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貝爾被多位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中國版Zara要「倒」了?

  原標題:拉夏Bell被多位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中國版Zara要「倒」了?

  新京報訊 11月24日,「拉夏Bell被申請破產清算」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從被稱為「中國版Zara」到業績低迷、試水輕資產運營,再到如今被申請破產清算,拉夏Bell這些年經歷了什麼?

  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拉夏Bell: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11月22日晚間,新疆拉夏Bell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拉夏Bell」)發佈公告稱,公司從烏魯木齊市新市區人民法院(簡稱「新市區法院」)轉來的快遞獲悉,公司債權人嘉興誠欣制衣有限公司、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浙江中大新佳貿易有限公司(上述三方合稱「申請人」)向其遞交了《破產申請書》。申請人認為,拉夏Bell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因此向法院提出對拉夏Bell進行破產清算的申請。

  此次向法院遞交《破產申請書》的嘉興誠欣制衣有限公司、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浙江中大新佳貿易有限公司,與拉夏Bell分別存在承攬合約糾紛、買賣合約糾紛、加工合約糾紛。

  以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為例,其訴拉夏Bell買賣合約糾紛一案,經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依法審理並調解生效(2020)滬0104民初14521號,拉夏Bell共需向該公司支付款項722.16萬元。但是拉夏Bell在調解後怠於履行調解書生效內容,在調解書確認的第一期付款時間2020年11月9日前未履行調解內容向紅樹林履行相關款項支付義務。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也已申請對其強制執行,但至今尚未執行到拉夏Bell的任何財產。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認為,拉夏Bell作為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情況已經符合破產的相關條件。因此,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作為債權人,依法向法院提出對拉夏Bell進行破產清算的申請。

  公告披露,根據相關規定,因核准拉夏Bell登記機關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司的破產案件一般應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申請人向新市區法院(基層人民法院)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其請求不符合相關法律程序,拉夏Bell將及時向新市區法院提交破產清算的異議申請;同時,拉夏Bell未收到法院有關本次破產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拉夏Bell方面表示,將繼續積極與債權人、法院等溝通,爭取儘早消除不良影響,盡最大努力維護公司、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的利益。

  業績連年下滑,從「中國版Zara」到「披星戴帽」

  拉夏Bell成立於1998年,定位於大眾消費市場的多品牌、全渠道運營的時裝集團。因零售網點眾多,拉夏Bell曾被稱為「能繞地球一圈」,也有著「中國版Zara」的美譽。數據顯示,拉夏Bell2015年年底網點總數為7893家,2018年6月底增至9674家,增長幅度為22.6%。然而,截至2021年6月30日,拉夏Bell共有427個線下經營網點,其中,直營零售網點數量為242個,加盟/聯營零售網點數量為185個。這些年,拉夏Bell經歷了什麼?

  在股票市場上,拉夏Bell一度風光無限。2014年赴港上市,2017年9月在上交所掛牌,成為國內首家「A+H」股上市的服裝公司。成立之初,拉夏Bell一路高歌猛進。2012年至2017年,結合不斷推出新品牌拓展的需要,公司採取「多品牌、直營為主」的業務發展策略,開始了擴張的步伐。品牌陣營從起初的3個拓展到了20多個,涵蓋女裝、男裝和童裝。

  門店數量的快速增長,也帶來銷售規模的不斷增長,拉夏Bell在2017年上交所上市首年取得89.99億元的營收,創下了其歷史最高水平。不過,好景不長,面對百貨渠道轉型調整導致的專櫃收入下降,加之公司部分處於培育期的品牌年度虧損金額增加,拉夏Bell「多品牌、直營為主」的經營模式面臨人工、租金等運營成本日益增加的壓力,盈利能力也出現了明顯下滑。

  2018至2019年,根據市場環境變化及公司自身實際情況,拉夏Bell開始聚焦以女裝品牌為核心的品牌差異化發展方向,並調整線下低效門店。數據顯示,2018年拉夏Bell凈利潤為-1.6億元。2019年,在營業收入下降24.66%的同時,拉夏Bell凈虧損高達21.66億元。此外,隨著經營業績不斷下滑,拉夏Bell的資金壓力也越來越大。2017年至2019年,其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8.31%、59.01%和85.59%。

  2020年7月1日,因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拉夏Bell「披星戴帽」,股票簡稱由「拉夏Bell」變更為「*ST拉夏」。

  調整線上業務模式,拉夏Bell能「挺」到明年嗎?

  門店關閉、業績虧損、負債壓身,拉夏Bell也在想出路。

  2020年9月,拉夏Bell發佈公告稱,把線上業務調整為「品牌授權+運營服務」的新模式,採取「輕資產」的運營模式,並計劃將旗下品牌系列商標分別授權給供應商、經銷商及代理運營商等,把線上業務的運營管理交由專業的品牌運營公司代為運營。授權品牌包含公司旗下全品牌,首先聚焦女裝品類的授權業務,後續根據業務進展情況逐步拓展男裝、童裝、家居等其他品類。

  對於轉換線上業務模式的原因,拉夏Bell表示,公司線上業務起步時間較晚,前期曾採取代理運營方式,現階段受運營經驗不足及缺乏精細化管理能力等因素影響,公司2017年至2019年線上銷售收入佔整體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13.65%、14.13%及10.65%,且始終面臨著線上流量成本逐步上升、線上業務盈利能力較弱等問題。

  同時,拉夏Bell也坦承,新模式實行後,公司線上收入將以收取授權使用費為主要來源,不再參與線上貨品的設計和採買等環節,不再承擔線上渠道庫存風險。若該線上業務模式順利推進,將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積極影響。若新業務模式執行不到位、相關業務資源受限及利益相關者合作意願不強等,會導致拉夏Bell出現線上業務拓展和經營成果不達預期的風險。

  試水「輕資產」運營的成效如何?從財報中或許可以得知。2020年,拉夏Bell實現營業收入18.19億元,同比下降76.27%。凈利潤約為-18.4億元,較上年減虧3.3億元。進入2021年,拉夏Bell的經營仍未實現較大的扭轉。10月底,拉夏Bell發佈三季報。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其營收同比減少78.16%至3.65億元,凈利潤虧損2.89億元。

  根據當時一並披露的公告,截至今年10月26日,因涉及較多訴訟案件,拉夏Bell及下屬子公司共計144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約為1.26億元;公司下屬17家子公司股權被凍結,涉及案件執行金額合計約6.73億元;因涉及31項訴訟案件影響,導致公司4處不動產(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賬麵價值合計約為17.01億元)被查封。此外,公司累計涉及未審結/未調解訴訟案件58起,未決訴訟案件涉案金額約為5.3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由於拉夏Bell2020年末經審計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負值,已經觸及《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20年12月12月修訂)第13.3.2條第(二)款的規定,公司A股股票已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若拉夏Bell2021年末經審計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仍為負值,將觸及《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20年12月12月修訂)第13.3.12條第(一)款的規定,公司A股股票將被終止上市。

  在三季報中,拉夏Bell方面曾強調,公司董事會將繼續認真研究對策,積極籌劃推進資產處置、債權債務重組、引入外部投融資及完善內部控制水平等措施,全力以赴爭取撤銷風險警示。拉夏Bell能「挺」到明年嗎?本報將持續關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