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用水稻「畫」出袁隆平:這是我作為農民的緬懷方式

5月22日下午,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與世長辭,11月15日在湖南長沙安葬。在這期間有不少人通過自己的方式來緬懷袁老,有在樹葉上雕刻出袁老畫像的,有用沙畫來表示緬懷的,還有的設計出了稻穗形狀的煙花。近日廣東一位95後的小伙用自家豐收的稻米「畫」了一個袁老畫像,讓不少網友「破防」了。

「畫」出一個袁隆平

「我自己家種的就是雜交水稻。19號那天,正好家裡的稻穀曬好了收回來,看到今年豐收了我也很感慨,就想到試著用這些稻穀來畫袁隆平的畫像,也是通過這種方式表達我的緬懷之情。」溫康龍是地地道道的農村家庭出身,在做短影片創作的同時也兼顧家中務農,自家門口的大空地成為溫康龍的「舞台」。「這個作品我前後畫了差不多六個多小時。」溫康龍介紹道。

這幅袁隆平畫像與其說是畫出來的,其實更接近於拼出來的,溫康龍將稻米平鋪在地面上,用手和膩子刮刀等工具一點點拼接出畫像的整體結構,並對細節部分做細微的調整,最令人稱奇的是這幅堪稱巨大的地面畫像是沒有草圖的。「在畫之前我參考了一些照片,但是實際畫的過程是不用草圖直接上手的。」在溫康龍看來,脫離草圖作畫並不是一件難度很高的事,「最難的還是保證畫像不變形。」地面巨幅畫和紙面、布面作畫不同,在作畫過程中作畫人很難完整觀察到整幅作品的比例是否恰當,物體的透視比例是否正確。

溫康龍這一次的稻穀畫畫面尺寸頗大,為了能夠實現高空俯視看畫時畫面比例恰當,溫康龍想出了用無人機的小辦法:「我畫一會,用無人機去拍個照再調整,然後再繼續畫。」溫康龍的創作團隊由他和其兄弟兩人構成,溫康龍負責畫,兄弟則負責使用無人機拍攝。「其實平時畫地面畫的話一兩個小時就差不多夠了,但是水稻畫面積尤其大,所以難度也更高,耗費的時間也久。」在自家門口的空地畫畫始於溫康龍的一次靈機一動。

靈機一動,創作開始

溫康龍1997年出生於廣東湛江,高中的時候就曾學習過美術,大學選擇了設計類的專業,在畢業後溫康龍沒有進入設計行業而是回到了家鄉,在務農之餘開始了短影片的創作,以「龍仔繪畫」為名創作了百余個繪畫作品。這百余個作品集中創作於這兩年時間,談及創作的起點,溫康龍將之總結為「一個偶然的想法。」

2020年初受到疫情影響,溫康龍很長一段時間都留在家中未能出門,這一段時間又正是農閑時期,溫康龍在網上看了不少別人畫畫的影片,久未畫畫的溫康龍也有點心痒痒了,「我看網上人家在紙上畫各種畫後拍成了短影片挺有意思的,我覺得我也能畫畫啊,也可以拍成短影片。」想法是有了,但是實際要開始畫畫卻沒那麼容易,首先碰上的一個大問題就是沒有繪畫材料,「我家裡也沒有能畫畫的紙和炭筆,當時坐在門口看到家門口的空地,我就想能不能就在自家門口地上畫呢?」溫康龍這樣告訴記者。

沒有紙,自家門口的水泥平地當紙用,沒有筆,拿根大木棍燒成炭來當筆,沒有顏料,收集一些廢棄的磚塊石頭就能當顏色填色,雖然沒有什麼「高大上」的工具,但是出來的效果溫康龍還挺滿意,「最開始試了幾次,畫了幾個小幅的畫,感覺效果還挺好,所以就開始了更多、面積更大的嘗試。」農家常見的燒火棍成為溫康龍最趁手的工具,除了利用碳化木頭勾畫線條外,溫康龍還琢磨出了不少新的玩法,在一些作品中,為了達到更「酷炫」的效果,溫康龍將木炭粉畫就的線條中加上了燃油,點燃燃油呈現出燃燒的線條效果,這種效果是紙面和布面繪畫無法達到的。除了木炭磚塊稻穀,他還用辣椒等材料為地面繪畫增添更豐富的色彩,據溫康龍介紹,他前後花了一天多時間在房頂平台上製作出的巨幅紀念建黨一百周年的繪畫就是紅辣椒和稻穀的組合產物。

我的根基是農村的土地

「農村是我的根基,我以後還是會繼續去挖掘我身邊的材料。」溫康龍說,從最開始憑藉個人興趣作畫到從身邊小事、時事熱點中取材,溫康龍用他發現生活點滴樂趣的眼睛繼續在地面繪畫中嘗試。

對於接下來的作品,溫康龍打算畫一幅農耕圖,「現在種田也都開始普及機械了,手作種田的越來越少,我想要通過繪畫紀念這種慢慢成為過去的耕作方式。」不僅如此,溫康龍還有計劃在作畫材料上下功夫,「我正在嘗試用稻草和草木灰來作畫,草木灰在地上抹開後能有水墨畫那種煙霧一樣的效果,看看能不能畫出個什麼來。」創作的路徑有很多種,自己身邊的看似不起眼的素材也能變幻出萬千可能。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