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葯業集體訴訟之後 獨董不能再當「花瓶」

  原標題:21說案丨康美藥業集體訴訟之後 獨董不能再當「花瓶」

  從11月12日至今,有幾十家上市公司發佈了獨立董事離職公告,雖然通過對比以往的數據能夠發現,這樣短期的獨立董事離職熱潮其實在A股市場並非第一次出現,但是結合近期媒體披露的康美藥業獨董被判承擔天價連帶賠償責任的事件,這批離職熱潮的出現,很大程度上與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中獨立董事承擔連帶責任存在一定關聯。

  2021年11月中旬,A股市場首例集體訴訟康美藥業一審判決落地,5名時任獨立董事被判決承擔幾億元的連帶賠償責任,這個消息經過媒體幾天的發酵,在市場也有很大的熱度。雖然目前的判決僅為一審判決,鑒於本案尚在上訴期內,且案件牽涉被告眾多:包括實際控制人、相關高管責任人、會計師事務所及簽名的會計師、獨立董事等,本案被告上訴的機率很大,一審判決很可能因為上訴而不能最終生效,最終的結果要看二審判決,但是一審判決的內容,卻透露出一個很大的信號——中國資本市場的獨立董事制度從2001年在中國內地資本市場正式確立的20後,第一次如此嚴重且正式的受到了「衝擊」。

  首先要說,這個「衝擊」並不一定是一件壞事,獨立董事制度創立的初衷是為了促進上市公司的管理更科學、更現代化。獨立董事本身獨立履行職責,不擔任除了獨立董事以外的其他職務,不受上市公司股東、 實際控制人或者其他與上市公司存在利害關係的單位或個人的影響,對上市公司及全體股東負責,履行誠信與勤勉義務,維護上市公司全體利益,尤其是中小股東合法權益不受損害。然而在現實的操作過程中,確實存在不少上市公司聘請獨立董事,只是為了完成監管部門的合規要求,這使得獨立董事制度在發展過程中,缺乏了肥沃良性的土壤。

  獨立董事「不獨立」和年薪普遍偏低,使得獨立董事制度在這漫長的20年內,一直沒能最大限度的發揮應該有的作用。根據公開的信息,目前獨立董事聘任的年薪大概在8至10萬一年,相當於獨立董事本應該履行的職責來說,確實過低。一方面,要擔任A股市場的獨立董事,是需要通過學習培訓考核拿到獨立董事資格證書,進入交易所的獨立董事人才庫的。深交所和上交所所在的地理位置和培訓方式,使得擁有資格證的獨立董事具有一定的地域性,比如廣東地區和上海地區比例會高一些。但是上市公司卻遍布全國,加上不同上市公司從事的行業區別,具體需求的差異,所聘請的獨立董事在外地這種情況非常普遍,那麼獨立董事履行職責需要付出的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會更大,空間距離的存在確實為獨立董事履職製造了現實的障礙。當然,這種現實情況的存在本身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較低的年薪就使得無論是上市公司還是獨立董事,都某種程度「默認」了獨立董事制度「花瓶」的屬性,模糊了獨立董事的初衷和規則規定的本應該嚴重的責任。康美藥業的一審判決,就像是一顆巨石扔進平靜的水塘,掀起離職潮的同時,也讓基本平靜了20年的獨立董事制度相關人,不得不正視——獨立董事制度從來都不應該是「花瓶」。它有詳細的法律法規約束,也會因為違反約束承擔必要的法律責任。

  其次,康美藥業的一審判決,把獨立董事責任推到公眾面前的同時,必然會倒逼著上市公司和獨立董事都進行深入思考。對擁有獨立董事資質的個人來說,會認真思考自己如果要履職意味著自己要擔負的責任,自己是否能夠擔負的了,如果要履職,需要上市公司提供更優越的條件;對上市公司而言,獨立董事個體的思考,使得他們必須要付出更高的代價,比如薪酬、條件、更好的溝通、對獨立董事工作更大的配合等,才能聘請到一個專業的獨立董事。一旦上市公司付出了更高的成本聘請獨立董事,也就勢必不能滿足獨立董事再「充當花瓶」,也會要求他們勤勉工作,認真履職。從這個層面上說,獨立董事制度就會進入一個上市公司和獨立董事互相督促的良性循環。

  但是,康美藥業的一審判決帶來的「衝擊」,也給大家帶來了一些隱憂。5名獨立董事連帶賠償幾個億的責任分配,是否恰好合適?現在在任的獨立董事有一個小集中的離職高潮,是否只是一個憂患的開始?就目前上市公司管理方式和監管方式來看,短時間內大批量的上市公司就能提供更優越的條件來聘請獨立董事,是存在困難的。讓獨立董事依然拿著較低的年薪,承擔可能巨額賠償的責任,他們也是不願意的。甚至在對此事的討論中,獨立董事們也在私下裡討論究竟上市公司提出多麼豐厚的條件,自己才敢繼續履職。畢竟就算年薪百萬,在幾個億的賠償面前,也實在太微不足道了。那麼,巨額賠償和上市公司不可能提供巨額報酬的矛盾,就變成最現實的矛盾之一。這個矛盾本身,並不是單靠上市公司和某些獨立董事就可以解決的,確實還需要一些配套的政策或者服務,以及監管部門進一步的推進。比如說董監高責任保險等。但是市場現在的董監高責任險,保額比起幾個億的賠償,依然是無法滿足的,且購買價格很高,這個成本,上市公司和獨立董事是否能夠承擔,本身也是一個問號。在這樣的矛盾中,獨立董事因為怕擔責不願意被聘,上市公司因為成本太高無法聘,是否會帶給獨立董事制度一些負面的衝擊,也是值得思考的。

  這個判決書引發的更多問題,只能在二審判決(如果有)生效後再看,在二審中(如果有),針對獨立董事的責任是否處罰過重,也會有更進一步的討論和思考,我們也會持續關注後續該案關於獨立董事責任承擔的進展,期待獨立董事制度能夠克服阻礙,打破「花瓶」評價,進入一個良性的發展,真正落實獨立董事制度設立的初衷,取得切實的成果。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