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突然!「中國版ZARA」被申請破產清算!144個銀行賬號被凍結,市值已蒸發百億

  今早,#拉夏Bell被申請破產清算#登上熱搜!

  有網友評論稱「家裡現在還有他家的衣服呢!」

  此外該話題熱門評論中,有網友稱「怎麼會這樣嘞,一直還蠻喜歡在他家買衣服的,挺適合學生黨」,「這個品牌還是不錯的,口碑依然好,為什麼會被申請破產清算?」...

  這會是繼艾格之後,又一個女孩們的「時代的眼淚」嗎? 

  拉夏Bell成立於1998年,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又登陸A股市場,在當時可謂風光一時,如今拉夏Bell再次引發公眾廣泛關注,沒想到會是以「被申請破產清算」這樣的標籤出現。

  不過,熟悉資本市場的網友可能知道,拉夏Bell近期確實是麻煩不斷。11月22日晚間,*ST拉夏發佈公告稱,公司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

  *ST拉夏表示,公司未收到法院有關本次破產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拉夏Bell網站截圖

  拉夏Bell被多位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

  11月22日,拉夏Bell從烏魯木齊市新市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新市區法院」)轉來的快遞獲悉,公司債權人嘉興誠欣、海寧紅樹林、浙江中大(上述三方合稱「申請人」)向其遞交了《破產申請書》。

  其中,浙江中大在申請書中指出,被申請人已經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已經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破產條件。

  為實現申請人債權,保障申請人合法權益,依據相關法律規定,請求法院宣告被申請人破產,並以破產財產對申請人進行清償。

  對於上述事項,*ST拉夏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因核准本公司登記機關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司的破產案件一般應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

  申請人向新市區法院(基層人民法院)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其請求不符合相關法律程序,公司將及時向新市區法院提交破產清算的異議申請;同時,公司未收到法院有關本次破產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此外,公司仍將持續積極與債權人、法院等進行溝通,爭取儘早消除不良影響,盡最大努力維護公司、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的利益。

  如最終相關法院受理公司破產清算申請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產,根據相關規定,公司A股股票將面臨被終止上市的風險。

  目前公司A股股票已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及其他風險警示,若公司2021年度出現《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13.3.12條規定的情形之一,上海證券交易所決定終止公司A股股票上市。

  從「中國版ZARA"到資不抵債

  在快時尚行業,ZARA是行業標杆般的存在。國內許多大眾時裝品牌都曾對標ZARA,拉夏Bell也不例外,一度被稱作」中國版ZARA"。 

  拉夏Bell成立於2001年,擁有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m及La Babité等多個品牌,聚焦大眾時尚女裝品牌。其中最出名的La Chapelle,主打「少淑女」裝。 

  拉夏Bell有過兩個高光時刻,一是2014年在港股上市,二是2017年登陸滬市,成為首家」A+H"的服裝企業。 

  在2014年左右,拉夏Bell的市場表現相當亮眼,彼時公司尚處高速成長期,根據其赴港上市的招股書,按照2013年的零售額計算,拉夏Bell的市佔率位於Bestseller(綾致時裝)、E-land集團之後,排名第三,公司市佔率水平在當時已超過ZARA、優衣庫、H&M等國際知名快時尚品牌。 

  2017年,拉夏Bell第三度衝刺A股終獲成功。2017年末,拉夏Bell門店數量攀升至近萬(9448)家的高峰。但很快,公司依靠門店高速擴張支持營收增長的策略開始失效。 

  2018年,拉夏Bell營收同比增長13%,突破百億元大關,一度成為國內營收最高的女裝上市企業。但同期,公司凈利潤卻一路下滑,甚至在2018年首度出現虧損,歸母凈利由2017年的4.99億元降至—1.6億元。 

  2019、2020年,拉夏Bell陷入大幅虧損,歸母凈利分別為-21.66億元、-18.4億元。據報導,在2019年,拉夏Bell關閉了4391家門店,平均每天關閉12家門店。因為連續虧損,公司也在2020年7月被「披星戴帽」。

  據今年三季報數據披露,*ST拉夏前三季度實現營收3.65億元,同比減少78.16%;凈虧損2.89億元,同比增長63.92%。

  第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8670.3萬元,同比下降71.74%;凈虧損5167.8萬元。

  *ST拉夏解釋稱,營收減少主要系公司繼續關閉線下門店及轉型授權業務模式所致。至於凈虧損收窄,主要是因為公司採取收縮策略,控制支出成本,導致虧損減少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ST拉夏的負債率創上市以來新高。截至三季度末,公司資產總計28.89億元,負債合計38.61億元,資產負債率達133.63%。

