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萬億美元搞基建夠嗎?

來源:中國經營報

文/范欣

不久前,美國眾議院正式通過了1.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這些資金在未來5年將用於美國公路、橋樑、公共交通、鐵路、機場、港口和航道等,改善電網和供水系統、電動汽車充電樁等基礎設施。

表面上看,這1.2萬億美元投資規模還是相對較大的,但真實情況是,此前最先計劃的總投資是4萬億美元,隨後壓縮至2萬億美元,國會仍然認為美國財政無法承擔,最後才確定了這1.2萬億美元投資。而且,1.2萬億美元中有6500億美元為每年正常的年度預算支出,真正新增的基建投資只有約5500億美元,這對於已經明顯老化嚴重的美國基礎設施而言顯然是杯水車薪。

美國的基礎設施大多始建於「二戰」後至上世紀70年代,運行至今已出現老舊和修繕不及時的問題,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ASCE)曾對美國基礎設施水平進行全面評估,認為平均水平為「D+」檔次,也就是「基本低於標準水平」,表現出「嚴重惡化」跡象,急需儘快進行修繕。

但客觀而言,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美國當前整體基礎設施水平仍在全球處於相對領先的地位。截至2020年末,美國的鐵路運營里程達25萬公里,公路運營里程2019年末為671萬公里,機場數量超過10000個,公路、鐵路運營里程和機場數量均位列全球第一。中國基礎設施經過近年來的快速建設,目前雖已在高速公路、高鐵和城市地鐵總運營里程上排名第一,但在公路、鐵路運營里程方面和人均基礎設施等各項指標方面與美國仍有一定差距。

而且,換一個角度觀察,美國與中國在基礎設施的需求端是有較大不同的,比如在交通基礎設施方面,美國鐵路主要以貨運為主,客運主要通過飛機完成,所以美國在修建高鐵方面沒有較大需求,另一方面,美國幾大城市如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休斯頓人口規模與中國的北上廣深根本不在一個量級,美國其實也並不需要跟中國一樣建設龐大的城市軌道交通運輸體系。

總體而言,美國的基礎設施雖舊但仍能基本運轉,並不能完全用中國的標準看待美國基礎設施水平。美國真正發力基礎設施建設的根本原因有三:一是基礎設施「欠賬」較多。美國基礎設施「年久失修」的問題當前已經比較明顯,並由此給城市運行帶來了很大問題。二是競爭對手壓力較大。中國近年來快速提升的基礎設施建設水平給美國帶來了較大壓力,特別是美國近年來一直主導製造業迴流本土,如果沒有相對完備的基礎設施,很多企業其實是不願意迴流美國的,即使表面上能源、土地、稅費等成本相對較低。三是當前全球科技正處於一個變革期。在這期間,誰能主導大範圍開展清潔能源、新一代通訊技術等新興基礎設施建設,誰就掌握了未來全球治理的話語權。

全球範圍內的基礎設施均具有前期投入大、整體盈利能力差、對社會經濟運行外部性強的顯著特點。如果一個國家基礎設施整體建設水平較差,則不利於該國吸引國內外企業投資建廠,該國經濟運行效率和整體經濟增長水平也相對較差。但如果想大幅提升基礎設施建設水平,則不僅需要不斷增強基礎設施相關投資,後期每年對基礎設施的運營補貼也是一筆相當大的投入,對一國財政的承受能力考驗無疑是較大的。這就需要該國綜合權衡財政投入、經濟運營效率和經濟增長三者的關係。近年來,由於中國勞動力成本的大幅提升,很多跨國大企業將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從中國轉移至東南亞以降低成本,但等到轉移以後才發現東南亞國家雖然勞動力成本便宜但交通等其他基礎設施卻相對落後,因而跨國企業不得不付出更多的運輸成本並犧牲掉部分效率。特別是在疫情期間,東南亞國家受疫情影響十分嚴重,連開工率都不能保證,更別說綜合成本的降低了。

美國雖然有重建基礎設施的必要性,但奈何如今財政收入壓力較大,即使推出了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大招」,短期也並不能支撐巨大的基礎設施投入。所以,此次美國國會1.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顯然預算不足,很難達到既定目標。更何況由於當前建設成本高昂、勞動權益保護嚴格等重重困難,會導致本就杯水車薪的新增基礎設施投入在基礎設施建成後的效果還會大打折扣。

一般大家都會認為美國基礎設施的建設成本高主要原因在於美國勞動力成本高導致整體建設成本高昂,其實並不然,因為無論是電費還是建築材料費等其他費用美國都不高,按理說可以覆蓋掉高昂的勞動力成本。建設成本高其實主要是高在環境保護、土地制度、工期等方面。比如新修一條公路不僅會遇到環保組織的反對,還會遇到徵地拆遷的困難,這些問題的疊加會大幅增加項目的前期工作周期,等到前期工作全部做完可能由於材料費等成本的上漲原計劃投資已經不夠了,那麼前期工作就得重新走一遍程序。在建設階段,一方面由於對勞動力保護過於嚴格,工人基本不會加班,而且工會動不動就會為工人權益與資方進行談判,如果得不到滿足則可能會演變為罷工,這點在福耀美國設廠的過程中體現得淋漓盡致。另一方面,美國由於早已將很多製造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本國熟練的建築工人存在較大缺口,這就又會增加項目建設周期,進而大幅增加項目的建設成本。

綜上,美國的整體基礎設施建設確實已經十分陳舊,雖然目前仍能基本滿足使用需求,並且總體在全球範圍內仍處於相對領先的地位,但綜合考慮到全球競爭力、製造業迴流等方面因素,美國加大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仍十分迫切,當前1.2萬億美元投資明顯不能支撐其宏偉的重建計劃。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校對:張國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