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角力北交所「後備軍團」:開源證券儲備項目居首

原標題:券商角力北交所「後備軍團」:開源證券儲備項目居首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滿樂報導

11月26日,北交所首場發審會即將舉行。北交所上市委員會將於當天召開2021年第1次審議會議,審議威博液壓公開發行及在北交所上市的申請。威博液壓也由此成為北交所首家上會企業。

在威博液壓之後,尚有59家創新層掛牌企業靜候審核,包括12家處於已受理階段、37家處於已問詢階段及10家因財務數據更新處於中止狀態的企業。以上合計60家企業是下一階段衝刺北交所上市的「潛力股」。

相關個股背後的保薦機構也因此受到市場關注。據21世紀經濟報導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1月24日,開源證券、東吳證券兩家國內中小券商分別保薦了60家企業中的6家和5家,佔據市場領先位置,排在其後的則是申萬宏源與興業證券,均保薦了2家企業上市。而在投行保薦業務中相對佔據優勢的其他頭部券商則只保薦了1-2家企業。

 開源證券儲備項目數量最豐厚

11月24日,此前在新三板創新層掛牌的吉岡精密(836720)正式登陸北交所。加上此前在北交所開市之初已完成上市的公司,北交所上市公司總數增至82家。自9月2日北交所宣布設立,至11月15日開市不過短短70餘天,這期間哪些券商快速抓住了新市場機遇,也可以從這82家企業的保薦機構分佈上了解一二。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目前已在北交所上市的82家企業,共由37家券商投行(子公司)保薦。僅從保薦數量衡量,中信建投以保薦12單項目排在首位。其中,錦好醫療是北交所宣布成立後首家精選層過會企業。另外,中信建投保薦的12家企業中,有7家還是首批精選層掛牌企業。

在此之後,安信證券合計承銷7家,申萬宏源旗下申萬宏源承銷保薦承銷6家,分列市場二、三名,兩家均是長期跟蹤新三板市場的老牌機構。另外,國元證券、開源證券均承銷5家,東北證券與中信證券均承銷4家。

在承銷保薦費用方面,北交所市值一哥貝特瑞承銷保薦費用則位列市場第一,合計6309.43萬費用被國信證券攬下。其餘如同力股份、翰博高新、觀典防務、連城數控、國源科技、富士達六家公司上市承銷保薦費用也均超過3000萬,涉及安信證券、中信建投、中信證券、開源證券、國元證券、招商證券、中航證券七家券商,整體分佈相對平均。 

天風證券非銀研究團隊表示,參考同樣採用註冊制、在2020年整體募集資金2226億的科創板市場,假設2022年北交所帶來的IPO承銷額為1700億,按照6%的承銷費率,預計2022年北交所將貢獻的投行業務收入達102億,占行業收入的比重可達到2.2%。

不過,已上市的82家企業僅能顯示相關保薦機構階段性的優勢,對後續北交所在審項目的盤點才更顯各家券商底力。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僅從目前在審的60家北交所擬上市企業來看,共涉及32家券商投行(子公司)。其中開源證券以保薦6家企業位列第一,東吳證券保薦5家,申萬宏源與興業證券各保薦4家。在前期北交所上市保薦工作中居於前列的中信建投反而僅保薦了2家。

如果將北交所儲備項目的周期向前拉長,目前計劃衝刺北交所並處於輔導階段的企業更多達165家。將相關擬上市企業合計統計後,開源證券保薦項目數量優勢顯得更為突出。公司旗下處於審核及輔導狀態的儲備項目多達26家,佔市場總數的11.5%。

同樣長期深耕新三板市場的申萬宏源則握有19家擬上市公司、東吳證券11家、財通證券10家,其餘各家券商則均未超過10家。相比之下,在投行業務上長期居於優勢的「三中一華」則表現相對慘淡。其中中信建投攬下5家擬上市公司,中信證券2家,華泰聯合1家,中金公司則暫未有項目收入囊中。

 投行業務盈利環境改善

 「現階段在保薦項目上佔優勢的券商都是長期在新三板市場布局的,原來的政策是要求企業精選層公開發行保薦券商必須是其主辦券商,這也保護了一批持續關注新三板的中小券商。」有國內中小券商新三板業務人員表示。

實際上,在北交所設立後,精選層已全線平移。北交所雖未明確企業上市的保薦機構是否必須為企業在新三板掛牌時的主辦券商,但如北京證監局等也曾明文規定,對於轄區北交所擬上市公司,非主辦券商提交的輔導備案申請不予受理,一定程度上沿用了過去精選層的相關安排。

這也使得北交所開市初期,過去長期關注新三板市場的券商在IPO保薦工作上擁有了先發優勢。

如開源證券新增保薦掛牌家數就已連續三年排名行業第1。另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24日,開源證券持續督導新三板掛牌企業604家,位居行業第一,公司同時為97家新三板掛牌企業提供做市服務,同樣排名行業第一。另外,開源證券在2016年就設立一級部門股轉業務總部作為新三板業務的執行部門及歸口管理部門,這一部門也在近期更名為創新投行總部。                                      

「2015年前後,中信建投也曾經十分關注新三板市場,到現在很多新三板的賬戶都是中信建投開的。後來市場表現不佳,中介機構服務單價上不去,就開始轉向傳統的投行IPO業務,這也是國內頭部券商的常態。反而是中小券商在大項目上競爭不過頭部券商,轉而在新三板市場發展。」有北京地區資深投行人士評述道。

不過,隨著北交所的誕生,投資銀行業務的盈利環境也或將迎來改變。

中信建投證券投行委委員、董事總經理、同時擔任北京證券交易所第一屆複核委員會委員的李旭東就指出,券商投行在滬深交易所的收入主要來自保薦和承銷費用,但在北交所項目整體規模偏小、融資規模偏低、客單價較低的情況下,北交所進行了制度創新的安排。

具體而言,在成長項目孵化期,北交所允許保薦先於投資,這與滬深交所先投資後保薦的要求有本質性區別。券商也可以選擇在發行環節參與戰略配售,獲得Pre-IPO輪的參與機會。另外,如果券商選擇的儲備項目足夠優質,為相關企業提供做市服務也成為券商重要的盈利來源。

盈利環境的改善也有望吸引頭部券商重返新三板市場。近期,即有多家頭部券商投行業務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公司正在加大對新三板市場前端企業布局,推動相關企業在北交所上市。「現有新三板企業中我們擔任主辦券商的不多,還是從未掛牌的企業資源中篩選,一些本來想在科創板或者創業板上市的公司也可以引導來北交所上市。」

(作者:滿樂 編輯:巫燕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