  而截至今上半年末,拉夏Bell僅剩下400多家線下經營網點,僅為高峰期的一個零頭。

  144個銀行賬戶被凍結

  股價已跌去92%

  拉夏Bell此前10月還發佈公告,公司近期新增了2起訴訟案件,至此已累計涉及58起訴訟案件,總涉案金額高達5.3億元。

  因涉及較多訴訟案件,公司及下屬子公司共計144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約為1.26億元;公司下屬17家子公司股權被凍結,涉及案件執行金額合計約6.73億元;因涉及31項訴訟案件影響,導致公司4處不動產被查封。

  截至今日收盤,*ST拉夏A股上漲1.3%至2.34元/股,市值僅8.81億元,股價較最高點跌去超92%。2017年10月,*ST拉夏股價曾攀上29.75元/股,市值接近119億元。這意味著,公司目前市值距離高峰時已蒸發超110億元。 

  在港股市場上,拉夏Bell在2015年2月曾上漲至超過14港元/股,但隨後一路震蕩下行。自2020年以來,拉夏Bell港股股價就長期徘徊在1港元/股之下,截至發稿,該股現價0.58港元/股。

  原實控人被記入 

  證券市場誠信檔案

  此前,11月16日,*ST拉夏因自身治理問題,再收到新疆證監局責令改正措施決定書。

  公告顯示,證監會新疆監管局在針對拉夏Bell進行現場檢查後,新疆監管局發現上市公司存在公司內部控制、財務會計核算、規範運作等問題,而上述問題也直接影響到公司相關信息披露的準確性。

  在公司治理方面方面,*ST拉夏因資金支付相關內部控制運行有效性不足導致關聯方資金占用;募集資金管理不規範,補充流動資金期限屆滿後,公司未將資金歸還至募集資金賬戶。

  此外,還包括制度建設不健全、股東大會運作不規範、部分董事會召開程序不規範的問題。

  信息披露方面,《2020年度業績快報》與《2020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的凈資產、凈利潤數據存在較大差異。部分關聯交易審議披露不及時;重要子公司被接管信息披露及相關合並報表范固調整不及時。

  會計核算和年報編製方面,2020年財務報告存在會計差錯;商譽減值測試中個別參數選取依據不充分;2020年年度報告中存在部分內容披露不完整、不準確的問題。

  針對上述問題,根據相關規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新疆監管局決定對該公司採取責令改正的監督管理措施。

  除此之外,另一份決定書則指向*ST拉夏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邢加興,所涉事項與上述提及的關聯方非經營性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相關。

  據了解,2019年7月至8月,*ST拉夏通過第三方銀行賬戶向原第二大股東上海合夏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合夏)累計轉出資金950萬元,用於償還上海合夏的對外借款。上述事項構成上海合夏非經營性佔用*ST拉夏的資金,違反了相關規定。

  邢加興作為*ST拉夏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與上海合夏互為一致行動人,並是其對外借款的實際使用人,對上述行為負有主要責任。

  最終,新疆證監局決定對其採取責令改正的監督管理措施,並記入證券市場誠信檔案。

  旗下兩家子公司被拍賣

  上交所緊急下發問詢函

  11月10日,拉夏Bell發佈公告,宣布公司全資子公司拉夏Bell服飾太倉有限公司100%股權及上海拉夏Bell休閑服飾有限公司100%股權將被司法拍賣,以支付紅樹林和極成光電的貨款、訴訟費及保全費。

  據了解,本次拍賣標的為拉夏太倉95%股權、拉夏太倉5%股權及拉夏休閑100%股權。

  據了解,拉夏太倉95%股權當前已經在京東拍賣官網顯示,起拍價為20萬元,報名需繳保證金2萬元。目前有864人圍觀,22人關注。

  此外,拉夏Bell持有的拉夏休閑100%的股權的起拍價也是20萬元,當前有15人關注,698人圍觀。

  但是在11月11日,上交所便對此下發問詢函。

  要求其補充披露拉夏太倉、拉夏休閑近三年運營情況及財務狀況;如本次拍賣完成,評估對上市公司經營、財務等具體影響;充分提示本次司法拍賣相關風險。

  如本次拉夏太倉股權被司法拍賣後,相關委託借款後續償還安排,上市公司是否有足夠能力償還相關債權;拉夏太倉、拉夏休閑是否存在其他對上市公司提供抵押、對外擔保的情況。

  上交所指出,根據公司三季報,公司凈資產仍為負值。根據退市新規,如公司披露2021年年報後,仍觸及相關退市指標,將直接被終止上市。

  請公司結合自身經營、財務情況,儘快改善基本面,核實並披露是否存在其他應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事項,充分提示存在的終止上市風險,避免誤導投資者。

  11月18日,*ST拉夏發佈公告稱,將延期回復上海證券交易所對公司子公司股權司法拍賣相關事項問詢函。

  來源 | 公開信息、每日經濟新聞、中國證券報、證券時報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