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頭混戰元宇宙:有的砸百億卡位 有的預警泡沫破裂

  科幻作家尼爾·Stephen森(Neal Stephenson)三十 年前提出的「元宇宙」一詞,正在撬動互聯網產業的又一次大規模迭代。

  從2020年底,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在內部刊物中提出「全真互聯網」概念開始;到今年3月,Roblox(羅布樂思,多人在線遊戲公司)美股上市,借元宇宙概念市值迫近400億美元;再到今年8月,位元組跳動以90億元收購國內VR設備廠商Pico,元宇宙成為顯而易見的風口;如今,隨著Facebook(臉書,社交平台公司)部分更名為Meta(Metaverse的簡稱,又譯為「元宇宙」),元宇宙的「火焰」更是蔓延全球。

  事實上,在親上火線之前,巨頭們已經通過投資開始布局元宇宙,在底層的算力、通信技術、區塊鏈,應用層的遊戲、辦公和社交,以及外顯的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設備等背後或多或少都有巨頭的影子。

  按照各自的基因,騰訊布局社交和遊戲,Meta掌握頭顯和流量,英偉達更擅長技術和算力,但藉助於資本的縱橫捭闔,巨頭們除了鞏固自身腹地的壁壘外,也正展開一場基於元宇宙全產業鏈的布局。但泡沫泛起之際,不少企業非理性的市場營銷與資本炒作也在迅速地透支著行業的未來,相關資產變得越來越貴,甚至引發監管層關注。

  11月18日,「人民日報評論」公眾號發文稱,元宇宙概念的走紅,是資本炒作還是新的賽道,是新瓶裝舊酒還是科技新突破,下結論前不妨「讓子彈飛一會兒」。當日,A股元宇宙概念板塊大幅下挫,易尚展示、大富科技、盛天網路、中青寶、世紀華通、寶通科技、佳創視訊等全線大跌。

  一片喧囂之中,炒作概念者能否在這場盛宴中快速收割,全身而退;強調「長期投資」的大廠又能否憑藉現有優勢,在這場快速迭代的革命中緊跟時代步伐;身經百戰的VC、PE和基金經理們,又如何在風口中避免接「擊鼓傳花的最後一棒」?

  元宇宙是數字烏托邦還是黃金賽道

  一千個科技從業者眼中有一千個元宇宙。但什麼是元宇宙,什麼又不是元宇宙,概念亟待界定,也正因為此,所有人和機構都擁有了對元宇宙的解釋權。

  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聯網,也就是第三代互聯網(Web 3.0),最重要的關鍵詞是融合,即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的深度融合、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數字生活與社會生活深度融合、數字資產與實物資產深度融合以及數字身份與現實身份深度融合。

  「目前元宇宙還屬於抽象概念,理論上任何人和機構都有解釋權,這也是元宇宙能夠被熱炒的關鍵。」易觀文娛資深分析師廖旭華這樣認為,「元宇宙是在數字化的基礎上構建的,和現實互相影響的系統。關鍵在於和現實互相影響,社會發展不需要一個虛擬世界,而是需要一個能夠推動現實發展的數字化系統。」廖旭華對貝殼財經記者說。

  一位二級市場賣方分析師則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元宇宙應該是足夠大、足夠沉浸的,能夠容納數以千萬的用戶同時在線,探索非常豐富的場景;元宇宙應該是多元化的,有PGC(專業生產內容)、UGC(用戶生產內容)以及AGC(人工智慧生產內容),才能保證內容消耗和持續性;有穩定的經濟系統,由於虛擬世界的生產成本低、複製難度低,要求用戶創造的虛擬物品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但由於監管層和大公司的存在,仍然需要有人制定規則;有社交屬性,基於大、沉浸、多元化,社交屬性是應有之義,有了社交,用戶才會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元宇宙上。

