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改電」清潔取暖現狀觀察:一張山西煤票上的燃「煤」之急

煤票又出現了,憑票可在供應點以政府補貼價購買清潔煤——在山西省朔州市應縣,這個「北連大同煤海,西依朔州電都」的塞北小城,能源局發的「民用煤票」如今是硬通貨。

過去14天里,受應縣能源局委託,山西經緯通達股份有限公司的車隊先後奔赴朔州市山陰、懷仁、平魯3個縣區的22家煤礦,逐個登門求購,只為趕在深冬來臨之前,為應縣2萬多農戶籌措到2萬噸取暖用的清潔煤。

難度超出該公司總經理郝建英的預料。「(如果)不分幾路人同時去跑,估計到明年前半年(也)辦不完。」即便多頭奔跑,他們迄今也僅採購了不到7000噸清潔煤,距離2萬噸總數相差甚遠。

農曆「小雪」節氣剛過,地處塞外的應縣平均氣溫早已降至零攝氏度以下。應縣的計劃是,讓未進行「煤改電」等清潔取暖方式改造的2萬多個農戶,採用燒清潔煤的方式過渡。這一群體約佔全縣農戶的一半。

朔州市能源局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提供的一份數據顯示,今年冬天,朔州需以補貼價發放清潔煤的戶數62144戶,截至11月21日,已發47393戶,共計56901噸額度的煤票,發放率為76.3%。其中,山陰、右玉、平魯、朔城等地發放率都達到或超過了100%,最低的是不產煤的應縣,應發21400戶,已發5795戶,僅佔27.1%。

受訪人供圖:朔州的煤票

要清潔,也要溫暖

朔州是山西省申報「2021年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項目」的3個城市之一,這種清潔取暖項目的實施旨在減少碳排放,治理空氣污染。按照計劃,未來3年朔州將投入64.51億元,對22.34萬戶城鄉居民實施清潔取暖改造。其中,中央專項補助資金9億元。

改造的方式包括「煤改電」和「煤改氣」等,計劃是到2023年採暖季前,城區、縣城和農村「清潔取暖率基本達到100%」。

應縣據此制訂了《2021年-2023年冬季清潔取暖工作方案》,舉措之一就是今年冬天為未進行煤改電、安裝生物質鍋爐等清潔取暖方式改造的農戶,供應補貼價的清潔煤。

今年以來,受國際大宗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煤炭供需「偏緊」。一些地方甚至出現過拉閘限電。9月底,國家發改委對此表態指出,中國煤炭生產供應和應急保障能力已經大幅提升,通過進一步增加產量、增加進口、動用儲備資源和社會庫存,煤炭供應是有保障的。

在像應縣這樣的地方,正在為冬季供暖而努力。該縣能源局負責人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為確保居民溫暖過冬,在朔州市統籌下,由山陰、平魯、懷仁3縣區的煤炭企業採取「湊煤」的方式,以每噸450元的價格,為應縣調配2萬噸清潔煤。經緯通達公司是朔州市指定的優質煤儲配企業,受應縣能源局委託負責清潔煤採購、調配。

郝建英團隊負責對接3縣區30多座煤礦。「山陰縣13個礦,每個礦就給幾百噸,這個批完那個批,你想想我要走幾趟流程?」他說,每次到煤礦調配清潔煤,最少得打四五個人的電話,找董事長、總經理、銷售礦長逐一簽字。

他告訴記者,最近煤價正在調整,處於高位回落狀態,但仍比去年同期要高。由政府出面協調的清潔煤價格低廉,但標準不一,還需要一一上門簽訂採購協議,有些煤礦只有生產權,沒有銷售權,需要層層上報審批走流程,頗費周章。

最麻煩的是,這些本地清潔煤都是煤粉,並不適宜農戶用來清潔取暖,「熱值低,灰分大,燒不了」。

對此,應縣能源局有關負責人也表示,「拉回來的都是面煤,熱量不行,不能用,置換成塊煤才能用」。

「這個煤也是合乎標準的,(但)老百姓不會燒、沒法燒。」這位負責人說。

經緯通達公司只能將「燒不了」暫時又「賣不掉」的「清潔煤」存放在公司園區內,再派人前往內蒙古加錢購買高熱值的塊煤。

「這不是貿易,作為民營企業要盡到社會責任,政府委託我們去做這工作,現在就是墊錢(干)。」郝建英說,為公開透明做好清潔煤調配工作,他購買了電子記錄儀,對拉煤、化驗、卸貨、取樣等過程進行現場記錄。

「政府補貼了500萬元用於清潔煤的調配,但連去那3個縣礦上買煤的錢都不夠。」郝建英說,本地煤和內蒙古煤的價格相差很多,從內蒙古拉回來要每噸1450元,差價很大。從熱值來看,內蒙古的煤,熱值可達6000大卡,而從本地購買的煤,最高是4900大卡。

