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百萬元房產和拆遷款 湖南一老人拿著假結婚證到成都起訴

原標題:為了百萬元房產和拆遷款 湖南一老人拿著假結婚證到成都起訴

一張顯示登記時間為1996年的結婚證,證件上的妻子一方卻否認存在婚姻關係,這是怎麼回事?

11月24日,記者從成都高新法院獲悉一起離婚糾紛案。案件當事人王先生(男方)向法院起訴要求與趙女士(女方)離婚,並對女方名下價值數百萬的房產及幾十萬元的拆遷補償款作為夫妻共同財產予以分割。王先生提供的「結婚證」顯示,兩人於1996年在湖南省某地登記結婚。

但在庭審過程中,女方趙女士卻堅決否認與王先生進行過結婚登記,她說自己雖然曾與王先生同居過一段時間,但10多年前二人就已經分開,她來到了成都生活,王先生仍然在湖南生活,而王先生對於雙方同居、分開等事實基本予以認可,但堅持認為手中持有的「結婚證」足以證明雙方存在婚姻關係。

最終,法院依據頒證機關三次回函情況依法對王先生所持「結婚證」不予採信並駁回了王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王先生不服提起上訴,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七旬老人被告上法庭

原告竟是二十 年前的舊友

在庭審過程中,王先生堅持認為,雙方存在婚姻關係並拿出了結婚證證明,但是趙女士一方卻否認雙方存在婚姻關係和結婚證的真實性。

因此,這張備註為1996年湖南省XX市XX區民政局頒布的結婚證的真實性,成為影響王先生與趙女士離婚糾紛一案走向的基礎性證據。

記者注意到,儘管王先生當庭出示了「結婚證」原件,趙女士堅決否認,法官考慮到,原告這本「結婚證」確實可能有蹊蹺。但因為結婚證是證明婚姻關係的關鍵證據,其真實性與否對於離婚訴訟至關重要,考慮到結婚證的頒證機關最具有核實能力,該頒證機關在外地,現場走訪不便,因此決定採用發函方式進行事實調查。

三次發函發現結婚證蹊蹺

證件版本和書寫格式都「有問題」

據高新法院公佈的信息顯示,法院第一次向「結婚證」的頒證機關(向湖南省XX市XX區民政局)發出《協助調查函》,頒證機關回函稱,關於「結婚證」是否合法有效以王先生提起的行政訴訟裁定書為準,但案涉「結婚證」編號對應的結婚登記檔案顯示的當事人並非王先生與趙女士。

緊接著,又是第二次發函。法官收到回函後,仔細查閱了行政訴訟裁定書(向湖南省XX市XX區民政局所在地人民法院),發現該裁定書未就「結婚證」是否真實有效進行認定,就再次發出《協助調查函》。

頒證機關再次回函稱王先生提起確認「結婚證」合法有效以及趙女士提起撤銷相關結婚登記的兩個行政訴訟,當地法院均裁定駁回起訴,行政訴訟既未確認「結婚證」合法有效,也未撤銷相關結婚登記,因王先生持有的「結婚證」未進行司法鑒定,故無法判斷其真偽。

第三次發函後,法官也收到了回函。法院詢問了王先生是否就「結婚證」申請司法鑒定,其明確表示拒絕。在此情況下,法官第三次發出《協助調查函》(向湖南省XX市XX區民政局)並多次電話跟當地有關部門交換意見,爭取其積極協助。

頒證機關在做了大量調查核實工作後,最終回函稱,當地婚姻登記處1996年起至今的結婚檔案,無王先生與趙女士的結婚登記檔案資料,不存在遺失、錯登、漏登二人結婚登記資料情況。王先生持有的「結婚證」與該編號對應的真實結婚證對比,存在版本不同、書寫格式等不同,該「結婚證」不符合當時民政部門頒髮結婚證的法律法規、工作程序等相關規定。

最終,法院依據頒證機關三次回函情況依法對王先生所持「結婚證」不予採信並駁回了王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王先生不服提起上訴,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院:案件時隔久遠 調查過程一波三折

記者了解到,該案主審法官認為,當事人趙女士系年近七十的老太太且未聘請律師,其在訴訟過程中多次情緒激動,但又不知道如何維護自身權利。承辦法官和助理在多次接待趙女士的過程中,一直耐心答疑解惑、安撫情緒。

案件調查過程中存在時隔久遠、距離遙遠等諸多困難,調查過程一波幾折,但法官面對困難沒有放棄,鍥而不捨的通過多次發函詢問、電話溝通等方式推動調查,最終打開案件突破口,「一個案件對於法官而言,僅僅是一年工作量的幾百分之一,但對於當事人來說,往往關係到他們的切身利益甚至是重大利益,本案即是這種情況,結婚證的真偽直接關係當事人是否存有婚姻關係以及幾百萬財產的分配問題,法官在處理過程中一直以高度負責的態度聽取各方意見、行使調查權並最終審慎作出裁判。」法官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