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吃協會「割韭菜式」維權,註定不得人心

原標題:小吃協會「割韭菜式」維權,註定不得人心 來源:澎湃新聞

前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逍遙鎮胡辣湯」 商標權之爭,隨著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責令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暫停維權,暫告一段落。沒想到,「潼關肉夾饃」來接力了。

日前,河南鄭州、洛陽等地幾十家商戶老闆反映,他們帶「潼關」字樣的小吃店被指涉嫌侵權。陝西潼關肉夾饃協會要求他們賠償3至5萬元不等,要想繼續使用「潼關肉夾饃」這個商標,還需繳納99800元。有媒體發現,潼關肉夾饃協會官網疑似被黑,滿屏閃爍著「無良協會」的綠色字體。

另據報導,潼關肉夾饃協會已起訴全國多個被指使用該商標的店鋪,近幾個月內有210個開庭公告。

含地理名稱的商標保護,向來是權益糾紛中的一大難點。商標是「普通商標」還是「地理商標」,使用地點表述是「侵權」還是「善意的描述性使用」,維權是「保護品牌」還是如網友所說是「收保護費」,這些恐怕都大有爭議空間。

協會看似有理有據,但商家為難、公眾反感,恐怕主要還是因為協會的「吃相」太難看了。陝西潼關肉夾饃協會「批量」起訴了遍及全國的數百家小吃店,以及開口不低的賠償金和後續繳納費用,都很難讓人完全解讀為是為了商標保護和品牌發展,被說成像「收保護費」,也符合很多人的觀感。

得說一句,黑協會網站肯定是不對的。但這種「非對稱對抗」,讓很多網友直呼痛快,這一幕值得玩味,也說明「群眾心裏有桿秤」。

從法律的角度來說,權利人當然可以主張權利,但關鍵還是看是否有理有據。正如律師付建表示,當商標的獨特性與社會公共需要的普遍性產生衝突時,根據商標的特性,應讓位於公共利益的需要。「保障消費者和生產者、經營者利益,促進市場經濟的發展」,這才是《商標法》的立法目的。

氣勢洶洶地維權,結果卻是社會民意的一片嘩然,虛耗了大量的司法資源,最後一地狼藉、草草收場。更重要的是,經過這一番折騰,「逍遙鎮胡辣湯」的名聲變得更好了嗎?逍遙鎮胡辣湯協會的社會觀感,變得更加「正義」了嗎?這些都值得潼關肉夾饃協會思考。

即便協會的目的是單純維護品牌,但從社會效果看,劍拔弩張、索賠求償也未必是最佳方案。這是由商標保護的複雜性所決定的。侵權與否需要大量細緻的梳理,如果只擺出強硬的派頭,權利主張粗糙籠統,就必然會遭到巨大的輿論反彈。

目前看,「逍遙鎮胡辣湯」也好,「潼關肉夾饃」也好,從辨識度上來說,和已經商標化的「蘭州牛肉拉麵」和「沙縣小吃」不同,一般人大概也說不出各種胡辣湯、肉夾饃有什麼區別。在法律上,這也是「顯著性較弱」,維權能不能得到法律支持也很難說。

而且,陷入侵權糾紛的大多是博弈能力弱小的小商家,無論是打官司還是賠償,對他們來說都經不起這些折騰,情急之下只能是把「逍遙鎮」換成「逍停鎮」。相關協會如果希望擴大品牌影響力,那麼對小商家竭澤而漁,逼得它們改頭換面乃至關門大吉,恐怕也是不明智的。

如果真是出於公益,比較合理的辦法還是和商家一道,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共同成長,一起把市場和品牌做大做強。協會真正起到完善標準、口味研發、開拓市場的作用,給商家經營多一些業務指導和幫扶。

小吃協會「割韭菜式」維權,註定不得人心。說到底,很多地方特色美食都是歷史形成的,品牌是廣大商家一點一滴共同打拚出來的,很難說屬於哪個企業或哪個協會。面對商標之爭,表示不搞壟斷的「揚州炒飯」,或許才是更好的示範。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