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大眾系」汽車生存,標榜汽車未上市先預期業績下滑

  原標題:依賴「大眾系」汽車生存,標榜汽車未上市先預期業績下滑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韓永先  北京報導

  「預計公司 2021 年實現營收入4.65億元至5.10億元,較上年同期變動下滑19.33%至26.45%;預計歸母凈利潤為9300萬元至1.06億元,同比下滑14.62%至25.09%。」

  剛遞交上市註冊稿的標榜汽車,根據公司主要客戶已執行訂單和「大眾系」汽車生產滾動預測數據測算稱,公司2021年的營收和凈利潤均將出現大幅下滑。

  還未成功上市,標榜汽車就面臨著業績大變臉,這意味著,這家依賴大眾系營生的汽車零部件生產供應商的第二次闖關上市或再添變數。

  依賴大眾系生存

  2020年6月,標榜汽車首次衝刺上交所主板市場,卻因原保薦機構廣發證券被證監會採取暫停保薦資格,不得不中止上市進程。時隔半年,標榜汽車保薦機構換成中信建設證券,並於2020年11月改道深交所創業板,今年8月18日標榜汽車正式過會,近期向證監會提交註冊稿。

  公開資料顯示,標榜汽車主業為汽車尼龍管路及連接件等系列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包括動力系統連接管路、冷卻系統連接管路、連接件等。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三年一期報告期,公司實現營收分別為3.20億元、5.63億元、6.33億元和2.39億元,同期錄得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162萬元、9226萬元、1.24億元和4981萬元。

  公司報告期業績向好,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深交所對標榜汽車三輪問詢中,始終繞不開的話題卻是經營是否具有獨立性、持續性。

(圖說:標榜汽車今年來前五大客戶,圖片來源招股書)

  查閱其招股書不難發現,標榜汽車業績飆升的背後存在嚴重的大客戶依賴症癥結。報告期內,標榜汽車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佔比分別達80.56%、88.85%、91.84%和88.04%。

  尤其是報告期各期,標榜汽車銷售給大眾系客戶及最終銷售給大眾系客戶的營業收入金額分別為2.48億元、4.61億元、5.48億元和1.99億元,占公司營收總金額的比例分別達77.46%、81.93%、86.68%和83.10%。

  對此,標榜汽車認為,公司客戶相對穩定且集中度較高,主要原因是中國汽車工業發展路徑造成了汽車整車廠商的集中度較高,而公司與一汽大眾、上汽大眾等形成了穩定的業務合作,導致公司客戶集中度較高。

  21世紀經濟報導從上汽大眾內部人士了解到,整車廠商選擇零部件供應商需要進行嚴格認證,資質和產品質量均獲得認證後,雙方才能保持穩定合作,為保證配件產品質量和控制成本,整車廠商一般每年需要對其供應商保持一定的更換淘汰比例。

  因此,標榜汽車高度依賴大眾系客戶,存在因產品無法滿足客戶需求,被淘汰出局的經營風險。事實上,公司在招股書中坦陳,如果公司與主要客戶合作發生不利變化,經營業績將受到負面影響。

  其認為,從銷售端,報告期內公司對大眾系客戶存在業務依賴,若未來大眾系發動機設計方案變更或者其他競爭者成功參與到新產品合作,則可能導致公司銷售規模下滑;從資金端,客戶集中度較高使得公司期末應收賬款客戶集中度較高,若主要客戶出現經營惡化,公司或發生應收賬款大額壞賬。

  不僅如此,標榜汽車稱,公司部分間接銷售至大眾系客戶的收入中,存在著大客戶指定採購情況,需要從指定供應商處獲得材料供應,公司經營的獨立性存在被大客戶左右的困境。

  事實上,公司預計2021年營收和凈利潤雙雙出現大比例下滑,正是因為大客戶大眾系汽車生產和銷售波動所致。而報告期內,標榜汽車新增客戶家數分別為22 家、20 家、23 家和12 家,對新增客戶的銷售收入分別僅為886.70萬元、310.08萬元、982.30萬元和109.80萬元,占當期公司營收的比例分別為2.77%、0.55%、1.55%和0.46%。這意味,標榜汽車今後較長時期,仍將依賴大眾系大客戶經營。

  產品單一化難解

  另一層面,標榜汽車表示,相比於同行業可比公司,公司是國內進入合資品牌整車廠供應體系的汽車尼龍管路優勢企業,下游的優質客戶資源,構成了公司核心競爭力。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調查發現,面對優質的大眾系客戶資源,標榜汽車能提供的核心產品數量卻並不具備核心優勢,其產品結構同樣存在單一性問題。

  報告期內,標榜汽車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來源於動力系統連接管路、冷卻系統連接管路和連接件,其占公司主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1.77%、92.40%、95.34%和94.52%。

  而公司應用於汽車動力系統的動力系統連接管路產品在報告期各期,貢獻的銷售收入則分別為1.77億元、3.82億元、4.50億元和1.56億元,占標榜汽車主業收入的比例分別達57.03%、70.01%、72.78%和67.12%。這意味著,動力系統連接管路產品越來越成為標榜汽車營收依賴的主力產品。

(圖說:標榜汽車主要產品構成,圖片來源招股書)

  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消費多元化和市場競爭加劇,汽車整車廠商產品更新的速度越來越快,零部件企業產品創新需要與整車廠商新車型研發保持同步,若不能跟上研發進度,則零部件定點供應商就可能被快速更換。

