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上海全球金融論壇研討全球通脹影響

原標題:2021上海全球金融論壇研討全球通脹影響

  新民晚報訊(記者  連建明)新冠疫情衝擊一波接著一波,新的變異層出不窮,給全球經濟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這種情況何時結束,如何結束仍是一個未知數。為了消除新冠疫情的負面衝擊,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採取了量化寬鬆的政策,這對消除負面影響是必要的,但是它已經或將造成通貨膨脹的預期。當前美國的CPI指數屢創新高,這是短暫的還是持續的?11月23日在滬舉行的「2021上海全球金融論壇——面臨巨大不確定性的全球經濟和金融」,針對這些熱點話題展開研討。

論壇由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和(德國)艾伯特基金會上海代表處共同舉辦。IMF原副總裁、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John Lipsky,新開發銀行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Leslie Maasdorp,IMF駐華首席代表Steven Barnett,德國宏觀經濟和商業周期研究所主任Sebastian Dullien,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經濟學教授、原德國政府高級經濟顧問Peter Bofinger,華東師範大學金融學教授吳信如,上海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徐明棋,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徐奇淵,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左學金等國內外著名專家學者通過線上線下的方式參加論壇。

美國和歐洲近期出現的高通脹對全球經濟會產生什麼影響是論壇關注的話題。對於美國現在出現的通脹,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John Lipsky認為,一個原因是美國2020年的個人收入居然上升了,通脹也反映了現在供應鏈上的瓶頸。勞動力參與度下降很大程度上使現在薪資上升了,當然,實際的薪資收入水平因為通脹問題並沒有真正提高。諾Bell獎獲得者克魯格曼認為,現在的通脹反映了這種扭曲的需求,並不是因為額外的花費。供應鏈問題現在的困難是一些港口壓港現象非常嚴重,所以需要對這些港口採取24小時的連續行動。John Lipsky認為,美國基礎設施落後,目前世界前50大集裝箱港中國佔到18個,美國只有4個。正因為這樣,中國可以有那麼高的效率,能出口那麼多。但是,John Lipsky認為目前通脹不一定會長期化。現在重要的是要保證中央銀行不會讓通脹進一步惡化,也不會讓有關通脹的預期進一步惡化。

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經濟學教授Peter Bofinger認為,歐洲的情況要比美國好。目前通脹有供給側和需求側的效應,從供應側看,油價上漲牽引通脹率上行,非能源的大宗商品價格也在回升,也會影響供給側的通脹效應。再來看需求側,因為封城隔離尤其是2020年一整年的隔離,很多家庭沒辦法消費,所以儲蓄率上升,而現在隔離政策封鎖政策都開始放鬆了,更多的人出門吃飯購物,這樣私人部門的需求就釋放出來了。這兩個效應影響到全球各大經濟體,大西洋兩側通脹都上升了,而且幅度相當大。

美國的情況更嚇人。Peter Bofinger比較美國和歐元區個人收入在2021年上半年與2019年的變化,特別是可支配收入,歐元區的可支配個人收入上漲4%,是美國的可支配個人收入從2019年上半年到2021年的上半年一共上漲了16%,令人震驚,前所未有。這也部分解釋了美國通脹率為什麼會漲得這麼快,其實就是政府向家庭過多的支付轉移。再看歐元區和美國的財政餘額,美國的財政赤字大概是在-14%或-11%,歐元區財政赤字只有美國一半不到。所以美國和歐元區,財政政策都在支持經濟復甦,但歐元區是穩定的,美國經濟激勵力度有點過頭,所以才會導致這麼大的通脹幅度。

除了通脹和經濟復甦,論壇還對疫情帶來的發展中國家困境和應對,布雷頓森林體系垮台的影響等話題展開研討。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