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這麼早離開中國」大眾中國馮思翰:ID.系列2021年有望完成最高10萬輛銷售目標

來源:中國經營報

「我會離開中國嗎?這個答案是肯定的。」日前,大眾汽車集團(中國)CEO馮思翰在媒體溝通會上確認了離任的消息,但同時表示,大眾管理層肯定會調整,這很正常。但同時表示,不會在明年2月1日這麼早離開。

受疫情、晶元供應鏈緊張等因素影響,大眾汽車集團在中國的銷量不及預期。2021年1~10月,大眾集團在中國的交車量同比下降8%左右。集團旗下各個品牌表現不一,包括捷達子品牌的大眾汽車品牌和集團平均水平一致,同比下降約8%,而豪華品牌奧迪同比增長4%,保時捷同比增長6%,超豪華品牌賓利同比增長幅度達90%。

廣州國際車展前夕有報導稱,因在中國市場銷量欠佳,電動汽車推動未如預期,大眾集團計劃更換中國區業務負責人,現大眾汽車集團中國CEO馮思翰將於2022年2月1日卸任現有職務,並離開中國。圍繞離任、銷量、電動化推動計劃等外界關注的問題,馮思翰在此次媒體溝通會上一並做了解答。

降本增效大幅度抵消銷量下降的影響

《中國經營報》:對於被傳離任的消息,怎麼看?

馮思翰:首先可以確定的是,管理層會發生調整,包括我在中國的職位,這個原因也是非常清晰和顯而易見的。在過去十余年的時間中,我連續在中國擔任各種職位,除了在上汽大眾任職三年半外,從2012年到現在,我領導大眾汽車品牌在中國的工作已有6年,擔任大眾汽車集團中國CEO也已3年有餘。長時間在中國任職帶來了很多優勢,比方說我對於合資企業夥伴,對於政府主管部門領導都相當熟識,也有很多合作。另外一方面,集團有一個良好的原則和傳統:當一個管理者在一個工作崗位或一個地方多年任職之後是需要做出調整和變動的,雖然管理者能夠獲得當地市場越來越多的經驗,但可能會缺乏新鮮的視角。世界上很多地區和很多企業當中也都看到了這樣的例子,也就是說當一個領導在一個職位或在一個地方做的時間太久,變革的驅動力就會減弱,所以集團才有這樣的管理原則和傳統。而且在集團內部,我們也有足夠多高水平、具備國際經驗的管理人員。

我會離開中國嗎?這個答案是肯定的。會不會在明年2月1日就離開中國?我可以說:不會是這樣的。我們計劃明年1月份再做媒體溝通會,屆時還是由我來給大家介紹2021年的業績以及2022年的計劃。

《中國經營報》:如何看待今年以來大眾在中國市場的表現?

馮思翰:今年我們受到了另外一種「病毒」的影響,這個「病毒」的影響比新冠病毒的影響還要大,那就是全球半導體晶元的短缺。從大眾汽車集團的角度來說,我們在全球最重要的市場銷量出現了下降,這是我們非常不滿意的,並不是說客戶不再熱愛我們的產品,而是我們在生產上不能夠跟上客戶的需求,甚至我們不能夠按照既定的計劃來實現生產。

大眾集團在中國市場給出的2021年業績目標高於2020年。今年看來,我們全年業績很有可能要低於2020年。具體低多少還不好說,因為零部件供應情況、生產汽車所需要的零部件到位情況幾乎每天都在變,是個動態的過程。

儘管如此,集團的財務狀況依舊良好。我們和合作夥伴都採取了嚴格的成本管控措施,在財務方面受到的影響要小於銷量方面受到的影響。在中國,包括全球範圍之內,大眾汽車集團通過一系列的降本增效的措施,很大幅度上抵消了銷量下降帶來的影響。

預計晶元短缺的情況在2022年還會繼續,明年為了扭轉這樣的局勢,集團在晶元供應分配上,會優先傾向中國市場。所以,我們有望在2022年實現反彈,回到甚至超越2020年的水平。

不會放棄代理銷售模式

《中國經營報》:作為一個年輕品牌,大眾ID.系列在中國市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可否介紹一下具體情況?

馮思翰:雖然在經營上碰到了諸多困難,但是有一點讓我們感到自豪,就是我們的ID.車型在中國的銷售呈上升勢頭。大眾汽車集團已在中國推出5款ID.系列車型,分別為一汽-大眾ID.4 CROZZ、ID.6 CROZZ和上汽大眾ID.4 X、ID.6 X和ID.3。從近6個月的銷量數據來看,大眾ID.系列電動車型在中國市場中的銷量呈現逐步增長態勢。

ID.4在中國亮相、上市短短幾個月之後已經位列中國最熱銷的純電SUV之列,ID.6也達到了最熱銷的前十強純電SUV之列。ID.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品牌,但就是在這短短時間當中,到9月份,在中國的ID.車型銷售已經突破了5位數大關,達到了1萬輛以上,在10月份更是做到了12726輛的銷售量,11月的數字也會在這個水平左右。我們有清晰的計劃,繼續去推動ID.銷售逐月地上升,月度銷售最終達到2萬輛以上。

在渠道上,我們兩個合資企業ID.銷售團隊都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到今年年底,ID.城市展廳的總數有望達到110個。從目前來看,ID.系列有望完成全年8萬~10萬輛的銷售目標。沒有任何晶元短缺影響的話,我們今年定的是8萬~10萬台,2022年就有可能定16萬~20萬台。

《中國經營報》:在中國市場的ID.銷售當中引入代理模式,有哪些考量?

