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長三角製造業競合(下):強化垂直分工,突破圈層壁壘

在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背景下,長三角地區作為中國外向型經濟的典型代表,通過深入實施一體化發展戰略優化區域分工合作,推進位造業高質量,既面臨外部壓力,也有著內在動力。在「十四五」乃至今後一段時期,長三角地區需要瞄準率先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堅持市場機制主導和產業政策引導相結合,強化產業橫向和縱向分工合作,加快推動創新鏈、產業鏈、人才鏈、政策鏈、資金鏈深度融合,促進位造業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發展,不斷推進產業鏈向微笑曲線兩端延伸,進入價值鏈的高附加值環節,以更高水平嵌入全球產業鏈體系。

首先,以發揮比較優勢為基礎,強化垂直分工,提升產業鏈韌性。

長三角不同城市確立相近的主導產業並不意味著競爭的加劇,可以通過強化產業鏈上下游垂直分工,引導各地結合自身稟賦條件和產業發展基礎,確定在產業鏈中的定位和主攻領域,充分發揮比較優勢,深化縱向合作,建設穩定的前後向供應鏈關係,打造具有戰略性和全局性的完整產業鏈,變「同業競爭」為「協作共贏」。

一方面,以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為導向,組建區域內全產業鏈聯盟。積極拓展「長三角先進位造業產業地圖」覆蓋範圍,釐清並編製重點製造業全產業鏈的鏈條圖、區域分布圖、重點企業圖和產品品牌圖,為各地政府和市場主體間開展產業合作提供依據與指引。組建全產業鏈聯盟,推廣實施「鏈長制」,以龍頭企業為引領,深入實施產業鏈補鏈強鏈固鏈行動、製造業產業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工程,不斷提升配套體系整體效率,保障區域內重點產業鏈的完整性,提升製造業抗風險能力。學習借鑒日本和德國汽車產業、中國台灣新竹集成電路產業、美國西雅圖的航空產業等集群式發展經驗,統籌謀划創新基礎設施布局,以科技要素的網路化共享助推打造世界級產業集群。

另一方面,推進先進位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引導形成「中心城市發展服務業、外圍城市發展製造業」的區域分工格局。把握全球製造業由單一生產型向「生產+服務」型轉變趨勢,長三角地區率先推動製造業上游產業鏈由向前延伸拓展到技術研發、產品定製、成果轉化等環節,下游產業鏈向後延伸發展到信息服務、智慧城市、電子商務等現代服務業,以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創新性生產服務提升全產業鏈競爭力。重點推動上海、蘇州等城市優化生產性服務業供給,大力發展服務型製造,支持研發、設計、採購分銷、運營管理、售後服務等環節專業、高端化發展;充分發揮其他城市資源和勞動力優勢,積極推動終端產品專業化製造。

其次,以園區平台共建為抓手,拓展合作對象,推進網路化分工。

依託長三角地區數量眾多的各級各類產業園區,通過園區共建等形式,打造「飛地經濟」樣板,探索成本分擔和利益共享機制,推動滬蘇浙皖之間建立更加多元化的產業聯繫,打破所有地區圍繞上海開展分工合作的狀況,推動「圈層式」分工格局向「網路化」分工格局轉變。

一是積極打造一體化運營的合作平台和支撐載體。充分發揮G60科創走廊、皖北承接產業轉移集聚區等區域合作機製作用,支持有能力的國家級、省級園區跨區域設立分區,探索「飛地園區」「園中園」等多種產業合作模式,打造承接產業轉移集聚區、合作發展創新實驗區。

二是積極搭建產業轉移供需信息對接和項目落地服務平台。建立長三角地區產業轉移承接項目對接平台,提升產業轉移方和承接方匹配效率,支撐拓展產業合作對象和行業領域,推動產業深度對接。支持重點園區內基礎設施、孵化基地、檢驗檢測中心等公共服務平台建設,提升產業承接地公共服務效能,縮短產業轉移項目建設和投產周期。

三是探索建立跨區域產業轉移、園區合作的成本分擔和政策共享機制。積極推動合作園區之間產業政策共享,促進資金鏈、政策鏈和監管鏈向合作園區延伸,逐步建構起企業原駐地產業集群和飛地產業集群之間的網路聯繫,順利將既有資源傳導至合作園區,形成市場化、可持續的分工模式。

