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詐騙者謊言的背後:業績不達標被電擊毆打,有人抑鬱病亡

  在福建省永安市看守所里,張某中回憶了「不堪回首的兩個月」。

  「到西南邊境境外去,在賭場工作,月收入五六千」,2019年5月,面對高中同學拋出的誘惑,無業的他開始了從福建到西南邊境境外的噩夢之旅。

  偷渡,手機被沒收,被監控,無自由。每天上社交軟體聊天,與各種目標對象「撩」十多個小時,直至達成目的——讓對方一步步陷入圈套。

  停電停水、蚊叮蟲咬、生病不能就醫,這些都不算什麼。據張某中觀察,在這裏被迫從事詐騙的人,每天在監視下工作16個小時以上;業績不達標或不服從管理,就會被毆打、電擊,被關進「狗籠」和「水牢」。

  中國的西南邊境境外,電信網路詐騙近年來逐漸猖獗。據辦案民警透露,一個大型詐騙窩點為了保證盈利,每日詐騙金額需要達到上千萬元。這些壓力,被直接轉移到境外詐騙人員身上。

  去年5月,18歲的張某安偷渡到境外後,經過簡單培訓,開始了不分晝夜的「網聊」。一套話術下來,對方同意加QQ,張某安完成了他的任務,聊天對象將被轉入下一個環節,由其他人接著聊,直到詐騙成功。

  如果沒有完成當日「加人」任務,張某安會被罰抄「話術」數十遍。

  原本以為可以「躺著賺錢」的張某安,最後一分錢沒掙,倒賠了兩萬多元贖金,在警方幫助下才回到國內。

  「都是忽悠人的,不要抱著僥倖心理。」每每想到自己曾參與詐騙國人的犯罪行為,張某安就感到百爪撓心、愧對父老。

  「非法出境人員的供述,揭穿了謊言背後的無盡深淵。」雲南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普洱邊境管理支隊支隊長黃偉說,他們大多受了誘騙,以為到境外能「賺大錢、賺快錢」。到達邊境後,幾十個人擠在狹小的出租屋、樹林窩棚、野外山洞甚至豬圈內,喪失了做人的基本尊嚴。

  「『打蛇打七寸』。唯有切斷電信網路詐騙『人員流』,深挖潛藏的『金主』,才能真正嚴懲、震懾非法出入境犯罪。」時任福建省三明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現任福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王錫章說。

  去年9月,福建三明公安機關探索運用大數據,排查出全國範圍內涉嫌非法出入境人員近10萬人。

  2019年9月偷渡回國的張某中,就是在一次大數據排查時被發現的。2021年3月,他走進了看守所,為曾經的錯誤付出代價。

  今年5月,公安部在全國統一發起「斷流」專案行動集群戰役,目前已抓獲組織招募人員赴境外實施電信網路詐騙嫌疑人3.3萬餘人,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永安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林希寧介紹,「斷流」專案行動開展以來,僅永安就勸返了296人,目前還剩70多人滯留境外。

  距離永安近1600公里的四川省敘永縣,警方於6月發佈滯留西南邊境境外人員回國公告並公佈相關政策後,次日即有10餘人聯繫派出所表示願意回國,截至目前,名單上的101人已經有37人回到國內,17人正在西南邊境排隊入境。

  在敘永縣馬嶺鎮,23歲的境外迴流人員劉某煜,原本在四川省瀘州市一家公司上班,月薪資四五千。踏實的日子終結在去年11月19日。那一天,聽信朋友誘惑的他,被迫加入詐騙團伙。

  與父親再見面已是2021年3月。「差點認不出來,他原本個子就不高,現在更加瘦小了,一雙眼睛空洞洞,叫他也不應了。」父親痛心地說。

  因在西南邊境境外詐騙窩點期間「業績不達標」,長期被體罰、毆打,劉某煜產生嚴重心理陰影。回國後,他多次離家出走,並數次有輕生念頭和舉動。

  該鎮另一名迴流人員,30歲的邱某彪,因違反團伙規定時常被毆打、電擊,回國後精神抑鬱,於今年7月因病死亡。

  境外迴流人員的真實經歷,揭穿了「西南邊境境外地區是天堂」的謊言。黃偉呼籲,切莫跨出錯誤一步,墜入噩夢、走到絕路。

  如今已走出看守所,與妻兒團圓的張某中,對生活有了新的認識,「只想老老實實過日子。」

  「斷流」專案行動有力斬斷了前往境外實施電詐活動的「人員流」,沉重打擊、震懾了電信網路詐騙犯罪團伙。

  今年7月以來,全國電信網路詐騙犯罪發案呈多年未遇的下降態勢,徹底扭轉了境外詐騙窩點「打不勝打、防不勝防」的被動局面。

  對於公安民警而言,「反詐的路還很長,我們還要進行更加激烈的對抗。但是,我們堅定信心,一定能打贏這一仗。」王錫章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