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長篇小說《自流井保路風雲》再現百年風雲唱出清王朝的一曲輓歌

原標題:品讀|長篇小說《自流井保路風雲》再現百年風雲唱出清王朝的一曲輓歌

文/孫貽蓀

說來也巧,剛剛讀罷蔣藍新作《蜀人記—當代四川奇人錄》,書中寫了三位自貢奇人:羅成基先生、賴雨女士、龔扇世家,倍感親切。旋即收到王銳先生寄來沁著油墨芬芳的長篇小說《自流井保路風雲》。我移居自貢40載,身與心早己融入這片熱土,自認是個地道的自流井人。只要是自貢作家所寫、尤其是寫自貢書。先讀為快!《自流井保路風雲》全書53萬字。作者披閱五載,數次增刪,方始成書,堪稱心血之作,得到名家青睞。比如阿來、徐則臣都給予推薦。

保路風雲是中國近代史上波瀾壯闊的恢宏史詩,是辛亥革命風暴的前奏號角。它發端於成都,波及川南自流井、榮縣一帶。成都的保路風雲,李劼人先生在小說《大波》里,寫得風起雲湧, 雷霆萬鈞!而自流井的保路風雲,似乎尚是一片未開墾的處女地。幸有王銳先生以筆為犁,翻開這段深埋於歲月深處幾乎湮滅的往事,發現它獨特的文學價值。故而把它打造成晚清至民國的「流自井版清明上河圖」。此舉正應證了俄國作家索爾仁尼琴的名言:「一切偉大的文學其實都是一種見證。不是見證時代,就是見證存在」。王銳歷經寒暑,晨昏秉筆。為自流井這段山雨欲來的歷史作證,寫出這部長篇小說,填補了國內這類題材長篇小說的空白。

掩卷之後,不禁為王銳過人的膽識和堅韌的毅力致敬!心潮久久難平,不禁有些話想說。在此作揖申明:我雖忝列作家行列,自知不具寫小說的才能,只是個虔誠的讀者而已。一管之見恐是一席門外話,不免驢唇不對馬嘴。尚乞作者本人和方家指正!

一位小說名家曾說,小的結構最能體現作者的匠心。尤其是長篇小說結構的優劣,更是至關作品成敗的關鍵。以擅長寫長篇小說而風糜一時的米蘭·昆德拉,關於小說的結構藝術打過一個生動比喻:音樂學里有一個名詞——「復調」。「『復調』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聲部的平等,沒有任何一個聲部佔主導地位,也沒有任何一個聲部只是簡單的陪襯。」小說的結構正是如此。只有這樣「才能深入事物的心臟。」中外藝術相通,王銳深諳個中三昧。關於這部小說的結構,愚下認為是 「雙環式結構」。這樣結構的特點故事中套數事。一個故事引出另一個故事,給人以「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奇。

百年前自流井風起雲湧。如何表現這段紛繁的歷史畫卷,作者在結構上煞費苦心!他猶如一位飽學而又熱心的嚮導,率領大家去覽勝探幽,款款而行。從自流井太平街老米行入口,踏遍了百年前自流井的大街小巷:過張家沱、翻壘柴口、爬桐梓坳、走檀木林;出入於陝西廟、張爺廟、海潮寺…。叩醒沉睡百年的滄桑往事。聽了許多聞所未聞的掌故;結識了各個階層形形色色的各路人士。一點也不覺得累!甚至催促他莫停下,快些往前走。終於領大家從貢井天後宮蜂擁而出。縱目四顧,清廷敗絮其中。腐朽得只剩個百孔千瘡的軀殼。軍營、縣衙在隆隆的牛兒砲聲中,紛紛,時代的喪鐘在天際長鳴。讀者至此掩卷為之拍案。這正是這部小說結構的奧妙所在。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假如說小說的結構是一個人的骨骼,那麼故事就好比是人的五官和肌膚。它決定一個人內在品質和外貌。所以小說的故精彩與否,成了讀者評判一部作品優劣的重要依據。由此讓我想起捷克讀者對他們國家兩位小說大家的評判。「昆德拉的小說過於深邃,讀起來有沉重感;而赫拉巴爾則像是啤酒館里坐在你桌子邊的熟人,將無數奇特的故事娓娓道來,生動而富有哲理。我們喜歡!」王銳正是坐在自流井吊腳樓小酒館里和大家擺龍門陣的那位熟人。個個豎起耳朵,深怕聽漏了半句。

他巧妙地選擇了幾件那個時代獨有故事。教會風潮、兵痞調的戲良家婦女、武館糾紛、張太醫被殺…。作者把這些故事渲染得風生水起,波瀾壯闊。尤其許多場景,讓人過目不忘,譬如轉移熊克武上大安寨、江邊刑場砍腦殼、衙門口站籠、收「草紙錢」…,都生動地再現了那個年代的景物。兩起教案風潮,猶如兩本連台大戲,實則是個連環扣,遙相吁應,將一幅自流井版的清明上河圖陳現在讀者面前。檀木林這廂風波輔平,桐梓坳那邊餘波又起,弄得朝廷官員如喪家之犬,各色人物紛紛出場。作者運用多視角的藝術手法,以最洗鍊的文字,把這一切濃縮在讀者眼前。體現了作者寫故事的才能。舉重若輕,事半功倍。

張太醫在不經意間悄然出現,在街邊納涼說了句「同志軍來了」,或許是句消夏的閑龍門陣。卻因之掀起一場軒然大波!馮癩頭告密,張太醫遇害!作者不動聲色在這裏埋下伏筆,從而引出了 「女香客」嬗變為「女刺客」的神奇故事!還有「賽伯溫」從神秘出現街坊,到隻身深入軍營虎穴,無不扣人心弦。體現了作者的匠心獨運。一位評論家曾說,好的小說必須有讓人著迷割捨不下的誘人故事。王銳做到了!

故事如同畫龍,人物則是點睛。作者以簡潔明快的線條,生動勾勒出那個時代的眾生相。以愚之見吃紅糧的曾剃頭、足智多謀的師爺趙煙桿、江湖上蔡三、武館掌門人李世海、事事關心的讀書人李世楷、安定營的夏管以及力不從心的夏知事…皆可圈可點。作者著墨最多構思精巧、形象豐滿、最能反時那個時的當數曾剃頭曾二爺;其次是煙桿。作者用了不少的四川方言。生動風趣,如烏龜遭牛踩一腳,痛在心頭。恰到好處。

《自流井保路風雲》堪稱是清王朝的一曲輓歌。讀後心中感赨良多。自貢曾是我流過熱汗下過苦力的地方。自貢人待人寬厚,包容大度!當我無枝可棲之際,收留了我。感激至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