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頭換面」后,復朗集團準備好掘金奢侈品了嗎?

原標題:「改頭換面」後,復朗集團準備好金塊奢侈品了嗎? 來源:貝殼財經

在更名一個月後,前身為復星時尚集團的復朗集團日前披露新品牌形象。在更名並引入伊藤忠商事和九興控股兩大戰略投資者後,「改頭換面」的復朗集團頗有重新出發的架勢。不過,這條路是否好走,仍有待商榷。

復星時尚集團「改頭換面」

11月22日,復朗集團(Lanvin Group)公佈新品牌形象。據悉,新品牌形象包括標誌和官網,而復朗集團由復星時尚集團更名而來。復朗集團方面稱,公司採用奢侈品品牌Lanvin重新命名,並推出新品牌形象,意在表明復朗集團正在致力於打造一個標誌性的全球時尚奢侈品品牌組合。

目前,更名後的復朗集團以Lanvin為核心,旗下還擁有鞋履品牌Sergio Rossi、奧地利奢侈品品牌Wolford、美國針織女裝品牌St. John Knits以及義大利高端男裝製造商Caruso。上述品牌均為收購而來。

今年10月,復星時尚集團宣布更名為「復朗集團」,並迎來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和九興控股兩大戰略投資者。截至最新一輪融資,復朗集團募集的資金總額約3億美元,投後估值超10億美元。

復朗集團未來的發展方向,從其選擇伊藤忠商事與九興控股合作或可窺見一二。資料顯示,伊藤忠商事為日本大型貿易集團,業務覆蓋紡織、金屬、機械、糧油食品等多個領域。伊藤忠商事在紡織板塊擁有從品牌、服裝到面料的一系列產業鏈,主要經營品牌包括Fila、Converse等。九興控股為鞋履開發製造商,為Alexander Wang、Prada等品牌提供產品開發、商品化及製造的一站式服務。

復朗集團董事長程雲在公司改名之際強調,復朗集團將藉助伊藤忠商事和九興控股在奢侈鞋履和服裝品類市場的知識、技術和資源,提升公司在全球的供應鏈和渠道能力。不僅可以令復朗集團的品牌進一步拓寬產品品類、擴展在日本市場的布局,還能滿足全球及中國市場不斷增長的奢侈品消費需求。

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伊藤忠商事從事供應鏈,九興控股則是給高端客戶代工。在上述兩家企業參與進來後,復朗集團可以把從品牌、供應鏈到全球採購等一系列環節全部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市場生態鏈。而復朗集團的「朋友圈」也隨著新夥伴的加入進一步「膨脹」,除伊藤忠商事和九興控股外,還有購物中心運營商K11、寶尊電商、營銷服務商艾德韋宣集團以及服裝製造商思宏集團。

CEO任職不滿兩年便離任,法國品牌如何「中國化」?

據貝恩公司與天貓奢品聯合發佈的202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去年全球奢侈品市場萎縮23%,而中國內地的市場份額幾乎翻了一番,從2019年的約11%增長到2020年的20%。中國有望在2025年佔據全球奢侈品市場的最大份額。

在此背景下,中國市場也成為復朗集團布局的重中之重。復朗集團方面曾表示,公司成立的主旨在於把握全球時尚奢侈品需求不斷增長所帶來的機遇,尤其是在中國市場的強勁發展機會。而在逾一年時間里,復朗集團在全球新開設了25家直營門店,其中19家位於大中華區。

大力發展中國市場也為復朗集團帶來挑戰。以其主要品牌Lanvin為例,在被收購前,這一法國歷史最悠久的奢侈品品牌發展陷入疲態。2018年8月,Jean-Philippe Hecquet被任命為Lanvin新任CEO。而其代表「戰績」,便是在擔任Sandro全球CEO的四年裡,把該品牌發展為一個擴張至43個國家、擁有超過600家門店的國際時尚品牌。不過在2020年3月,Jean-Philippe Hecquet卻突然因個人原因離職,此時距離其上任尚不滿兩年。目前,Lanvin臨時CEO一職由程雲擔任,尚未出現新任命。

在業內人士看來,Lanvin的當務之急是招募好的設計師和CEO,組建起一個真正的團隊。「Lanvin是一個法國品牌,文化根基和歷史淵源都在法國,中國只是它的一個銷售市場。但現在,中國團隊在掌控、介入這個品牌,在植入中國的看法。」可持續時尚中國聯盟SFC創始人楊大筠表示,「長此以往,Lanvin會逐漸變為一個區域性的品牌,即使在中國的銷售額出現增長,品牌在全球的影響力卻會進一步下降。而與法國團隊的觀念、文化差異,也令雙方在磨合時存在挑戰。」

有報導指出,目前復朗集團旗下大部分品牌都在虧損中。品牌重振過程中,復朗集團能否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也被打上問號。「復星是資本出身,很少有資本公司去參與實體業務經營。參與實體就意味著必須要參與產品開發、品牌推廣、市場定位、生產供應鏈的採購,而復星在這方面熟悉程度和專業程度值得懷疑。」楊大筠表示,「就拿這次復朗集團與伊藤忠商事和九興控股合作來說,品牌的供應鏈是一個逐步完善和建立的過程,復朗集團其實並不需要把供應商、採購商變成股東。」

新京報記者 鄭藝佳

編輯 李錚 校對 劉軍

封圖 復朗集團微信公眾號截圖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