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中國人》將停止發行《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首出精裝版

原標題:《醜陋的中國人》將停止發行《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首出精裝版

近日,作家柏楊的遺孀張香華女士,拒絕將柏楊著作《醜陋的中國人》摘文選入中國台灣地區中學一年級的語文教材,擔心「利用其辱華」,並質疑:「(青少年)在對中國文化知之甚少的情況下,即便讀了柏楊的文章,又怎能領會柏楊的精神?」張香華表示,《醜陋的中國人》在今天應「功成身退」,並正式聲明:在與人民文學出版社2024年合約到期後,《醜陋的中國人》一書將永遠不再發行。

柏楊一生著作等身,張香華女士曾將柏楊在歷史方面的標誌性作品《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柏楊曰》全部授權東方出版社出版。《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距完稿至今已時隔20年,日前,東方出版社隆重推出《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全十冊)精裝典藏版,以紀念柏楊先生誕辰101周年。

入門《資治通鑒》的不二之選

《資治通鑒》是中國最有價值的兩部史書中的一部,是一部具體呈現中國古代政治運行規律的歷史巨著。司馬光索時而敘,將中國的史書編纂推進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瀏覽《資治通鑒》,可以對從戰國時期到五代時期,共一千三百多年的中國歷史,得到系統的充分了解。

閱讀《資治通鑒》,好像閱讀一份在當時發行的報紙,能看到歷史中每時每刻天文上的陰晴風雨,人世上的悲歡離合,戰場上的喋血廝殺,政治上的陰謀鬥爭。司馬光的工作,就是整理出這些「報紙」,裝訂成冊,就成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合訂本」——《資治通鑒》。用讀報紙的心情來讀《資治通鑒》,才能發現它的功能。這個「報紙合訂本」,用編年史的體例,給我們收集了大量司馬光認為最重要的政治新聞、軍事新聞、經濟新聞,以及各種社會新聞。

然以時間為綱,難免諸事混列,遙相隔望,頭緒煩雜。報紙不可能專刊一則消息,如果一則消息有連續性,報紙也不可能每天只對這一則消息報導。大規模的戰爭或政爭,往往持續好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 年。所以,讀者如果想從《資治通鑒》中,取得某一事件的完整報導,往往頭緒紛繁。這個局限性,在《資治通鑒》問世以後,立刻就呈現出來。但是《資治通鑒》分量太重、篇數太多,一時之間沒有好的解決辦法。

直到一百年後的十二世紀,袁樞首創「紀事本末體」,才解決了這項難題:他把《資治通鑒》中有關聯的事件都挑出來,依照時間順序,重新組合粘貼,這項工作聽起來易如反掌,他卻足足費了至少兩年以上的時間,才算初步完成,定名為「通鑒紀事本末」。用現代語言來說,也就是「資治通鑒歷史故事」。這種以事件為中心,把關聯的歷史事件都挑出來,依照時間順序組合成篇的史書體例,能提供給讀者很多方便,使讀者可以在輕鬆之中,對全盤事件(無論它延續多少年)的來龍去脈,得以清楚了解。

正因為此,柏楊在翻譯《資治通鑒》後,同樣採用紀事本末體,重編了《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寫出《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將《通鑒》1362年的歷史,採用紀事體轉換成一個個歷史故事,完整呈現。柏楊將年號紀年轉換為公元紀年,為古地名夾注今日地望,將古官職譯為現代稱謂,針對歷史事件增繪了大量地圖。柏楊先生提綱挈領、條分縷析的編纂,為閱讀帶來了極大便利,再求歷史的沿革始末,就有了高屋建瓴之感。

為示紀念,柏楊將袁樞著作的名字「紀事本末」作為這部書的書名。但值得注意的是,《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雖然取用了袁樞著作的名字,但並不是翻譯袁樞的原著:袁樞版《紀事本末》所做的,是對《資治通鑒》原文單純的重組和剪貼,只有少量的和無傷大雅的刪改。而《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的文段,取自柏楊自己的《資治通鑒》譯文,在章節上,更自有柏楊版的新分法。讀者可以輕鬆地對歷史事件的來龍去脈清楚了解。

東方出版社首次推出精裝典藏版

東方出版社此次推出《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全十冊)精裝典藏版,以紀念柏楊先生誕辰101周年。

東方出版社總編輯孫涵表示,「柏楊是影響海峽兩岸和全球華人數十 年的著名作家,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者和兩岸文化交流的促進者,當前兩岸形勢下,出版好柏楊先生有關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系列圖書,是傳承文脈、溝通人心的重要舉措,有著特殊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東方出版社非常重視柏楊先生的作品,力求把柏楊先生的著作做成精品,奉獻讀者。」

《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責編、東方出版社總編輯王莉莉表示:「從2005年開始做柏楊先生圖書的編輯,非常敬仰柏楊先生,這次能拿到柏楊先生歷史著作的版權,是圓了自己16年來的一個夢。柏楊先生的歷史著作達數千萬字,僅《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一書就達近900萬字,為了做這套書,我們的團隊兢兢業業,做了整整兩年時間,經常節假日都不休息。在這部書的成型過程中,曾經兩次對原已設計完的版式、封面,全部推倒重來。這樣做,一是為了致敬經典,二也是為了送給柏楊先生的忠實讀者們一份驚喜:一套最美的版本。」

對歷史作出獨特觀察與評論

在《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中,有幾個特色無疑值得關注。

首先是時間。中國古代主要採用年號紀年,干支紀日。當代讀者在閱讀時,往往不知道所指的具體時間,需要反覆推算,所以柏楊在文中,對時間毫不迴避,將帝王年號改為公元紀年,一目了然;對干支紀日,更是全部推算、轉換成數字日期,一絲不苟。

其次是官職。中國歷代官職名稱,往往各有典故,讀來奇異怪誕,所以柏楊在書中出現的所有古代官職旁邊,都用當代人熟知的現代稱呼做比照,使讀者能清晰了解古代官員的權力地位。

第三是地名。史書沒有地圖,讀者看歷史人物、歷史事件就像懸在半空,有演員而沒有舞台,看起來也就虛無縹緲。為此柏楊幾乎為全書的每一處重要事件,都配上了親繪地圖,標記了當時征戰、遷徙、圍城、逃亡等重大節點的主要路線、重要地區和整體局勢,從而使讀者更容易理解整個事件。

除此之外,《柏楊版通鑒紀事本末》不單是把古文翻譯為現代白話,更是在忠於原作的基礎上進行再創造。在客觀地記述歷史之外,柏楊往往在夾注中注入史學觀點和評論,對史實從更寬廣的角度,作出了獨特的觀察與評論,表達了他作為一個現代人的領悟與感受。

柏楊簡介:

1920年生於河南開封的柏楊,原名郭定生。作為中國著名當代作家,其作品除被大陸讀者熟知的雜文集《醜陋的中國人》和歷史著作《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外,還有包括小說、雜文、詩、報告文學、歷史著作等計170餘部作品。其作品風格,最尤以涉獵廣博、文筆犀利、內容深刻為稱道。2008年4月29日,柏楊因呼吸衰竭病逝,享壽八十九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