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工程師鄔凱:奮戰在四川交通搶險救災一線 將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原標題:新青年·上封面|工程師鄔凱:奮戰在四川交通搶險救災一線 將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封面新聞記者 曹菲 攝影報導

11月15日下午,成都難得的艷陽天,四川省公路規劃勘察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省公路設計院」)大院里,記者見到了總工辦副主任工程師鄔凱。一米八的大高個,指向他的故鄉——中原河南;一副半框眼鏡,擋不住他眉宇間的英氣。

和院里其他工程師不同,鄔凱的故事里鮮少出現橋樑、隧道等超級工程,而是由一次次搶險救災經歷串聯。工作十 年,他先後參與2013年雅安蘆山地震、2017年九寨溝地震、2019年宜賓長寧地震等震後交通應急搶通保通及邊坡地質災害處置工作,奮戰在搶險一線。

作為一位博士出身的工程師,鄔凱認為自己是幸運的:「我可以把岩土防災減災方面的科研成果運用到交通建設中,面向經濟主戰場和國家重大需求,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三次震後搶通保通

多次遇到落石險情

2011年7月,26歲的鄔凱從中科院武漢岩土力學研究所(碩博連讀)畢業。彼時,四川汶馬高速、雅康高速等項目正在開展前期工作,這些高速緊鄰青藏高原東緣,地形地貌複雜,沿線地質災害多發,他的博士論文選題正是山區公路邊坡地質災害監測與預警系統研究。為了學有所用,就業時他,選擇了四川省公路設計院。

工作中,鄔凱面對的全是公路上的突發地質災害,而地震後的次生地質災害的影響和風險是最大的。2013年雅安蘆山地震時,他第一次參與震後搶通保通工作。

「當時從蘆山到寶興的省道210斷道,寶興成為孤島。」他回憶,無論是疏散災民,還是運送物資,都必須打通這條生命線。與處理單一滑坡不同,幾十公里的通道上分佈著多個災害點。四川省公路設計院作為技術支撐單位,首要任務就是摸清沿線地質災害分佈情況。

勘察過程是充滿危險的。省道210線蘆山至寶興段42公里沿線崩塌、落石極其嚴重。特別是銅頭峽一段高位崩塌災害密集,在茂密植被覆蓋下隱蔽性極強。鄔凱每天都要從這長約15公里的「魔鬼」路段通過。

最驚險的一次經歷發生在2013年6月22日。當天,鄔凱和同事查看省道210線鋼棚架受損情況,行至銅頭峽段時,前方突發高位崩塌,瞬間泥土飛撒,滾石不斷。由於天色已晚,車上人員只能下車觀察,待車輛安全通過後,才拉開間距快速跑步通過。「車子距離落石的位置也就十多米,如果沒發現,後果不敢想。」多年後想起,他仍心有餘悸。

之後,鄔凱又先後參與2017年九寨溝地震、2019年宜賓長寧地震的道路搶通保通工作,每次都是第一時間深入震中,涉險進行調查、測繪。

連夜繪製災害分布圖

次日廣播里聽到自己的故事

除了基礎性的調查、測繪,鄔凱和同事還要繪製災害點分布圖,制定應急處置方案。所有工作都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樣才能保證道路儘快打通。他印象中最「急」的一次,還是在蘆山地震期間。

當時,鄔凱和同事剛把災害分佈情況調查清楚,當天晚上8點過,交通應急指揮部開會時就下達任務,要求他們第二天拿出災害點分布圖,供指揮部決策使用。這意味著,他們必須連夜趕製。

「當時前後方合作沒有協同工作軟體,我們只能回到成都作圖。」當天晚上11點過,鄔凱趕回院里,立刻投入工作。蘆山地震地質災害點涉及一條省道、三條縣道,上百個災害點,要一一確認上圖,工作量非常龐大。三個人熬了一個通宵,終於在次日早上七點製作完成,由專人送到指揮部。

「我當時做完圖,就打了一個計程車回家休息,沒想到車上的交通廣播正在講我們院連夜把災害點分布圖做好,今天一早送到指揮部的事。」鄔凱說,「當時就有一種自豪感。我們做的事情雖然很辛苦,但是能為整個抗震救災的指揮決策發揮很大的作用,我們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將科研成果應用到工程中

將論文「寫」在大地上

除了震後應急搶通保通,鄔凱還承擔了公路邊坡地質災害處治、震區公路災後恢復重建等工作,這讓他有機會將岩土工程科研成果深入應用於交通建設中。

多年來,他見證了四川交通防災減災技術的進步——地質勘測手段更加豐富,支擋加固技術更加快速有效,智能監測應用更加普遍……在新川九路項目中,他們團隊除了採取工程措施讓邊坡更穩定,還進行了生態棒護坡綠化,將工程防護與生態防護有機結合。「現在可以把科研成果真正用在工程建設中,把論文『寫』在大地上,這是我們在高校里做科研很難達到的效果。」他說。

常年和突發地質災害打交道,讓鄔凱的生活充滿了不確定性,對家人的照顧也不免有疏漏的地方,「妻子懷孕最艱難的時候我正在蘆山地震災區,沒能陪在身邊,直到她生產前兩天才趕回去。」

不過,工作也常帶給鄔凱滿滿的幸福和收穫,「因為通過我們的努力,為出行者提供了一個安全、暢快的出行環境。」

(文中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