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地質調查人員遇難,哀牢山究竟有多兇險?

哀牢山到底是一座什麼樣的山?為什麼有專業能力的人員也會面臨失聯、乃至遭遇不測?

4名地質調查人員失聯遇難,讓位於雲南省中部的哀牢山進入更多人的視野。這到底是一座什麼樣的山?為什麼有專業能力的人員也會面臨失聯、乃至遭遇不測?23日,記者採訪了雲南資深地質調查專家王宇,試圖解開這些迷惑。

———

哀牢山是座什麼山?

11月13日,中國地質調查局昆明自然資源綜合調查中心4名隊員從雲南省普洱市者東鎮樟盆村進入哀牢山腹地野外作業後失聯。在搜救數日後,11月22日早晨,這4名工作人員全部被找到,不幸的是,他們都已遇難。目前,救援隊伍正在開展失聯人員遺體的轉移工作,事故原因也正在深入調查中。

公開資料顯示,哀牢山是古哀牢國東界界山,位於中國雲南中部,為雲嶺向南的延伸,是雲貴高原和橫斷山脈的分界線,也是元江和阿墨江的分水嶺。哀牢山分佈範圍很廣,涉及楚雄州的楚雄市、雙柏縣、南華縣,普洱市的景東縣、鎮沅縣,玉溪市的新平縣,僅在普洱市鎮沅縣的面積就達到13.5萬畝。

來源:鎮沅發佈

真實的哀牢山有多兇險?王宇從地形地貌、氣候和自然資源三個角度進行了介紹。

哀牢山是印度板塊向歐亞板塊碰撞和俯衝的產物,與紅河深大斷裂共生,新構造運動強烈。受內外力共同作用,斷裂構造發育,山體隆升幅度大,河流急劇下切,形成深度切割的高中山地貌。「這意味著哀牢山山高坡陡,地形起伏變化強烈,行進困難。」

由於哀牢山山體相對高差大,氣候垂直分佈明顯,從山頂到山麓就有6種氣候模式,包括南亞熱帶、中亞熱帶、北亞熱帶、暖溫帶、溫帶、寒溫帶氣候。「氣候複雜,容易遭遇天氣突變。」

哀牢山為世界同緯度生物多樣化、同類型植物群落保留最完整的地區。這裡有包括孟加拉虎、綠孔雀、黑長臂猿、雲豹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在內的眾多野生動物,和以「植物活化石」梭羅樹為首的千余種高等植物,森林鬱閉度極高。「人一旦進到密林中,很容易迷失方向和遭遇毒蛇、螞蟥、野獸等。」

此外,哀牢山原始森林霧氣重、無道路、無通訊信號,都給野外活動帶來困難。

「2008年的一次應急調查中,直線距離30多公里的路,我們走了整整17個小時。」王宇說,「進入原始森林,行進非常困難,全是密密麻麻的藤蔓、刺竹、灌叢、雜草,完全無路可走,只能循已有的羊腸小道行進。」

圖為搜救隊員在搜尋失聯人員。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隊供圖

———

野外作業危險幾何?

據報導,此次4名地質調查人員進山,是為了開展森林資源調查。按計劃,他們需要從哀牢山腹地翻過山脈,到達位於北坡的新平縣水塘鎮。

「無論是區域地質調查、水文地質調查,還是環境地質調查等,都需要在野外作業。」王宇稱,野外作業流動性大,工作環境不確定,具有較大的危險性。常見的有遭遇極端天氣、泥石流、山洪等自然災害,發生交通事故、疾病、外傷,迷路所致失溫、飢餓、脫水等。

王宇介紹,一般野外作業都會預先設定好路線和應急預案,但在原始森林等惡劣環境下,很難保持預定的調查路線,加之密林遮蔽、大霧瀰漫,很容易迷路。一旦因為迷路只能在山上露宿,就會面臨更多危險。任何意外情況都考驗著作業人員的應急能力。

圖為救援現場。鎮沅縣委宣傳部提供

———

為何專業人員也會失聯?

據了解,此次失聯的4名地質調查人員年齡在25歲至32歲之間,均有部隊服役經歷。進山時,他們攜帶了RTK定位設備、羅盤、工兵鏟等專業工具。按常理,他們遭遇失聯的可能性,較普通人應該低得多。

王宇坦言,此次事故是非常小機率的事件,「上世紀五十 年代以來,雲南地質工作高峰時期,僅地礦系統就有從業人員2萬多人,也只發生過個別地質隊員在陡崖邊、溶洞里探測時失足摔落傷亡的事件,從未發生過3人以上地質隊員遇難的重大事件。」

王宇認為,即便專業人員攜帶了專業設備,也常常會遇到原始森林中沒有通信信號等情況。一旦沒有信號,現代定位設備無法派上用場,就得靠作業人員所掌握的傳統技能、野外經驗和常識來脫困,所以野外工作和生活經驗的傳承、各種意外事件的防範、處置知識培訓和應急演練都很有必要。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