦坦言,新冠中和抗體預防方面的研究需要儘快開展,雖然在實際操作起來的確存在一定的障礙。 

中和抗體療法對德爾塔變異株效果如何?是特效藥嗎?

自2020年初,全球新冠疫情已經持續了近兩年的時間,新冠病毒在過程中也不斷發生變異,尤其是新冠變異病毒德爾塔毒株已逐漸成為全球疫情傳播中佔據主導的流行毒株,引發人們對新冠疫苗以及新冠治療藥物有效性的擔憂。

對於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對變異株的效果,張林琦表示,在全球多中心臨床試驗推進的過程中,特別是在今年5月至8月,研究進行的國家主要的流行株以 德爾塔(Delta)病毒為主。已經揭盲的三期臨床試驗展示了78%的降低死亡和住院率的有效性,同時也證明對這些突變株都保持了很好的活性,且藥物的這種廣譜性也在體外的抗病毒實驗中展示出來了。

「相比早期批准的中和抗體藥物,當時病毒變異還沒有出現,並且是在單一的地區實施的。與前期開展的臨床試驗相比,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降低的水平還是非常令人鼓舞的。」張林琦強調。

近期,國內外多款新冠治療藥物公佈最新進展,如在國外,輝瑞的新冠口服藥物PAXLOVID已經在美國申請緊急使用授權;默沙東的莫努匹韋已在英國獲批,成全球首個獲批的新冠口服抗病毒藥。

在國內,據科技部消息,圍繞3條技術路線進行新冠肺炎藥物布局,形成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阿茲夫定、普克魯胺、單克隆抗體BDB-001注射液、中和抗體JS016、中和抗體DXP604等重點藥物。

很多人將上述新冠治療藥物稱之為「新冠特效藥」。對此,張林琦解釋道:「從醫學上的嚴格定義來說,特效藥基本都是靶向性強,精準性強的藥物。從新冠中和抗體藥物來說,它的作用機制之一就是靶向、精準地識別病毒的表面蛋白,使得病毒無法進入細胞,從這個意義上說,的確是特效的藥物,這也是國內外的醫療界所認同的。」

中和抗體藥物與小分子口服藥,誰更好?

從全球來看,目前新冠治療藥物主要集中在中和抗體療法和口服小分子藥物兩大類別。業內有觀點認為,口服小分子治療藥物在便利性以及生產成本上更有優勢。

對此,張林琦表示,一般情況下,小分子藥物生產的成本以及其使用的方便性都優越於抗體藥物,但是抗體藥物本身也有小分子所無法取代的優勢,如抗體藥物它不僅僅可以抗病毒,還可以迅速提高免疫力,同時「像我們研發的新冠抗體,做了一些修飾,使得抗體打了一針後,可以在體內停留9個月以上,還仍然能保持著非常強的抗病毒能力」。

「這種長效性、抗病毒活性和提高免疫力,是小分子無法比擬的。」張林琦總結道,站在研究者角度,不管是抗體藥物還是小分子藥物,都希望可以發揮更大作用,讓人們用最經濟、最實惠的方法應對疫情。

對於當前全球多款新冠治療藥物齊頭並進的格局,張林琦認為,這是一種既相互競爭又相互促進的狀態。

「作為普通民眾,包括自己在內,都希望以最好的價格獲得最好的藥物或疫苗。在這個意義上說,誰抓得早,抓得准,進步快,就有可能先進入市場,當然,如果藥物的有效性、安全性不如另外的品種,也會被自然淘汰掉。」張林琦表示,多款新冠藥物同場競技是正常的,對於大眾來講,是一個很良性的市場競爭。 

有了新冠治療藥,疫苗還用打嗎?

包括BRII-196和BRII-198中和抗體聯合療法在內的新冠藥物被視為治療領域的希望,隨著多款產品公佈積極進展,甚至有產品獲批上市在即的情況下,有人認為,有了藥,就不用打疫苗了。

對於上述觀點,張林琦認為,這背後還是對於疫苗和藥物之間存在認知誤區,對於任何一個疾病,預防都是第一重要的。以預防為主要目的的疫苗和治療藥物是非常好的互補關係。

「還是建議大家要預防為主,一旦被感染了,或者說疫苗保護效果不好了,再用抗體藥物或者小分子藥物治療,阻斷疾病進一步惡化。」張林琦強調,如上所說,隨著我們對中和抗體藥物的認識提高,中和抗體藥物一定會在預防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早在2020年3月,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與騰盛博藥籤署了合作和授權協議,共同推動全人源單克隆中和抗體的研究、轉化、生產和商業化。張林琦透露,在預防的研究上,未來依然會由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和騰盛博藥三方共同推進。

「三方合作的一直非常順暢,在各發揮優勢、優勢互補方面,是一個特別的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精誠合作團隊。」張林琦評價道。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