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雲音樂上市時間定了!剛開始賺錢的直播業務卻面臨風險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作 者丨賀泓源

  編 輯丨張星

  圖 源丨圖蟲

  「能上就非常不錯了。」

  當談到估值時,一家將於港股上市的公司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該企業已正式遞交招股書。

  目前,港股問題在於,大盤低迷,且由於防疫要求,大量路演依賴線上,這也加大了募資難度。

  此種局面下,網易雲音樂IPO跑步前行。

  11月23日,網易雲音樂宣布啟動香 港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代碼為「9899.HK」。網易雲音樂將在全球公開發行1600萬股普通股,發售價區間為每股190-220港元,擬募資30.4-35.2億港元,另設不超過15%的超額配售權,並將於12月2日上午9時開始在香 港聯交所交易。

  客觀上,這一價格很難說理想。在三、四輪融資時,網易雲音樂每股價格就達到176港元左右,漲幅相當有限。

  另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網易雲音樂國際配售開售半天已獲足額認購,並吸引了很多不同類型基金參與,包括全球長線基金﹑專注新經濟領域的投資基金及對沖基金。

  震蕩市場下,這是個好消息。

  索尼音樂成為網易雲音樂基石投資者,圖為索尼旗下音樂人鄧紫棋專輯封面。

  大比例基石認購 

  作為下半年港股首家重啟全球發售的互聯網公司,網易雲音樂能順利上市重要原因在於,大比例基石認購。

  招股書顯示,網易雲音樂引入網易公司、索尼音樂娛樂、Obi斯投資(Orbis)為基石投資者,總計認購3.5億美元(約合27.3億港元)。上市聯席保薦人為美銀證券、中金及瑞信。

  此次網易的基石認購3.5億美元,假設最終發售價為中間價每股股份205港元,且超額配股權未獲行使,則基石投資者認購股份佔比約為83.15%;假設超額配股權獲悉數行使,則基石投資者認購股份佔比約為72.30%。

  其中,網易認購2億美元(約15.6億港元)股份,索尼音樂娛樂認購1億美元(約7.8億港元)股份,Orbis認購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股份。基石投資者鎖定期為6個月,最低門檻為5000萬美元。

  網易雲音樂上市後,網易仍為網易雲音樂絕對控股股東,全球發售後,網易持有網易雲音樂超60%股份,投資方阿里巴巴持股佔比約10%。

  客觀上,大比例基石認購的關鍵在於,網易集團輸血。

  另一大基石投資者Orbis,為網易最大機構股東。兩家佔據了基石認購總額近7成。

  背後是,網易創始人丁磊對雲音樂的高度重視。據多位網易人士透露,他不僅主導了網易雲音樂上市過程,更直接掌控關鍵部門。

  雲音樂對文藝青年丁磊有著多重意義。這個產品誕生,就來自丁磊出國時,聽到一首阿拉伯歌曲後,但在國內的音樂App上怎麼也找不到。儘管當時市場上已經有了QQ音樂、蝦米等重量級產品,但他仍決定進入這一領域,為喜歡音樂的人打造產品。

  有網易高管對外透露,剛開始籌備做網易雲音樂時,丁磊會親自過問項目進展,每周都要和管理團隊討論兩三次。

  索尼音樂入局,則帶有鮮明產業性質。

  今年5月,網易雲音樂已與索尼音樂娛樂達成全面版權合作,獲得索尼音樂娛樂數年期的海量曲庫授權,雙方還在音樂宣發、流媒體服務、在線K歌、音樂Mlog等層面開展合作。索尼旗下知名華語音樂人包括莫文蔚、蔡依林、謝天笑等。

  值得注意的是,索尼音樂也入股了騰訊音樂,後者股東還包括華納音樂等。此前,騰訊入股環球音樂。

  這意味著,索尼入股網易雲音樂,很難代表兩家合作深度能超越業內。但也預示著,網易雲音樂走入全球核心音樂廠牌圈。

  直播面臨政策風險

  另一頭,網易雲音樂上市利好之一在於業績。

  財報顯示,截至6月30日,網易雲音樂營收從去年同期的人民幣20億元增至32億元;凈虧損從去年同期的10億元增至38億元,虧損同比擴大。

  但其毛利率由負轉正。負毛利率從2018年的114.7%降至2020年的12.2%。

  這一趨勢延續。今年前三季度,網易雲音樂總營收51.08億元,同比增長52%;毛利率轉正為0.4%。

  原因在於,隨著反壟斷調查推進,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版權成本,也縮小了網易與騰訊在頭部內容上的差距。

  近期,網易與摩登天空、英皇娛樂、中國唱片集團等達成版權合作。謝霆鋒、容祖兒、Twins、新褲子、痛仰、五條人等眾多音樂人歌曲回歸。

  同時,網易雲音樂直播收入飛漲。

  三季度,網易雲音樂在線音樂服務收入從2020年同期18.5億元增至24.36億元;社交娛樂及其他板塊收入增至26.73億元。後者實現了對在線音樂服務收入的超越。

  網易雲音樂在線音樂服務收入主要包括會員訂閱銷售,社交娛樂服務收入主要來自虛擬物品銷售(直播收入主要形式)。

  網易雲音樂在線音樂服務月活由去年9月的1.796億人增加至今年同期的1.842億人。社交娛樂服務月活由去年9月的2000萬人增至今年同期的2110萬人。

  財報顯示,網易雲音樂收入成本主要為內容服務成本,包括向音樂廠牌、獨立音樂人及其他版權合作夥伴支付的內容授權費,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會支付的收入分成費及其他成本。

  其收入成本由去年9月的39億元上升至今年同期的51億元,主要由於直播收入分成上升,以及內容授權費輕微增加。

  但新晉收入大頭直播業務面臨著政策風險。

  2020年11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頒布《第78號通知》,要求開辦網路秀場的直播平台於當月在系統中辦理登記。

  網易雲音樂旗下平台[包括「網易雲音樂(歌房)」「聲波」「LOOK直播」]登記申請已呈交,目前處於審核階段。

  《第78號通知》還列明若干直播業務的實名制註冊規定、限制用戶虛擬打賞最高金額、禁止未成年用戶打賞、直播審核人員規定、內容標籤分類規定以及其他規定。

  此外,音樂平台本身在直播上的優勢也相對有限。以騰訊音樂為例,三季報顯示,當期,其社交娛樂收入49.17億元,同比下降6%,環比下降3%。

  況且,直播平台也在走出風口。11月22日,虎牙報收8.29美元,跌幅3.38%。在2018年中旬,其股價一度飆至54.28美元。

  跌落原因包括監管環境趨嚴,及來自以抖音為代表的泛娛樂平台競爭加劇等。抖音也在入局音樂市場。

  當下,網易將希望放在了音樂社區「雲村」 ,並將視作為長遠盈利能力鋪平道路的戰略決策。

  「憑藉對用戶參與平台的興趣及喜好的深入理解,可以根據用戶不斷變化的需求創建更多消費場景。憑藉活躍的用戶群體、持續拓展的內容生態系統及活躍社區,可在發展過程中了解用戶需求,通過滿足用戶需求獲取用戶終身價值,進一步推動收入增長,同時管理成本及開支,實現盈利及正向經營現金流量。」網易雲音樂在招股書表示。

  黃金般社交流量令人垂涎,且能補足網易的生態空位。但關鍵在於,能否實現。

  「很多人只會看一些膚淺的東西,一年利潤多少、市值多少。不會為短期看法動搖。」丁磊曾對外表態。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