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 打色情「擦邊球」、未成年人隨意註冊…這還是遊戲社交平台?

「有興趣繼續聽的,把群加一下,明天群里還會有啊。」22時58分左右,在遊戲社交平台HELLO語音的某聊天室內,主播向進入「房間」的網友如是說。此前,該聊天室已經通過語音的方式播放了一段女性色情音頻,個別網友還在評論區寫下不雅評論。

近日,在人民網「人民投訴」平台上,有網友表示,孩子在遊戲社交平台上時常看到不健康內容,甚至有售賣色情影片的信息,希望相關部門能夠規範平台的責任,保護未成年人遠離低俗信息。

在人民網「人民投訴」平台上,網民對平台責任不到位提出投訴。網站頁面截圖

不僅HELLO語音,人民網財經調查發現,TT語音、小鹿陪玩等遊戲社交平台,儘管表示了要加強平台內容審核、強化自身責任,但依然存在一些大尺度和打色情「擦邊球」的圖文、語音、影片等內容。其中,TT語音還存在審核不嚴,可允許未成年人以虛假年齡完成註冊等現象。

對此,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人民網財經採訪時表示,遊戲社交平台要完善內容合規審核,杜絕色情「擦邊球」、涉賭等不良信息內容。針對當下部分平台仍存在的內容審核不嚴現象,要提高平台的內容違規的成本,有必要建立強制性、行業統一的實名制註冊平台和黑名單信息共享機制。

未成年可隨意註冊

存在色情不雅內容

未成年人的數據安全和互聯網平台責任,是社會各界關注的重點。11月14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的《關於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指出,處理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的個人信息,應當取得其監護人同意。

在10月26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的《關於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中也明確,平台向未成年人提供帳號註冊服務的,應對未成年人進行基於居民身份證號碼的真實身份信息核驗,對監護人的真實身份信息進行核驗。

人民網財經近日實測發現,TT語音等部分平台並沒有對註冊用戶進行身份信息核驗,未成年人仍可通過虛假年齡信息成功註冊。

人民網財經記者通過下載註冊TT語音平台發現,該平台在註冊時要求網友填寫出生年月等基本信息。其中,可以選擇的、最小的出生年月為2002年12月31日,也就是可通過註冊的最小年齡為19歲。但網友在選擇出生年月等基本資料時,既不需要通過上傳身份證等相關證件進行年齡、性別的核驗,也不需要實名註冊。人民網財經記者隨意將出生年月填寫為「2002年12月29日」,便成功以19歲的年齡成為該平台用戶。

在TT語音上,一名女玩家近日將原本「我會一直在,14」的個人簽名,修改成為「處對象,要求不得和其她女生搞曖昧」。這名女網友自稱出生於2007年,「14」是她公佈的年齡。在TT語音平台上,像這名女網友一樣的未成年人並不少見。

未成年人在平台上發佈的交友信息。平台頁面截圖

在TT語音平台上,有的聊天「房間」直接以「10-11歲」為名,在平台首頁發送聊天需求,吸引未成年網友進入「房間」;聊天「房間」內,主播「房主」也同網友聊起情色話題。比如,人民網財經發現,「楚兒」「FY.辰司」等部分主播在直播「房間」內嘮黃嗑、用髒話辱罵,房間內的網友評論也有不少色情「擦邊球」信息。

不僅平台直播聊天內容尺度較大,一些平台的網友簽名和動態,也打上色情「擦邊球」。在HELLO平台上,有主播在空間里寫下打色情「擦邊球」的文字,並配上聯繫方式。

有用戶在遊戲社交平台上發佈不雅圖片和聯繫方式。平台頁面截圖

在小鹿陪玩平台上,有網友在自己的簽名上寫下「120多部三十」的字樣,以相對隱晦的方式出售涉黃影片,也有以「同城一夜交友群」為名,表示「只要你下單,聊什麼都可以」,還有「可以空降」「一單一張黑絲的姐姐來」等內容。

