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商標維權」被叫停,理虧在哪?

  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實習生 陳自強

  近日,「逍遙鎮胡辣湯」所引發的商標維權風波屢上熱搜。不少經營了十幾年「逍遙鎮胡辣湯」的商販,突然被河南省西華縣胡辣湯協會起訴侵犯「逍遙鎮」商標權,這被質疑是「敲竹杠」,成名後「收割」。

  11月21日晚間,這一網路熱議事件,因一紙通報而「止沸」。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發佈說明稱,已責令「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暫停目前正在開展的工作。

  面對爭議,逍遙鎮胡辣湯協會秘書長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起訴的目的是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去偽存真。另一名協會相關人士還表示,「通過協會的統一管理,希望將逍遙鎮胡辣湯做大做強,走向全國。」

  逍遙鎮胡辣湯協會確實擁有「逍遙鎮胡辣湯」的商標權,那麼其維權為何會引發爭議?在商標領域,合理合法的權利邊界在哪裡,人們認同的價值取向又是什麼?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對該事件進行了全面梳理,並採訪知識產權界相關專家,對此事進行了剖析。

  有專家認為,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持有的「逍遙鎮」不是一種證明性質、集體性質的「地理商標」,而是一般由具體商家註冊的「普通商標」,作為組織的協會通過一個「普通商標」來進行商標維權並不合適。也有專家認為,胡辣湯協會挾商標以維權的做法,「不是在保護商標(協會註冊的不是地理商標),反而『有收保護費』之嫌。」

逍遙鎮胡辣湯「商標維權」報導。河南衛視民生頻道截圖

  爭議一:「放羊式」訴訟維權,合法還是非法?

  據河南民生頻道報導,11月16日,河南省焦作市50餘家逍遙鎮胡辣湯店商戶稱,其因店鋪名稱使用了「逍遙鎮」被指侵權,收到了法院傳票。「逍遙鎮」為「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的註冊商標。該協會起訴商戶,要求要麼入會每年交1000元會費,接受協會統一管理,要麼賠償3萬元到5萬元。

  隨後,河南多家媒體報導稱,河南焦作、安陽、濮陽等近百家逍遙鎮胡辣湯店被扎堆起訴。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不少商家表示不理解,有的說,「用這個名字30年了都沒事,現在為什麼找我們來『割韭菜』」,「干七八年了,莫名其妙收到法院的傳票。」還有的認為,他們這些年都在推廣逍遙鎮胡辣湯,「現在名氣大了,都知道逍遙鎮胡辣湯了,就反過頭來告我們商標侵權。」「之前也不通知俺,不吭不哈的就管俺要錢,這相當於訛人敲詐是一樣的。」

  澎湃新聞查詢中國商標網發現,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在商標分類的第29類中擁有「逍遙鎮」商標,對應的商品為2905「胡辣湯」,其次在第43類等商品和服務中,該協會也申請註冊了該商標。29類「逍遙鎮」商標註冊公告於2004年6月21日,經過一次續展,專有許可權自2014年6月21日至2024年6月20日。

  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副會長高朋接受河南民生頻道採訪時表示,「逍遙鎮的商標,早已經在2003年就已經被協會註冊下來,之前在前期發展過程中的確是放任式的管理,讓大家使用這個名字,沒有去規範化運作,但是今年開始要統一維權了。」

  此事引發爭議後,不少人質疑,該協會註冊「逍遙鎮」商標後,故意「放羊」十八載,等到「逍遙鎮」商標名氣漸大,再「收割」。

  先以「放羊」式的懈怠態度對待侵權,再以貌似「收割」的方式維權,合法嗎?對此,曾代理Jordan體育商標案的知名知識產權律師馬東曉認為,「從法律角度,權利人隨時可以主張權利。」

  「飛人」Jordan訴Jordan體育歷時8年,該案因原告美國籃球巨星Michael·Jordan多年一直未主張權利,而在Jordan體育公司上市之際起訴而備受關注。該案最終以「飛人」Jordan勝訴告終,並入選最高法的指導性案例。

  不過,馬東曉指出,胡辣湯事件的重點並非涉事協會的起訴方式,而是其權利基礎,即商標權本身。「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本身合法擁有逍遙鎮胡辣湯商標嗎?」

  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的通報 來源:西華縣融媒體中心微信公眾號「西華融媒」。

  爭議二:胡辣湯協會註冊「逍遙鎮」,有理還是無理?