  綜合眾多受訪者觀點及申萬宏源、東方證券等多家機構的研報,貝殼財經認為元宇宙的產業鏈目前可以分為七層,即保證低時延和沉浸感的基礎設施,如通信網路、雲計算和半導體等;進行人機交互的設備,如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及其他可穿戴設備、腦機介面等;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邊緣計算等;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間的空間計算,如數字孿生、語音與勢識別、空間映射等;幫助創作者持續更新的系統,如降低門檻的開發工具和變現手段;能觸達用戶的曝光方式,如廣告系統、應用商店、遊戲渠道等;用戶的參與感和體驗感,包括遊戲、社交、娛樂、商務等。

  也因為元宇宙如此廣泛的產業鏈,似乎所有人和機構都擁有了對元宇宙的解釋權,並且都在爭取讓這個定義向自己偏移。

  據企查查數據,截至2021年11月上旬,中國已經有663個元宇宙相關企業,其中315家即48%的企業名稱中直接包含元宇宙關鍵字。在2021年11月中下旬以來,部分城市以「元宇宙」作為企業關鍵字進行註冊受到限制,所以部分企業採用元宇宙中「元」的諧音字替換「元」字進行註冊,實際企業名稱中包含元宇宙的企業數量超過50%。預計至2022年年底,全國元宇宙相關企業數量將突破3000家。

  Crunchbase數據也可窺見一斑。數據顯示,今年到目前為止,與元宇宙(被標記為遊戲、網路遊戲、虛擬世界和增強現實)相關的公司已經在612筆交易中籌集了近104億美元的資金, 其中遊戲吸金約75億美元(382輪),網路遊戲吸金約25億美元(110輪),增強現實吸金約21億美元(176輪),虛擬世界吸金6280萬美元(9輪)。這與去年這些類別的公司籌集的59億美元相比,有了很大的飛躍,這也是過去十 年中,「元宇宙」類別企業籌集到最多資金的一年。

  國內A股市場方面,10月以來,多隻元宇宙概念股大漲,中青寶、佳創視訊、中文在線、寶通科技、盛天網路等股價漲幅超50%。隨即引發監管層關注,上交所或深交所已向中青寶、盛天網路、易尚展示、大富科技等多家公司下發監管函、關注函,要求說明是否在蹭「元宇宙」熱點。但仍有不少二級市場股民和基金用錢投票,資本市場虛火旺盛。

  11月18日,「人民日報評論」公眾號發文稱,元宇宙概念的走紅,背後有著相應的技術支撐和社會生活因素。是資本炒作還是新的賽道,是新瓶裝舊酒還是科技新突破,下結論前不妨「讓子彈飛一會兒」。當日,A股元宇宙概念板塊大幅下挫。

  到底是投資界虛火?還是硬體和幣圈的「迴光返照」?廖旭華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市場上並沒有真正的元宇宙公司,包括Facebook和Roblox,前者是社交網路和VR公司,後者是UGC沙盒遊戲公司,目前全球範圍內所謂的元宇宙公司,都是利用元宇宙概念的抽象化特徵,對已有業務進行抽象化解讀。

  「距離二級市場更近的分析團隊對元宇宙更加熱衷,像我們這樣距離業務部門更近的分析團隊並不想跟元宇宙發生什麼關係。」廖旭華對貝殼財經記者直言,「元宇宙是來源於美國通脹背景下的華爾街,來源於Roblox和Facebook。在美國通脹背景下,全球無論是資本市場還是虛擬貨幣市場都是非常瘋狂的,也是這樣瘋狂的市場環境創造了元宇宙這樣抽象的概念。」廖旭華對貝殼財經記者直言。

  距離二級市場更近的上述賣方分析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目前二級市場對元宇宙的關注,更多是年底業績真空期的主題性投資。而且由於Facebook等巨頭入局,資本市場也不得不重視。本輪元宇宙的投資熱,其實是互聯網產業(傾向於VR、AR)和區塊鏈(傾向於幣圈)的一次共振,所以整體表現也非常強。