  標榜汽車稱,公司同樣面臨著產品創新帶來的風險項,隨著整車廠商對零部件產品技術性能的要求越來越高,如果標榜汽車在同步研發、工藝技術、產品質量、供貨及時性等方面無法達到整車廠要求,將可能存在公司新產品無法順利通過客戶採購認證、新客戶開發效果不佳、無法順利開拓新市場的問題。

  新產品的超前開發和同步開發能力很大程度上決定公司未來的業務發展,是影響公司經營業績與持續競爭力的關鍵因素。如果公司自身產品未能與下游整車廠在相關領域保持同步開發並實現量產配套供應,或公司新品研發項目不能及時開發成功,或沒有儲備足夠的先進技術,或者市場出現更具性價比的替代性產品,公司未來的經營將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此外,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汽車零部件行業存在價格「年降」慣例,即零部件供應商產品每年需要對所供產品進行一定比例的價格下調, 通常而言年降條款一般為3*3%(3年每年計劃降價3%)或3*5%(3年每年計劃降價 5%)。

  報告期內,標榜汽車主營業務收入中年降產品銷售收入佔比分別高達79.65%、86.47%、86.72%和85.45%。公司年降政策在報告期內,對各期收入的影響金額分別為894.26萬元、785.15萬元、1798.95萬元和325.38萬元。

  換言之,受制於年降條款,標榜汽車三大類產品尤其是核心產品年年均需調整銷售價格,壓縮利潤空間,否者就可能會被「踢出」客戶供應商序列。

  標榜汽車表示,報告期內公司通過新產品持續研發、加強原材料採購環節管控、積極探索產品國產替代方案降低「年降」影響,但是目前單一產品主導營收下,標榜汽車能有多大議價空間,考驗公司的經營能力。

  直面供應商競爭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多個汽配市場了解到,汽配市場中動力系統連接管路、冷卻系統連接管路、連接件等配件並非高端科技產品,汽修市場平均售價在百元上下,其主要的技術含量在於製造材料。標榜汽車招股書顯示,公司較高端的主營產品動力系統連接管路直接材料的成本佔比保持在90%左右。

  報告期內,標榜汽車主營業務成本主要由直接材料、直接人工和製造費用構成,其中,直接材料佔比分別為82.84%、85.65%、85.31%和82.67%,是主營業務成本的主要組成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標榜汽車並不生產直接材料,所用主要材料幾乎全部依賴供應商或客戶指定供應商。標榜汽車的主營產品生產,實則為設計或組裝相關產品。這就意味著,動力系統連接管路、冷卻系統連接管路、連接件等配件市場行業門檻並不高,只要有客戶市場需要,就可以進入該行業。

  事實上,報告期內,標榜汽車不僅面臨著同行業競爭對手的競爭,其主要供應商甚至已直接轉變成了競爭對手。

(圖說:標榜汽車近年來主要供應商,圖片來源招股書)

  標榜汽車於 2011 年開始與德國AFT合作,在合作初期向其採購閥泵等功能件產品用於AKF管、曲軸箱通氣管的生產。

  隨著「大眾系」計劃在其發動機平台應用尼龍燃油管總成,標榜汽車與德國AFT合作的產品方案得到了大眾系公司的認可。2015 年 1 月,標榜汽車獲得一汽大眾「987 系列」燃油管總成定點供應資格,並向德國AFT採購燃油管直管用於相關燃油管總成的生產。

  2019年以來,隨著大眾系開始大規模採購「987 系列」、「723 系列」燃油管總成,標榜汽車向德國 AFT 的採購金額大幅增長。

  報告期內,標榜汽車向德國 AFT 採購金額分別為6714.93萬元、1.52億元、1.51億元及 5478.78萬元,佔到標榜汽車各年度採購總額比例分別為28.07%、37.01%、36.81%和34.39%。

  德國AFT長期位居標榜汽車第一大原材料供應商,同時也是大眾系汽車廠商部分產品的一二級供應商。

  但是2017年7月,德國AFT在境內設立合資企業愛孚羅德汽車部件公司,開始直接開拓國內業務。目前,愛孚羅德汽車部件公司尚未向大眾系客戶直接批量供貨,但正在推廣燃油管總成等產品,未來其產品如能通過相關測試,將可能獲得大眾系客戶認可並具備批量供貨能力,與標榜汽車形成直接競爭。

  據標榜汽車招股書透露,報告期內,德國 AFT已與標榜汽車產生合約糾紛,並於2020 年8月向公司寄送了律師函件,要求標榜汽車承擔此前合作中產生呆滯庫存及前期投入的損失共計76.54萬歐元。

  對此,標榜汽車稱,自2020年以來,公司已逐步實現相關零部件的國產化自製替代,來規避供應商直接競爭面臨的風險。目前,自德國 AFT設立境內合資企業及合約糾紛發生以來,標榜汽車與德國AFT的業務正常開展,產品的訂購與交貨正常。在整車廠主導及商業利益等因素考量下,公司與德國AFT的合作保持穩定。

  但標榜汽車也承認,如果未來公司與德國AFT的合作發生不利變化,且公司未能及時開發相關零部件合格替代供應商或實現自製,公司原材料供應可能出現較大風險。

  若公司與愛孚羅德汽車部件產生直接競爭,且公司無法在生產工藝、產品性能、產品研發、同步開發能力等方面保持較強的競爭優勢,則在競爭中可能處於不利地位。

  上市還未成行,標榜汽車的業績已經出現疲態,今後還要面對供應商、行業競爭對手的直接競爭,單有大客戶優勢的標榜汽車能走多遠,值得投資者進一步關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