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得主費爾德曼熱愛原民文化 高齡不減科研雄心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24日專電)2020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費爾德曼雖已高齡76歲,仍持續在生技領域開發新療法與藥物,甚至跨足幹細胞研究,雄心不減。他還收藏大量原住民藝術品,並把特別喜愛的幾件擺在書房,激發研究靈感。

費爾德曼(Marc Feldmann)在阻斷腫瘤壞死因子「抗TNF抗體」對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等自體免疫及發炎性疾病的效用方面,從學說提出、製劑研發到臨床應用,都有開創性的卓越貢獻,因此獲唐獎肯定。

費爾德曼1944年生於當時仍屬波蘭、今天在烏克蘭境內的利維夫(Lviv),不到兩歲即與家人遷居法國,約8歲時再移民澳洲。他在澳洲成長,研究生涯則橫跨英國、澳洲,現在是英國牛津大學榮譽退休教授。

任何初次造訪他住家的人,應該很難不驚嘆於他收藏原住民藝術的深度和廣度,每一件作品都蘊含精純生命能量,甚至不乏野性迸發,與費爾德曼溫文儒雅的風格形成強烈對比。

他日前受訪時說,他1972年帶著家人來英國從事研究,後來有次回澳洲,再返英國時決定買一些澳洲原住民樹皮畫等藝術品作紀念,途經斐濟時又買了些部落創作,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收藏版圖更逐步擴大到紐幾內亞(New Guinea)、非洲。

費爾德曼認為,部落社會將藝術創作融入日常生活,任何微不足道的物品都可被賦予生命力、乘載豐富人文內涵,這令他十分著迷。

他還幽默分享,原民藝術在美學和技巧方面可以完全不輸西方創作,但價格相對親民、CP值很高,對年輕、財力有限的人來說,是投資好選擇。

費爾德曼送了澳洲部落木製長矛給唐獎基金會作紀念。他說,這些儀式性長矛象徵進步與力量。他肯定基金會在榮耀頂尖科學家之餘,致力支持科學教育和研究,為科學的永續發展奠定重要基礎。

儘管費爾德曼以研發成果聞名於世,他原先是一名臨床醫師。對於為何決定轉攻研究、過程中如何說服家人支持,費爾德曼說,他在醫院執業不到一年,就發現真正有效的治療藥物其實不多。當時實證醫學還不發達,他體認到要開發高效新藥,非從基礎研究穩紮穩打不可。

很幸運地,無論是在澳洲或英國,費爾德曼都找到了對的人和資源;更重要的,他的家人非常支持他轉換跑道、了解基礎研究的價值。

費爾德曼指出,從事基礎研究得要有承擔風險的勇氣。擔任臨床醫師可以有優渥收入,從事研究工作則不一定,且可能在投入許多心血和資源後,成果不如預期。

根據他的經驗,只要選擇的路徑正確,研發工作可以在短時間內產出驚人成果,但關鍵就在「正確路徑」往往並非一蹴可幾。

他回憶自己告訴家人,一旦研發成功,他就不只能一個小時治療幾名病患,而是可以一次拯救許多人、讓數以萬計的人免於病痛折磨。結果顯示,他開發的抗TNF生物製劑直到今天仍能幫助數以百萬計的病患。

費爾德曼表示,目前醫學已證實抗TNF療法適用於15種疾病,他目前正與團隊對另外3種疾病進行適用性測試。由於年歲已高,他念茲在茲必須把握時間達成既定目標,為此已與不同團隊合作成立6家公司開發創新治療技術與製劑。他說:「我或許還能再次改變世界」。

他提到,在每一位唐獎得主背後,可能都有數以萬計的科研人員在經過一番努力後,仍未能開發有效的新療法或藥物。不過,他強調,「研究是所有新知識的基礎」,任何新產品的問世也是奠基於一代又一代科學家的研究成果。

費爾德曼因此鼓勵包括臨床醫師等年輕後輩從事基礎研究,但不一定得放棄實務工作。他指出,由於從臨床實務、理論建立、組織和經營科研團隊,直到與藥廠溝通合作,每一階段他都紮實參與過,因此更容易看出問題關鍵和擬定最佳執行策略。

他也提醒有志從事科研工作的年輕人,過去100多年的歷史經驗顯示,「沒有團隊,就成不了事」,而團隊要運作順暢,有賴超越科學範疇的處世智慧。(編輯:韋樞)1101124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