四是借鑒吸收國內外一流園區模式經驗提升建設管理能力。推廣蘇州工業園區合作開發管理模式,引入第三方專業運營團隊,建立「管委會+公司」管理方式,由管委會承擔行政管理職能,由專業公司負責園區經濟運營活動,逐步實現由政府主導型向市場主導型的轉變,提升合作園區開發建設和管理水平,提高產業承接能力。

再次,以密切城市合作為重點,鼓勵內外結對,突破圈層式壁壘。

在加快推動都市圈內製造業分工合作的基礎上,鼓勵都市圈內城市與圈外城市探索開展結對合作,使製造業分工突破都市圈範圍,有效輻射帶動周邊城市以及遠離都市圈的城市發展。

一是借鑒區域協調發展機制中的對口幫扶經驗,鼓勵長三角地區城市間建立結對發展關係,基於資源稟賦、區位條件、主導產業等,確定合作對象及其重點領域。積極推動寧馬寧滁、「一嶺六縣」等省際毗鄰地區深度合作,共同編製合作發展規劃,打破行政壁壘束縛,建立區域統一市場,化省際邊緣為區域性中心,引導產業協同共興。

二是按照「研發在核心城市、製造在周邊區域;孵化在核心城市、轉化在周邊區域」的思路,確定城市間產業合作重點。發揮上海、杭州、蘇州、南京、合肥等城市科創資源集聚優勢,利用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機遇,加快建設上海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推動上海張江和合肥兩大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兩心共創」,支持南京、蘇州、杭州、寧波等建設區域科技創新中心,從事研發設計和成果孵化,通過設立雙向飛地、開展產業投資、提供人才和技術支持等形式,引導研發設計企業與製造企業嵌入式合作,發揮長三角國家技術創新中心(上海張江)技術交易撮合功能,推動技術創新成果在結對的周邊城市轉化,支撐專業化的製造業發展。

三是提升信息技術與製造業融合能力,以城市間數據流動助推產業分工合作。充分發揮長三角地區數字經濟優勢,共同建立工業互聯網平台,推廣一批工業互聯網產業標杆項目,形成適宜不同地區、不同層次的工業互聯網發展路徑和模式。鼓勵平台在產業聚集區落地,通過智能化生產、網路化協同等手段,實現多主體在虛擬空間的集聚與協作,構建設計、生產與供應鏈資源有效組織的協同製造體系。

第四,以建立統一市場為目標,推進規則對接,推動政策鏈協同。

打破行政壁壘,建立區域統一市場體系,破除各類要素和商品流動限制,降低產業政策的扭曲作用,是長三角地區優化分工合作、提高資源配置效率的根本所在。

一方面,加快建立規則統一的制度體系,提高長三角地區政策制定統一性、規則一致性和執行協同性。制定實施長三角製造業協同發展規劃,在企業登記、土地管理、環境保護、投融資、財稅分享、人力資源管理、公共服務等政策領域形成協同方案。建立長三角區域標準化聯合組織,負責區域統一標準的立項、發佈、實施、評價和監督,推進標準和檢驗檢測結果互認。著力完善管理制度體系,逐步健全和規範監管流程,推動產業轉移地和承接地服務監管無縫銜接。

另一方面,加快推動統一要素市場建設,強化長三角地區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要素支撐。加快推動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用好跨省補充耕地國家統籌機制,探索增減挂鉤和增存挂鉤的節餘指標在長三角三省一市範圍內調劑,確保重點項目順利落地。探索產業項目轉移時附帶建設用地指標、碳排放和能耗總量指標,破解計劃指標管理對產業項目轉移承接的限制。加強人力資源協作,實行專業技術任職資格、繼續教育證書等互認互准制度,打破勞動力流動壁壘,推廣「星期天工程師」等彈性引才模式,促進產業工人是高層次技術人才在長三角地區有效流動和優化配置。依託長三角資本市場服務基地,加強各類資本市場分工協作,促進資本跨區域有序自由流動,聯合設立長三角製造業轉型升級投資資金,支持更多的長三角先進位造業企業在科創板上市。

作者潘彪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征學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本文內容節選自作者發表於《上海商學院學報》[2021,22(03)]的論文《新發展格局下長三角地區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路徑——基於產業分工合作的視角》,有刪改。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