馮思翰:關於如何在ID.銷售當中引入代理模式,我們和一汽-大眾、上汽大眾進行了大量探討。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我們看到採用代理模式之後,汽車企業和消費者之間能夠建立直接溝通的渠道。在新能源汽車市場當中,新能源汽車的消費者非常希望有這樣的渠道和可能性。在中國非常好的榜樣就是蔚來,蔚來在品牌層面和其消費者層面有大量直接的溝通,只有通過這樣的代理模式,我們作為品牌才能夠和消費者建立直接的聯繫和溝通,而不是把這樣的聯繫和溝通僅僅完全去交給經銷商。

第二,就是保持價格穩定。我們知道,喜歡討價還價也是一種文化現象。但無論是談到了怎樣的價格,可能消費者第二天就會開始懷疑他談的價格是不是最好的價格,「如果我再去搜一搜,談一談,是不是還能便宜幾百元。」所以,價格上的穩定性也是重要考慮,通過實現價格的穩定性,我們能讓消費者更加安心,也就是說他們看到的價格都是明碼實價,他們買到車以後都能非常放心,拿到的就是統一的價格,而不需要擔心他們是不是失去能夠獲得更大折扣的機會,如果他們再去一個經銷商那兒是不是能夠拿到更好的價格,這種擔心就沒有必要了。

第三,代理模式也能夠為經銷商帶來更高利潤率,因為經銷商需要有足夠的盈利,在人力和設施方面進行不斷投資。我們看到,這種代理模式和傳統的專營模式相比,經銷商的利潤率也更高。多家經銷商也已經看到了這樣的結果,就是ID.車型銷售利潤率要高於燃油車型的利潤率。所以,我們不光不會放棄代理銷售模式,而且會繼續保持這一銷售模式。將來甚至有可能在燃油車的銷售當中也會考慮代理模式。

大眾安徽量產車將在2023年四季度實現交付

《中國經營報》:斯柯達品牌在中國市場是否有電動化的考慮?

馮思翰:這是一個很複雜,也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集團個別品牌在中國市場上陷入了一種困難境地。斯柯達保持1%或略低於1%的市場份額,而1%的市場份額是能不能在這個市場上具有可見度,並且能夠保持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門檻。

斯柯達在歐洲已經推出了電動產品。現在問題在於:有沒有必要,或者會不會在中國市場對斯柯達品牌進行大規模的電動化轉型。對於斯柯達品牌在中國的情況,我們採取的第一個步驟是:聚焦於現在在售的產品,對型號過多過於複雜的產品陣容予以優化。

斯柯達品牌和經銷商合作夥伴也在努力為斯柯達在中國的市場表現帶來新的發展勢頭。問題是:斯柯達在歐洲已經推出的純電動車是不是也要在中國推出?這個前景並不是非常明確,我們特別要考慮:有沒有必要讓斯柯達電動車產品加入到中國本來已經競爭極其激烈的新能源汽車市場當中,目前看,還沒有清晰理由,因為如果對於斯柯達產品在中國的電動化轉型要做出投資的話,至少是數十億歐元的投資。現在這一切都還不明確。同時,我們和斯柯達在捷克的總部也始終保持密切的溝通。首先會看斯柯達品牌是不是能改善和鞏固在中國市場的地位,以及我們推出的優化產品陣容的戰略,在市場上會取得怎樣的效果。

另外,捷達子品牌的表現非常亮眼,和去年同比有9%的增長,而且和大眾汽車集團在中國市場平均表現相比要好得多。合資夥伴在捷達子品牌方面不斷地創新,推出了捷達V7黑鋒版。現在,三線到五線城市當中,對捷達產品的需求有著良好的勢頭,特別是在今年有這麼多困難的情況下,捷達子品牌能取得同比增長9%的成績是非常不容易的。

《中國經營報》:大眾在安徽投入了大量資金和精力,請問大眾未來在安徽的規劃要達到怎樣的目標?

馮思翰:大眾安徽是大眾在中國第一家完全控制的合資企業,投入了很多精力和資金,到明年8月份,大眾安徽在合肥的工廠應該可以達到投產。我們在大眾安徽投放的產品不是現有的車型,而是全新開發的車型,所以要再增加一年多的時間做準備。第一台車交付,將在2023年四季度實現。大眾安徽量產的車型既供應本土市場,也有機會向歐洲出口。就生產計劃而言,我們會在大眾安徽投產6款車型。2023~2025年第一批量產產品包括三個車型,2026年年底到2028年再推出三款產品。

同時我們也會圍繞大眾安徽,在合肥乃至安徽打造完整的生態系統,包括面向中國市場新一代新能源車的研發能力。以大眾安徽為中心,我們也會進一步建設和擴大一些零部件業務,特別是電驅動單元和電池系統。

(編輯:張碩校對:張國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