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隱名捐款千余萬,呵護這份「順其自然」的愛心|沸騰

原標題:23年隱名捐款千余萬,呵護這份「順其自然」的愛心|沸騰

▲「順其自然」自1999年以來的匯款單、來信。圖/新華社

▲「順其自然」自1999年以來的匯款單、來信。圖/新華社

今年,「Ta」如約而至。

從1999年12月6日開始,每逢11月底或12月初,寧波慈善總會都會收到「順其自然」的善心捐款。捐款金額從最初的一筆5萬元,一路上漲到今年的105萬元。

23年來,在公眾眼中,「順其自然」始終是謎一樣的存在。除了第一次捐款時留下一張字條,寫明「好事不說,壞事不做,順其自然」以外,「Ta」從未吐露過行善的原因。

每次捐款,「Ta」都從「順其自然」4個字中隨機選擇2個字作為捐款人名。為了「深藏功與名」,郵寄匯款單時,「Ta」特意將每張金額都限定在9999元以下,落款地址也是現實中並不存在的地方。

算起來,這份不具名的善意延續至今已有23年,累計捐款金額也達到1363萬。

「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從這點來看,「順其自然」做到了。更為難能可貴的,是「Ta」做好事不留名的淡然。

從公眾的角度來看,無論是20多年前的5萬元,還是今年「豪捐」百萬,如此大手筆的捐贈,都說明「順其自然」的生活境況不錯。

有人分析道,上世紀90年代人均月薪資不過300元左右,「Ta」能拿出這麼多財富做慈善,肯定不是一般的工薪階層。還有人結合寧波民營經濟發達的特點,認為「Ta」可能是早年間的下海經商人員,甚至還有人像福爾摩斯附體,推導出「Ta」的年齡可能在75歲左右。

好奇是人類的天性。無論是從筆跡娟秀分辨男女,還是從地址變換摸索規律,抑或是把「順順、順其、其然、然其」的署名方式當密碼破解,反映的都是人們探求真相的渴望。

只不過,行善本就是無私的奉獻,更是不需要理由的存在,某些人即便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也不必非把勁兒使在這件事上面。

坦白講,在大數據時代,想要查出「Ta」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年齡幾何,這一點都不難,甚至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將時間的指針倒退到「順其自然」剛出現的那幾年,寧波慈善總會也曾在報紙上刊文,希望尋找到「Ta」。歷年來,因捐贈善款,慈善機構給「Ta」頒發的獎狀、獎杯,也都靜靜地擺放在書櫃里,至今無人認領。

不過,無人認領的是有形的榮譽,「順其自然」那份無形的愛早已傳遞下去。

「Ta」曾表達過,希望將善款用於助學、教育方向。這些年來,「順其自然」每年秋末冬初寄來的暖意,都被寧波慈善總會用於捐資助學,每一筆開支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2020年11月,「順其自然」寄給浙江省寧波市慈善總會的第22封挂號信。圖/新華社

▲2020年11月,「順其自然」寄給浙江省寧波市慈善總會的第22封挂號信。圖/新華社

「2003年12月1日,從宋詔橋郵局匯出16萬元,落款「順順」,地址:興寧路70號。用於資助2004年80名在校特困大學生和30名特困小學生。」

「2005年11月30日,從中山西路郵政大廈匯出25萬元,落款「其然」,地址:中山西路8000號。用於為「仁慈學校」添置教學設施和110名貧困山區小學生營養餐。」

尊重「順其自然」隱名行善的初衷,也是呵護愛的存在。確保每一分善款都花到刀刃上,才是對捐贈者最好的回報。

花有百樣紅,人有各不同。有人行善,願像「順其自然」一樣低調,喜歡做好事不留名,讓善心如涓涓細流滋潤他人;有人不喜默默無聞,總要搞出點動靜出來。或許,有些公益行為還會被質疑為炫耀炒作。

其實,善行面前何嘗不是人人平等。與其拿顯微鏡考據行善的目的,錙銖必較挑剔行善的方式,不如從自己做起,人人獻出一點愛,用真心回饋社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助最需要的人。

特約撰稿人 | 白晶晶(媒體人)

編輯 | 丁慧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