  於佳寧也提示稱,2021年作為元宇宙的元年,機遇窗口期正在逐步開啟,但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嘗試可能失敗,相關的股票等資產有較高風險。如果忽視技術發展規律,不切實際地炒作相關概念,則可能會導致出現泡沫,而泡沫必將破裂,反而會延緩元宇宙的發展建設和應用落地進程。

  不過,他也強調,元宇宙不是一個數字烏托邦,而是一個將現實世界和數字世界相互融合的全新數字世界,能夠促進產業和經濟發展的空間。元宇宙也不是所謂 「脫實向虛」的「虛擬經濟」,而是可以讓身處世界各地的人們高效溝通協作,讓全面聯網的智能設備有效聯動,讓產業鏈協作透明高效,進而賦能實體經濟走向更高發展階段。

  有巨頭砸百億卡位,有的預警泡沫破裂

  截至2020年底,全球移動互聯網人口規模為44.6億,滲透率約59%,全球遊戲用戶近27 億,滲透率約35.5%。在移動互聯網更普及的中國,網民滲透率高達約70%,移動互聯網日均時長約6小時,已有明顯的放緩跡象。在用戶增長見頂和疫情居家的背景下,元宇宙也成為科技公司當前重點布局的方向,各家巨頭也均在擁有資源和稟賦的賽道上進行了重點押注。

  梳理各巨頭廠商在元宇宙上的布局發現,其主要集中在3個方向:VR、AR技術和產品開發(對應沉浸感);UGC技術和產品的打造(對應經濟系統和內容豐富性);社交元宇宙構建(對應社交)。其中,Meta、騰訊、位元組跳動在上述三個領域中均有布局,而微軟、英偉達則更多集中於自身擅長領域。

  具體而言,更名為Meta的Facebook扛起了「元宇宙」的大旗,在應用、硬體和底層技術領域均有布局。貝殼財經梳理髮現,從2014年4000萬美元參與智能硬體公司Vicarious的B輪融資至今,Meta在元宇宙相關領域投資20起,涉及金額超過31.58億美元(不包括部分未公佈金額的投資),其核心目標是從VR頭顯起步,布局元宇宙流量入口,並在2020年開始採用低價策略,將VR頭顯的市場佔有率提升至今年年中的75%。此外,Meta還在遊戲、教育、辦公等內容領域提升沉浸感,Meta此前已經積累了人工智慧、網路運算等技術,並在積極儲備區塊鏈技術。

  反觀國內社交巨頭騰訊,其同時擁有QQ和微信,已具備全真互聯網(騰訊內部不稱「元宇宙」,以「全真互聯網」代稱)生態雛形,在移動支付、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慧和雲遊戲上也均有布局,此外,通過年初PCG(平台和內容事業群)的組織架構調整,天美工作室總裁姚曉光同時兼任社交平台業務(即QQ)負責人,開始以QQ為基礎探索全真互聯網。在投資方面,騰訊主要布局AR設備與感知交互技術,軟體重點投資了Epic和Roblox兩家遊戲公司,提升了遊戲引擎上的實力。

  2016年至今,騰訊公開披露的全真互聯網(元宇宙)領域投資有12起,共耗資8.28億美元(不包括部分未公佈金額的投資)。硬體方面,2016年至2017年騰訊投資了兩家AR公司,分別為Meta和Innovega;2021年6月騰訊投資Ultraleap,布局感知交互技術。軟體方面,騰訊在2012年以3.3億美元買入Epic 48.4%的股權,在2020年2月投資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 2021年1月投資元象唯思,此外,還在2021年3月和5月分別投資遊戲領域的優必達和十字星工作室,在2021年2月和4月分別投資雲計算和人工智慧領域的貝瑞科技和惟客數據,以及在文娛領域投資萬象文化。