在小鹿陪玩平台上,用戶以隱晦方式傳遞出售賣不雅影片等內容。平台頁面截圖

對於自身存在的問題,上述平台也一直表示要不斷加強內容審核、構建內容生態治理機制。例如,TT語音的母公司趣丸集團在最近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過去曾因TT語音應用上的內容不合規及其他事宜而被有關監管機構責令整改,就此方面任何違規或負面事件均可能對企業聲譽、業務、財務狀況及營運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重視遊戲社交平台對未成年人的影響

加大信息審核、提高平台違規成本

遊戲社交平台有哪些自身特點,如何嚴厲打擊色情等低俗內容?

在某互聯網平台從事四年內容審核工作的高莉告訴人民網財經,一般審核機制分為業務內容模型初審、複審、內容修改、複核等流程。其中,初審包括機器審核及人工審核。機器審核主要是識別違規詞、敏感話題等內容,並通過廣告模型、低質模型、OCR畫風模型、洗稿模型、黑產團伙模型等技術模型,識別不合規內容。之後,平台再通過人工審核判斷是否要刪除內容或者封禁帳號等。

高莉介紹說,市場上也有不少專門從事內容風控的第三方業務公司,有助於避免涉黃內容的出現。但並不是所有互聯網內容平台企業都選擇這些方式保證內容信息質量,因為這需要投入較高成本。

中國文化管理協會網路文化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在接受人民網財經採訪時表示,近年來針對互聯網平台的內容監管體系已逐步走向完善,相關部門也通過約談、整改等方式不斷向社會各界明確互聯網內容紅線。但在具體落地執行過程中,不同類型的企業重視程度和執行力度並不相同。

王四新認為,遊戲類社交直播平台仍出現打色情「擦邊球」等內容,本質上還是利益驅動,部分平台一方面是對內容風控重視程度不夠,一方面是不願付出相對較高的成本來利用技術、人工等手段強化內容審核。

「遊戲類社交直播平台很大一部分用戶是未成年人。」有業內人士表示,平台上的「聊天」多以遊戲為名進行、直播和聊天很多在深夜,這些都給平台人工審核增加了難度。此外,由於部分遊戲社交平台沒有完成實名制註冊和認證,主播即使因存在不良內容信息「被封」,也可以換個名字繼續在該平台或者其它同類平台上註冊新用戶。

對此,王四新建議,在監管層面,要提高平台的內容違規成本。對於多次出現違規內容的、屢教不改的平台,在行業許可准入、平台下載及註冊等方面要抬高門檻。當下各領域內容平台數量繁多、缺乏統一的全國性的內容風控平台,可以針對互聯網內容企業的實名註冊、內容風控、監督舉報等建立起一個全國的信息化平台。通過建設黑名單制度,讓違規內容的發佈者不能再進入這一領域。

在今年9月,《關於進一步壓實網站平台信息內容管理主體責任的意見》正式發佈,明確了平台要從四個維度把握主體責任的內涵,從完善平台社區規則、加強帳號規範管理、健全內容審核機制、提升信息內容質量、規範信息內容傳播、加強重點功能管理、堅持依法合規經營、嚴格未成年人網路保護、加強人員隊伍建設等九個方面,對平台履行主體責任提出了具體要求。

「作為網站平台信息內容管理第一責任人,網站平台應嚴格落實信息內容管理主體責任,完善人工審核制度,提升技術審核效率和質量。」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數字經濟法律事務部執行主任孟博對人民網財經表示,按照《網路安全法》規定,網路運營者應當加強對其用戶發佈信息的管理,發現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發佈或者傳輸的信息的,應當立即停止傳輸該信息,採取消除等處置措施,防止信息擴散,保存有關記錄,並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否則,視情節或將面臨責令改正、警告、沒收違法所得、罰款、責令暫停相關業務、停業整頓、關閉網站、吊銷相關業務許可證或者吊銷營業執照等處罰。

(應採訪者要求,高莉為化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