  到底是先有「逍遙鎮」胡辣湯商標,還是先有逍遙鎮胡辣湯協會?

  據大河報報導,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成立於2003年,其主管單位是逍遙鎮政府。不過天眼查數據顯示,該協會成立登記日期為2004年11月8日。

  中國商標網顯示,「逍遙鎮」胡辣湯商標申請於2003年1月15日,註冊公告於2004年6月21日。

  逍遙鎮有關負責人此前向媒體稱,協會早在成立之初,就經歷了一場「維權風波」。當時,「逍遙鎮」的商標被鄭州市的一位市民搶先註冊。發現這一情況後,為了保護好「逍遙鎮」的金字招牌,逍遙鎮政府和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極力向有關部門反映了此事。最終,在多方奔波之下,逍遙鎮方面支付給對方15萬元費用之後,「逍遙鎮」商標歸屬逍遙鎮。

  在北京市中聞(長沙)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凱看來,「逍遙鎮」這一商標的性質,是此次維權衝突的癥結所在。

  「目前,中國商標可以分幾個類型,包括普通商標、集體商標和證明商標。地理商標是一種集體商標或證明商標。正常情況下,協會作為一個組織,應該註冊地理標誌商標,以授權協會成員使用,表示該商家來自該協會集體,其產品服務出自某原產地,具有某種特定質量、信譽或其他特徵。比如湖南著名的『瀏陽花炮』『醴陵瓷器』都是註冊的地理標誌商標。然而,胡辣湯協會沒有註冊『地理商標』,而是取得了一個『普通商標』。普通商標的作用是表示某商品或服務來源於某一個具體的商家。協會並不是一個具體商家,不會自己去開餐館,現在卻通過一個『普通商標』來授權其他商家使用,來進行商標維權,我覺得很不合適。」劉凱說。

  澎湃新聞注意到,實際上,逍遙鎮若註冊為「地理商標」,並無法律障礙。中國商標法規定,縣級以上行政區劃的地名或者公眾知曉的外國地名,不得作為商標,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義或者作為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組成部分的除外。」其中未對鄉鎮地名進行限制。

  在馬東曉看來,拋開地理商標和普通商標之別不說,單就「逍遙鎮」作為一個地名,當初曾由一個個體進行了商標註冊,本身有搶注之嫌。因為申請者「明顯是把一個公共地名據為己有」。而胡辣湯協會通過轉讓取得該商標,同樣不能避嫌。

  馬東曉還介紹,根據商標法,《商標法》十一條,下列標誌不得作為商標註冊:(一)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的;(二)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三)其他缺乏顯著特徵的。

  爭議三:餐館使用「逍遙鎮」,有錯還是無錯?

  目前「逍遙鎮」商標,仍為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合法所有,為何其起訴商家會遭遇如此大的反彈?

  據中新網報導,逍遙鎮胡辣湯起源於北宋年間,距今已有1000多年歷史。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律師甘元春認為,「逍遙鎮胡辣湯作為河南傳統的湯品,有上千年歷史,已成為一個品類的通用品名,它承載的是用『逍遙鎮』特有方法製作的胡辣湯。既然是一種做湯方法,就意味所有人使用這種傳承方法做出的胡辣湯都可以叫『逍遙鎮胡辣湯』,而不一定說要逍遙鎮的人來製作,才是逍遙鎮胡辣湯。」

  「逍遙鎮胡辣湯行業存在在先,商標註冊在後,協會以普通商標專有之名去進行起訴維權,並要求加會,每年交會費,不是在保護商標(協會註冊的不是地理商標),反而有『收保護費之嫌』。」甘元春說。

  劉凱律師也認為,被訴商家使用「逍遙鎮」之名銷售胡辣湯,「可能更多是作為小吃名稱或者地名使用該名號,並不是將『逍遙鎮胡辣湯』作為普通商標來使用。因此,不存在商標侵權的問題。這類似如『沙縣小吃』的商家也是當其為一個地理名稱在使用,而『沙縣小吃』確實是地理商標,『逍遙鎮』商標卻是普通商標。」

  馬東曉也認為,使用「逍遙鎮」胡辣湯名稱的商家,很可能因為是「善意的描述性使用」,而不構成商標侵權。

  馬東曉說,首先,商標法規定了「在先使用權」。即在訴爭商標註冊前,就已經有他人使用的事實存在,在先人持續、善意使用該商標並不侵權。

  其次,據1999年12月下發的《關於商標行政執法中若干問題的意見》第9條規定,善意地使用自己的名稱或者地址、善意地說明商品或者服務的質量、用途、地理來源、種類、價值及提供日期,不屬於商標侵權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細則》第49條亦規定,「註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含有地名,註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

  爭議四:協會起訴餐館,是利是弊?