  位元組跳動從2019年開始,先後投資人工智慧、半導體、智能硬體和遊戲領域的20家元宇宙相關技術公司,總計耗資超134.7億元人民幣(不包括部分未公佈金額的投資)。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有:2021年4月投資1億人民幣主打元宇宙的遊戲公司代碼乾坤,並於8月正式上線《重啟世界》;於2021年8月收購 Pico,收購金額為90億元人民幣,Pico VR產品走低價路線。

  微軟更多聚焦於企業服務領域。2021年7月,微軟在Microsoft Inspire中明確提出「企業元宇宙」的概念,試圖通過構建資產、產品的數字模型,實現物聯網、混合現實的整合。核心技術包括Azure雲、Dynamic 365、Windows Holographic等。在此後的11月,在Ignite大會上,微軟宣布正式啟動元宇宙計劃,公佈了混合現實平台Mesh for Teams,預計將於2022年上半年推出。微軟還與埃森哲合作開發虛擬空間,圍繞線上培訓場景布局。

  英偉達的布局則更多集中在元宇宙的基礎設施。今年11月,英偉達在GTC大會上發佈 Omniverse 新功能及底層技術更新,其中涵蓋機器學習、圖形處理、語音及自然語言處理,核心是通過技術迭代,創造可適配於AI的數字孿生世界的底層平台,促進元宇宙軟體底層生態持續完善。公司專注於人工智能、邊緣計算、顯存技術等各方面基礎技術的更新迭代。相較於其他平台化、內容化的元宇宙發展方向,英偉達定位技術基石,更加專注於人工智能、邊緣計算、顯存技術等各方面基礎技術的迭代。

  競相爭奪元宇宙的巨頭中,也有相對審慎的。負責百度元宇宙業務的副總裁馬傑在近日的一次公開活動中發出不同尋常的警告稱,按照Gartner技術成熟度曲線,目前元宇宙正在期望期的頂點。他甚至給出了具體時間,「到明年下半年或後年,這輪泡沫一定會破滅的。」

  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也在三季報結束後的分析師會上稱,元宇宙是個概念,而不是一個產品,元宇宙包含的一些要素,比如遊戲內的生態系統、虛擬現實、社交關係等,這些並不新鮮,有些公司已經實現了一部分。「目前都是媒體和資本層面,很少有做產品的人討論元宇宙,因為必須要有足夠的產品和技術突破,才能實現元宇宙,並不是近幾年就能達到。」陳睿直言。

  近日,360集團董事長周鴻禕在參加央視的《對話》欄目時表示,元宇宙的概念最近炒得很熱,很多人找到了新的圈錢手段,他認為元宇宙並不代表人類的未來,而是代表了人類的沒落。

  針對上述巨頭的布局和投資,上述二級市場賣方分析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互聯網平台公司,比如騰訊、索尼這種有豐富遊戲內容經驗的,可能比Facebook、位元組跳動這種缺乏遊戲內容經驗的,在元宇宙中更佔一步先機;而對VR設備及硬體公司,「重度化」是唯一出路,依靠手機架靠或輕量設備的「小打小鬧」,是沒有前途的;而純粹的遊戲公司,比如米哈游、網易等,甚至歐美一線開放世界遊戲大廠的機會都很大,儘管它們還站在場邊觀望。

  易觀文娛資深分析師廖旭華則表示,元宇宙應該是一個集合,就像今天不會有公司說自己是整個互聯網一樣,它們都是互聯網社交、互聯網媒體等的垂類。「我不認為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成為『元宇宙』,而是任何公司都能成為元宇宙某一個環節的公司,比如英偉達可以成為元宇宙-計算服務公司、Pico能成為元宇宙之硬體服務公司。」廖旭華對貝殼財經記者說。