應縣能源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往年同期煤價每噸在六七百元,今年高位時到過2300元,眼下一噸也要1300多元。按照現有清潔取暖政策,對於改造未覆蓋的農村,由村裡統計人數報給鄉政府,鄉政府列出配送單,由縣區財政資金進行補貼,農戶以每噸500元的單價購買清潔煤。

「就好像以前的糧票,拿了煤票可以在附近的清潔煤供應點去購煤,享受每噸不高於500元的優惠政策。」朔州市能源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在配送進度跟不上的情況下,居民還可憑票自行拉運。

應縣能源局介紹,該縣農村地區共有4.8萬多戶居民,其中有1.7萬多戶已經完成「煤改電」設施安裝;3300多戶居民採用了生物質鍋爐取暖,均屬於清潔取暖改造措施。剩餘還有2萬多戶未改造,這些家庭將以燃燒清潔煤取暖的方式進行過渡。

11月13日,山西省應縣大穗稔村,一村民家門口堆放著用來取暖的木柴和玉米芯。

中青報記者胡志中/攝

「煤改電」,暫未通電

不過,除了未能配送到位的清潔煤,另一清潔取暖改造任務,煤改電項目進展也並不順利。

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先後走訪了應縣師家坊、大黃巍、東辛寨、大穗稔、小穗稔等村莊。除小穗稔村,其餘村莊煤改電設施基本已經安裝到位,但處於停機狀態,尚未通電。

在這些村莊,多數人家都囤積著大量玉米芯以及撿來的木柴,靠燒柴、燒玉米芯以及往年的存煤做飯、取暖。

「今年煤寡意思(方言,即不怎樣),買了的少,沒買的多。『煤改電』杆子安起了,沒通電呢,就燒玉茭軸子(方言,即玉米芯)。」師家坊村一位72歲的農民告訴記者,村裡家家戶戶種玉米,以燒乾柴和玉米芯為主,雖然並不耐燒,但燒炕做飯夠用了。

在場幾位村民也說,家裡雖然架上了煤改電設施,但始終沒有通電,無法使用。這些設施包含一台低環境溫度空氣源熱泵熱風機、兩台直熱式電暖氣和一台電磁爐。大家表示,最近還不夠冷,家裡雖多多少少都存有去年燒剩的散煤,卻不太捨得用來燒火取暖,「今年煤貴,等著數了九(方言,即三九天)再燒。」

在大黃巍鄉大黃巍村一戶人家,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看到,煤改電設施已經安裝,也沒有通電。為了取暖做飯,這家人用木板搭建出兩處二三米見方、一人多高的棚子,用來存放玉米芯和木柴。

大黃巍鄉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大黃巍鄉已經完成8個村的煤改電項目,「現在主要就是電沒通,電力公司正在加緊干」。

金城鎮小穗稔村尚未實施煤改電工程,村民們早早在屋前垛起了成堆的木柴,以備不時之需。

杏寨鄉望岩村一位村民說,早在6月他就按照村裡通知,交了800元的煤改電相關費用,但是至今沒安裝。

邊發煤,邊採購

針對以上問題,朔州市能源局有關工作人員表示,朔州的煤改電項目由於起步較晚,10月初才開始進行,確實存在延遲情況。因山西地方電力有限公司朔州分公司線路改造需到11月底完成,暫不能啟用。

朔州能源局提供的信息顯示,截至11月18日,朔州尚有46個村莊煤改電未完成,正在加緊推進。

就清潔煤供應情況,該工作人員介紹,朔州的煤整體熱值較低,含硫量較大。而清潔煤標準要求含硫量不能高於1%,灰分不能高於16%,除了平魯區有幾家可以自己洗選的煤礦產煤較好,山陰、懷仁等其他縣用煤也緊張,也主要是從內蒙古、陝西購買精煤。「所以說你要讓其他縣區給它(應縣)保供,也沒有煤。」

他說,煤價已在下降,針對今年沒有列入清潔取暖改造計劃和改造後暫時不能用的居民,市政府要求每戶調配3噸清潔煤,因煤源比較緊張,先發1噸,邊發邊採購,「目前朔州正舉全市之力保障冬季清潔取暖工作」。

該工作人員同時表示,應縣經濟以農業為主,玉米芯等生物質燃料比較多。另外,該縣養大車的人比較多,常有當地人幾家合起來,從內蒙古拉煤,自己分用,而這些煤,市場監督管理局都去抽查過,完全合乎標準。

應縣能源局負責人則表示,縣裡目前實際統計的需要清潔煤的農戶數量較大,算下來總量可能需要3萬多噸。

對那些正在遭遇燃「煤」之急的農戶來說,目前最盼望的是能源供應。清潔煤和冷空氣都還在路上。根據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數據,當地氣候寒冷,一月氣溫通常在零下9℃至10℃。

(原標題:一張山西煤票上的燃「煤」之急)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