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不出它,林黛玉也被嘲笑 冬日最雅當屬它|我們的節日·口述民俗

原標題:嘗不出它,林黛玉也被嘲笑 冬日最雅當屬它|我們的節日·口述民俗

封面新聞記者 劉可欣

茶,在中國已經有了上千年的飲用歷史,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標誌之一。人們在喝茶的同時,也衍生出了許多的茶文化,在沖泡、茶具、品茶上都有許多的講究。這其中,還包括了對煮茶之水的講究。陸羽就曾在《茶經》中說道他認為的佳選:「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持乳泉、石池,漫流者上。」

然而,泉水、井水這些常見的飲用水怎麼能夠滿足人們尋奇的講究心理呢?因此,古人費心收集的天上水——雨水、露水、雪水,都為古人手中的那杯茶增加了浪漫和詩意。在這其中,又以雪水為最雅。

櫳翠庵茶品梅花雪

在《紅樓夢》第四十一回中《櫳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紅院劫遇母蝗蟲》中,連嘗不出雪水烹茶的林黛玉,都被妙玉嘲笑「你這麼個人,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妙玉是帶髮修行的居士,自詡清高孤傲。因嫌棄劉姥姥是粗鄙之人,就連劉姥姥喝過一口的成窯五彩小蓋鍾,直接不要了,劉姥姥走過的路,都恨不得專門找人沖洗。

在這一回里,賈母一行人到櫳翠庵來喝茶,妙玉親自烹茶,取的是那「舊年蠲(juān,通「涓」,清潔之意)的雨水」,烹的是武夷山產的老君眉,香氣高爽,茶味甘醇。賈母吃了半盞茶,便遞與了劉姥姥。劉姥姥一飲而盡,這便有了上面的故事。而對於釵黛二人,妙玉自然是待之不同的。她悄悄拉了拉兩人的衣襟,將二人引到小屋中,寶玉也跟了上來。三人偏吃「梯己茶」。

妙玉採茶

黛玉問道:「這也是舊年的雨水?」妙玉冷笑說:「你這麼個人,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臉青的花瓮一瓮,總捨不得吃,埋在底下,今年夏天才開了。我只吃過一回,這是第二回了。」在妙玉的話中,連隔年蠲的雨水都不夠好,偏得是五年前從寺廟中的梅花上收的雪,收在瓮里存了五年才起開的雪水,才夠得上自己和釵黛、寶玉這樣的人吃茶。

雪水、雨水、露水、霜都被稱為無根水,又叫天落水。古人認為這樣的水未受污染,沒有沾染塵世氣息,因此多當做藥引或製藥時用的材料。

在《紅樓夢》中,薛寶釵要治胎裡帶來的熱毒,需要吃「冷香丸」。這冷香丸,就指明要用「雨水這日的雨水十二錢」「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再加上那許多的花蕊、蜂蜜、白糖,製成龍眼大的丸子,埋在花根底下,才可製成。這樣的繁瑣,可不是「無事忙」嘛!

明人高濂在《掃雪烹茶玩畫》中說:「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為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塵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可見,古人以雪烹茶,是取其潔凈和清冽之質。而那梅花上、蘭上、松上的雪,更是沾有其高潔之姿,相比雪水更添風雅。

夏圭雪堂客話圖【南宋】(局部)

烹雪煮茶這種事情,也不是只存在在書中,它在各個朝代的詩人筆下都曾被提到,也說明了其存在的真實性。陸遊在《雪後煎茶》中寫道:「雪液清甘漲井泉,自攜茶灶就烹煎。一毫無復關心事,不枉人間住百年。」白居易在《吟元郎中白須詩,兼飲雪水茶,因題壁上》中寫道:「吟詠霜毛句,閑嘗雪水茶。城中展眉處,只是有元家。」詩人在與友人喝著雪水茶吟詩的時候,將雪水茶也寫進了自己的詩歌中,可見其存在的真實。除此之外,白居易的《晚起》中「融雪煎香茗,調酥煮乳糜」不禁也讓人感嘆,還是白居易會享受生活。

弘仁西岩松雪圖軸【清】

煮雪烹茶究竟是什麼滋味,我們大概是不會知道了。堆在地上的雪,是不能直接食用的。雪花潔白,實際上卻是由10%的水分和90%的冷空氣和雜質組成的,因此雪水化了之後,也並不是透明乾淨的水。不知道是古時的環境污染不那麼嚴重,還是古人自有妙法處理,反正煮雪烹茶,隔窗觀雪的意境,現代人是無法體會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