  關鍵是需要底層性技術創新和基礎設施建設

  科幻作家尼爾·Stephen森在其1992年發表的科幻小說《雪崩》中,將元宇宙描繪為人們通過控制自己在虛擬現實世界中的數字化身相互競爭,以提升社會地位。

  那麼,對應到現實生活,這輪元宇宙迭代到底何時才能到來?上述二級市場賣方分析師認為,最重要的是一款能承載大量用戶並且支持UGC的內容平台作為載體,普遍認為社交和遊戲品類最為合適,我更傾向於遊戲,很多產業或投資領域的人會相信《GTA》和《堡壘之夜》是元宇宙的雛形。VR為元宇宙提供現實般的沉浸感,AI為元宇宙提供運行「大腦」,而NFT則為元宇宙搭建經濟體系。它們都很重要,但不一定必需,Roblox其實並不滿足很多方面,但卻是元宇宙的先驅。

  「元宇宙的發展進程並不是線性的,不是努力投入資源就可以實現突破,關鍵還需要底層性技術創新和基礎設施建設才能實現。元宇宙作為第三代互聯網,存在四大技術支柱,也就是四個技術類別,分別是:構建、映射、接入和應用。每一個支柱對應一系列技術,也代表著成熟的元宇宙商業系統需要的條件。」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具體而言,於佳寧認為,首先,要有足夠的計算能力和數據存儲空間,也就是「構建」類技術涉及的層面;其次是元宇宙的入口,也就是用戶接入的層面,涉及接入終端普及和高速低延遲網路的建設;再次,物理世界與數字世界需要實現雙向打通和疊加,「映射」類技術將發揮重要的作用;最後就是元宇宙中應用的開發,幫助人們在元宇宙中實現人機深度交互、萬物廣泛互聯,智能經濟體系持續運轉,創造新價值。「要構建完整的元宇宙生態,必須加快5G、雲計算、分散式存儲、人工智慧、大數據、物聯網、數字孿生、虛擬現實、區塊鏈等一系列前沿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推動集成創新和融合應用,加快構建新型基礎設施。」於佳寧說。

  「最重要的條件是計算材料的革命性變化。因為近幾年的計算能力和效率的發展是緩慢的,現有的計算成本根本不足以支撐一個元宇宙。」易觀文娛資深分析師廖旭華一針見血地指出。但他認為,往後需要什麼時間節點,目前並不知道,但肯定是需要疫情導致的供應鏈問題消失後才能進行下一步,否則所有的所謂元宇宙探索都是對已有產品和技術的概念包裝,而不是真正的創新。

  9月以來,工業和信息化部主導的「解決屏蔽網址鏈接」專項整治行動成為行業關注焦點,11月落地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也引發熱議。互聯互通和網路安全成為中國互聯網的年度熱詞。

  在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看來,元宇宙世界中也應該體現互聯互通和數字安全。 「元宇宙的核心屬性之一是開源創新,包括了技術的開源和平台的開源。通過制定一系列的標準和協議,我們可以實現各個數字世界在協議層和價值層的互通,從而形成整體的元宇宙。「於佳寧對貝殼財經記者說。

  Epic Games 的CEO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也曾有類似表達:「元宇宙的生態系統更需要各方面的良性競爭,並由技術互操作性標準促進……如果沒有開放的標準,壟斷平台就會從創作者的作品中獲取比創作者更多的收益,蘋果公司和谷歌的故事就是前車之鑒。」此外,基於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約,個人、組織甚至物體之間都可以實現高效且「無須信任」的廣泛協作,所有合約自動執行,從而讓元宇宙中的智能經濟得以持續運轉,並創造巨大價值。

  於佳寧還稱,元宇宙中的數據安全問題也應高度重視。元宇宙將是無數人共同創作的結晶,用戶將是元宇宙的主要建設者,如何切實保障數據安全,完善數據資源確權、開放、流通、交易相關制度,保護個人隱私數據,加強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強化關鍵數據資源保護能力都是需要極力重視的問題。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金蕾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張彥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