鋰原材料不能重蹈矽料暴漲覆轍

原標題:鋰原材料不能重蹈矽料暴漲覆轍 來源:央廣網

  央廣網北京11月24日消息(記者於琦)今年,矽料價格的非理性上漲已經讓許多中下游企業陷入嚴重的訂單虧損,第三季度光伏裝機不及預期,如今,同樣的劇情也在鋰電池賽道上演。

  17日,在央視財經碳酸鋰價格暴漲超230%的新聞中,鋰電池原材料企業甚至並不避諱自己賺的盆滿缽滿,有的表示上午業務沒談成,下午就漲價,有的更是直截了當的表示,我們的利潤比較穩定,銷售價格上漲比礦價上漲的還要快。而與之相對應的,是鋰電池製造端毛利率的不斷下滑以及被迫的的價格上漲。

市場的手已經失靈

  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新能源汽車和儲能都迎來了高速發展期,國內新能源汽車8月滲透率超過了20%,一邊是市場的蓬勃發展,一邊是生產製造端的叫苦不迭,許多人將這種狀況歸功於需求繁榮,然而從供需曲線上來看,卻並非如此。

  就碳酸鋰的需求端來說,動力電池鋰鹽需求量屬於小幅度均勻上漲,去年9月的需求量為1.18萬噸,今年的平均基本單月需求基本都在1.5萬噸上下。全球氫氧化鋰+碳酸鋰的出貨量同樣保持了穩定,去年9月大約為4萬噸,今年大約每月達到了5萬噸到5.5萬噸。

  相比於供需的平緩曲線,碳酸鋰價格則出現了瀑布搬的直線上漲,去年9月到今年8月,價格已經從4萬元每噸漲到8萬元每噸,而從今年8月開始,短短3個月價格已經達到了20萬元每噸。有心人會發現暴漲的起點有件大事,那就是澳大利亞鋰礦巨頭Pilbara公開拍賣少量鋰輝石精礦,超出市場價近一倍的成交價格讓Pilbara嘗到了甜頭,隨後其再次拍賣,2240美元/噸的天價較當時市場價再次翻倍。

  緊隨其後的是SQM(智利化學礦業公司)、Orocobre(澳洲鋰鹽生產公司)、Pilbara(澳洲鋰礦業公司,即PLS)和AMG(巴西鋰鹽公司)和贛鋒鋰業共同成立了國際鋰業協會(ILiA),要知道全世界的鋰資源都掌握在南美和澳洲的「三湖七礦」,而這些企業所掌握的礦產資源足以形成事實性的壟斷,這讓市場極度恐慌,也放大了資本的貪婪。

  事實上,全球的鋰資源是夠用的,中國地質調查局全球礦產資源戰略研究中心發佈的最新評估報告顯示,全球碳酸鋰儲量1.28億噸,資源量3.49億噸,從消費端來看,資源保障程度較高。也就是說並非資源不夠,也並非是供需錯配,問題在於市場。

  回過頭來說國內,正極在電池的成本中佔到40%左右,這樣的劇烈漲價已經對中國產業鏈造成了巨大衝擊,比亞迪、國軒高科、孚能等鋰電池市場佔比TOP10的企業都坐不住了,紛紛漲價,要知道鋰電池生產製造是個高科技行業,市場集中度高,他們的集體漲價傳遞出的信號是,市場的手已經失靈了,下游的大規模漲價已經不遠。

寧王也買不起礦了

  另一個有意思的事情是,寧德時代也買不起礦了。作為A股市值前十的企業中為數不多的科技企業,為國內整車市場提供了50%的電池,合作了幾乎所有國產品牌,然而就是被市場上戲稱的寧王,面對礦產資源超高的溢價也不得不放棄。

  千禧鋰業17日發佈公告,美洲鋰業以總對價約4億美元成為其收購方,寧德時代未在匹配期提出更高報價而出局,但將獲得2000萬美元的分手費,這是寧德時代布局上游以來公開資料的首次失利。寧德時代對於上遊資源的需求是不言而喻的,全球十大生產基地,手握國內絕大多數車企以及賓士、寶馬等眾多海外車企的巨量訂單,都等米下鍋,來料生產。不繼續競價的言外之意有兩個,一個是我不缺你一個礦,另一個是太貴不買。

  從價格上不難看出來,寧德時代第一次和贛鋒鋰業競價,只不過加價了6.9%,而美洲鋰業在寧德時代報價基礎上直接漲了20%多,美洲鋰業的大股東正是贛鋒鋰業,而贛鋒鋰業港股上市時,LG化學、三星SDI均是其基石投資者,什麼是財大氣粗,這回讓寧王也漲了見識。而贛鋒鋰業買了礦又供給誰呢,財報顯示他的大客戶包括特斯拉、LG等眾多海外客戶。如果說寧德時代拿礦穩的是國內供應鏈,那贛鋒鋰業國內國外猛拿礦真是為美韓供應鏈的穩定立下了汗馬功勞。

原材料只用不炒

  新能源產業是個巨大的市場,但越是大市場,越容易在關鍵原材料被卡脖子。當前,通過市場配置資源已經不能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產業鏈利潤並沒有留在擁有技術附加值的製造企業上,而是被上游直接截斷。以贛鋒為例,第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29.89億元,同比增長98.50%,但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506.99%,在並無顛覆式技術創新或者財務影響的情況下,營收與凈利潤的巨大差距只有一點可以解釋,就是產品的大幅度漲價。

  再看毛利率,贛鋒三季報的36.12%對於鋰電池製造企業幾乎是個天文數字,製造企業能夠有20%毛利率都是鳳毛麟角。欣旺達第三季度因為原材料漲價毛利率已經跌倒了1.3%。寧德時代這樣體量的巨無霸也只有27%毛利率。

  如果讓製造端無利可圖,研發就失去了資金來源,製造業的賽道我們就會迅速落後,最終失去技術話語權的產業鏈又將淪為傳統燃油車時代的代工廠,這絕非產業鏈之福。寧德時代、比亞迪這樣的科技企業,在電池技術領域上已經擁有主導權,LG大本營的韓國現代也需要找寧德時代做技術授權就是例證,這樣的企業本應該在產業微笑曲線上下通吃,引領行業繼續高質量發展,被上游卡了脖子,實是可惜。

  原材料是用來生產製造的,而不是用來炒作的,越是關鍵原材料的企業,越需要理性與遠視。企業依賴於產業鏈而存活,無節制的漲價傷害的是產業鏈的利益,最終企業也將自食其果。

  冬天來了,希望鋰電池原材料快點降溫,早日回歸行業的健康秩序。

(責任編輯:趙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