  11月19日,逍遙鎮黨委副書記姚懷東接受大河報採訪時稱,成立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是為了統一規範管理逍遙鎮胡辣湯產業的發展,更好地維護逍遙鎮胡辣湯的聲譽。早在幾年前,他們就發現掛「逍遙鎮」招牌的胡辣湯店良莠不齊,缺乏統一的技術標準。相當一部分懸挂「逍遙鎮」招牌的胡辣湯店,跟逍遙鎮沒有任何淵源,店主不是逍遙人,湯也不是逍遙味兒。

  逍遙鎮胡辣湯協會秘書長王磊華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起訴的目的即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去偽存真。在回應北京青年報的採訪時,協會的高先生還表示,「通過協會的統一管理,希望將逍遙鎮胡辣湯做大做強,走向全國。」

  澎湃新聞注意到,近年來,行業協會以規範產業發展之名,進行商標維權事件並不少見。比如,近年湖南湘陰縣樟樹鎮辣椒產業協會陸續起訴了長沙100多家餐館,訴其菜名中使用「樟樹港辣椒」這一專用商標。

  樟樹鎮辣椒產業協會秘書長王昌熙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介紹,樟樹港辣椒作為地理商標註冊於2013年,2019年基於市面上出現大量冒牌樟樹港辣椒,為維護品牌的歷史底蘊與美譽度而商標維權。目前維權思路日趨成熟,「分為民事訴訟,行政執法和刑事訴訟三條路徑。」

  王昌熙還說,樟樹港辣椒作為「地理商標」,當地椒農可免費加入協會,且免費獲得防偽商標標籤。這完全區別於逍遙鎮胡辣湯協會使用的「普通商標」。此外,協會起訴的餐館,確實銷售非樟樹剛鎮辣椒。

  然而,在甘元春律師看來,儘管樟樹港辣椒協會的起訴在法理上沒錯,並絕大部分均獲得勝訴,但是,「樟樹港辣椒協會沒有考慮餐飲行為在樟樹港辣椒品牌樹立過程的價值,沒有行業互惠互利共同發展方案,這種對抗博弈的做法,並非是一種理想模式。」

  對此,王昌熙也深有感觸。他認為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批量起訴的做法「前景可能不太樂觀」。 「你這個產品走什麼渠道來銷售?產品在同行業處於什麼位置,被市場接受的情況如何?這是一個非常系統的工程。如果不系統考慮,就可能像歷史上有些企業一樣,打假打著打著把自己打沒有了。」

  爭議之中,11月21日晚,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的主管部門、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發佈通報,稱「已責令『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暫停目前正在開展的工作。」

  該中心在情況說明中稱,今年4月,「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委託第三方公司開展了品牌保護工作。在與焦作等地經營戶對接中,「因溝通不充分、方法簡單急切、服務培訓流程操作性不強等原因,部分經營戶不能理解支持,情感上更是難以接受,進而引髮網友關注。」

  該中心表示,「將站位全國市場,充分尊重經營戶和業內同仁意見,完善出台技術指導、行業標準、合法經營等標準體系,統一品牌推廣機制,規範市場經營行為,提高培訓服務質量,提升經營戶效益,形成全國各地喜愛,各地商戶認可,多贏、共贏、互贏、長贏局面。」

  這一回應,瞬間給「逍遙鎮胡辣湯」這一沸騰的輿情降溫了。

  不過,馬東曉認為,政府出面叫停不一定是好事,作為正在進行中的商標糾紛案。既然已經起訴到法院,就要相信司法機關會做出公正判決,相信法院的專業性和公正性。

  責任編輯:崔烜 圖片編輯:李晶昀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