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長三角製造業競合(上):產業轉移與分工助推製造業轉型

長三角地區作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之一,經濟總量和工業增加值約佔全國1/4,產業基礎十分雄厚,是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主戰場。近二十 年來,長三角地區製造業穩中有進,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集聚發展,產業結構不斷升級,除創新驅動外,更得益於區域內產業轉移和分工協作,實現生產效率整體躍升。

根據2004-2020年各省市統計年鑒,審視「三省一市」以及中心區27個城市的細分產業數據,可以發現,長三角地區製造業發展和分工合作主要呈現五個特徵。

第一,長三角發展梯度明顯,但產業轉移和分工合作還是有效推動了製造業轉型升級。

2003-2019年,長三角地區製造業整體穩中有進,產出水平持續上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主營業務收入從4.16萬億上升至25.27萬億,最高為2016年的28.26萬億。具體來看,各省市所處的經濟發展階段不同,製造業變動趨勢明顯分化,上海、浙江最早出現產業轉移現象,2003-2016年其製造業規模在區域內的佔比不斷下降,而江蘇和安徽作為產業承接者佔比持續上升;2016年以後,上海製造業規模趨於穩定,浙江得益於「浙商回歸」,佔比止跌回升,此時江蘇製造業開始外移,佔比下降,而安徽作為區域內主要的產業承接地,佔比持續提升比2003年共高出8個百分點。

經過近二十 年的產業轉移和優化分工合作,長三角地區的皮毛製品和製鞋業、紡織、文體用品等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步轉移到區域外,結構佔比下降了6.7個百分點,交通運輸設備、儀錶儀器、電氣設備製造等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快速做大,佔比分別上升了1.2和5.6個百分點,2019年勞動、資本、技術密集型產業的結構比例優化至25.7%、34.0%和40.3%。

第二,技術密集型行業分佈穩定,但勞動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行業快速向蘇皖擴散。

2003-2019年,技術密集型行業,如計算機等電子設備、交通運輸設備、專用設備、電氣機械製造等,在上海、浙江仍保持相當規模,同時安徽和江蘇的生產規模也在不斷上升,產業分佈相對穩定;勞動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行業,如農副食品加工、紡織服裝、黑色金屬加工、化學原料和製品製造等,在安徽、江蘇加速布局趨勢明顯。具體來看:

(1)上海處於工業化的後期,製造業整體向外轉移,除煙草製品這一具有壟斷性的特殊消費品製造行業外,各類行業在區域內的規模佔比普遍下降。

(2)浙江處於工業化的中後期,在發展化學原料和製品、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等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的同時,其一部分技術密集型產業也開始外移,如醫藥製造、專用設備製造等,農副食品加工、酒和茶飲製造等勞動密集型產業外遷尤為明顯。

(3)江蘇同樣處於工業化的中後期,產業承接以技術密集型產業為主,如儀器儀錶製造、醫藥製造等產業,同時也承接一部分資本和勞動密集型產業,特別是黑色金屬冶鍊和壓延加工(主要在常州、揚州、南京、鹽城等地)、印刷行業(主要在南通、揚州、泰州等地),對外產業轉移主要是廢棄資源綜合利用業、皮毛製品製造等。

(4)安徽處於工業化的中期,主要承接了大量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和部分資本密集型產業,個別技術密集型產業也開始在安徽布局,如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主要在合肥)、醫藥製造(主要在合肥、亳州)等,僅煙草製品行業因增速相對與其它三省市偏慢而在區域內的佔比下降。

第三,長三角產業分工調整緩慢,但產業轉移「圈層式」遞推趨勢依然清晰可見。

以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和2012年進入經濟新常態為界,將2003-2019年劃分為三個階段,可以發現,長三角地區各類產業的轉移時間有先後差異,勞動密集型行業明顯早於資本和技術密集型行業,轉移承接的空間分佈也呈現「中心-外圍」圈層式結構特徵。對比三個階段各地特定行業在區域內規模佔比變動情況,可以發現:在2003-2008年,上海製造業大部分行業份額下降幅度最大,浙江、江蘇製造業多個行業份額上升,安徽基本保持穩定;在2008-2012年,上海部分資本和技術密集型行業以及浙江超過三分之一的行業份額顯著下降,此時安徽作為產業承接地各行業的份額快速上升;在2012-2019年,上海各行業在區域內的份額已基本趨於穩定,江蘇成為主要的產業轉出地,接近一半的行業份額顯著下降,一部分轉移至安徽,一部分迴流至浙江。

以紡織服裝業為例,2003-2008年,上海和浙江份額顯著下降,江蘇增長明顯;2008-2012年,上海、浙江持續下降,江蘇也開始略微下降,安徽顯著增加。再如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行業,2008-2012年,上海份額降幅最大,江蘇增幅最大;2012-2019年,江蘇、上海份額下降,浙江、安徽份額增加(圖1)。

圖1  不同時間階段典型行業在長三角各省市產業份額變動情況

注:數據來源於各省市統計年鑒,經作者計算得出,括弧內數據為對應時間階段該省市相應行業在長三角地區的佔比變化量。

第四,滬與蘇浙皖三地的分工專業化水平上升,但蘇浙皖之間有同質化競爭傾向。

產業份額變化背後是分工布局的調整,結合區域產業分工指數來看,2003-2019年,上海與江蘇、浙江、安徽的分工專業化水平在上升,而江蘇、浙江、安徽三地因由於共同承接產業轉移,產業結構有同質化傾向,分工專業化水平下降(表2)。

上海交通運輸設備製造在全市製造業中的規模佔比(2019年23.4%,排名第1)顯著增加,化學原料製品、電氣器材、專用設備製造佔比保持穩定,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黑色金屬冶鍊和壓延加工佔比大幅下降。蘇浙皖三省因共同瞄準發展高新技術產業,近年來主導產業有所重合,江蘇主要是電氣器材製造(10.8%,2)、交通運輸設備製造(8.3%,5)規模佔比明顯增加,浙江主要是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7.2%,5)、電氣器材製造(11.4%,1)規模佔比明顯增加,安徽主要是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8.2%,4)、電氣器材製造(10.9%,1)規模佔比明顯增加。

表2  2003-2019年長三角地區區域分工指數變化情況

第五,都市圈內產業內分工合作態勢顯著,但與圈外城市多是產業間分工合作。

受城市經濟發展水平影響,長三角各城市間分工合作處於不同階段,基本以都市圈為單位,圈內圍繞核心城市開展產業內分工,而與圈外城市主要是產業間分工。2012-2018年長三角中心區27個城市的區域產業分工指數結果顯示,在上海、杭州和南京都市圈,核心城市與周邊分工指數都在下降,這主要是因為這些城市已進入產業內分工乃至產品內分工階段,大類行業結構相近。特別是上海,僅與4個城市間的分工專業化係數在上升,主要開展產業間合作,具體為南京(主要為化學原料及製品製造、電氣機械等)、安慶(主要為汽車製造、化工材料等)、池州(主要為金屬與非金屬材料、化工材料等)和銅陵(主要為有色金屬、半導體電子設備等)。而合肥由於發展水平相對偏低,與其都市圈內城市以及多數周邊城市,分工指數都有所提升,仍以產業間分工為主,且重點產業與部分城市存在明顯的競爭關係,如計算機等電子設備製造產業與蘇州、上海、無錫、南京等城市有較強競爭,電氣設備製造、汽車製造產業與揚州在存在競爭。

作者潘彪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征學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本文內容節選自作者發表於《上海商學院學報》[2021,22(03)]的論文《新發展格局下長三角地區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路徑——基於產業分工合作的視角》,有刪改。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