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鎮這會兒消停了

  原標題:逍遙鎮這會兒消停了

  11月22日,鄭州市區一家店名帶有「逍遙鎮」的胡辣湯店內,餐品銷售一空。 視覺中國供圖

  好好地賣著胡辣湯,突然就被人告到法院,河南焦作一些用著「逍遙鎮胡辣湯」招牌的商戶蒙了。

  這是一種起源於河南周口西華縣逍遙鎮的風味小吃,也是廣大河南人民的生活「必需品」。據統計,僅在河南省內就有3000多家帶有「逍遙鎮」字樣的胡辣湯門店。

  近日,焦作、周口等地一些商戶突然被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起訴商標侵權,被要求支付3萬-5萬元賠償,如果協商和解就賠償5000元,或是每年繳納1000元的會費加入逍遙鎮協會,接受協會統一管理。

  商戶們完全不能接受。有的質疑,胡辣湯協會註冊獲得這個商標是在2003年,為什麼到現在才起訴侵權?這是不是「養肥了豬再宰」呢?有的認為正是自己的本分經營,提升了逍遙鎮胡辣湯的影響力,胡辣湯協會是用商標強行攤派會員費,「卸磨殺驢」。

  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一負責人接受採訪時表示,此前的發展是「放任式」,由於各種原因沒有很好地規範化運作。起訴的初衷是為了更好地規範經營,通過法律途徑維護「逍遙鎮」的商標權益,使逍遙鎮胡辣湯產業得到更好的發展,「加入協會之後,首先對技術不過硬的商戶,我們會進行免費的重新培訓,後期都是免費的,絕對不是『割韭菜』。」

  接到傳票的商戶對此顯然不認同。他們有的當天就去更改營業執照,有的去掉「逍遙鎮」招牌,也有的選擇去掉偏旁部首,留下「肖遙鎮」「逍遙真」等字樣。逍遙鎮不能任逍遙了,消息傳來,沒收到傳票的商戶,也連夜拆除「逍遙鎮」字樣。一則影片尤為牽動人心,開封一家逍遙鎮胡辣湯店的年輕老闆掩面哭泣,說這家店他家已經開了25年,如今摘掉招牌里的「鎮」字,感覺失去了對家鄉的思念。

  一位店主把招牌換成了「逍停鎮」,面對記者的鏡頭,他語氣鏗鏘:「我以後跟逍遙鎮沒有啥牽連,他干他的,我干我的,我做我的小本買賣。他們消停,我也消停,大家都消停。」網友叫好,「世上再無逍遙鎮胡辣湯」「以後都喝『消停鎮』」。

  通常情況下,商標所有者遭遇侵權,索賠是理所當然的。逍遙鎮胡辣湯協會的「維權」之所以引發輿論的一片反對,也與人們對商標的樸素認知有關。與可口可樂等通過商業經營打造的品牌不同,「逍遙鎮胡辣湯」品牌的形成、標識度和影響力,更多是當地人共同傳承的結果,源自一種反映共同飲食習俗的文化記憶。

  逍遙鎮胡辣湯究竟與別的胡辣湯有什麼區別?恐怕很難有人說得清。水澱粉要勾多少,胡椒粉要放多少,木耳、黃花菜怎麼配比……才算是正宗的「逍遙鎮胡辣湯」呢?經營者一定是逍遙鎮戶籍的人,還是在逍遙鎮學過手藝的人?這些都沒有統一而明確的標準。

  公眾更擔心,那些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各地特色美食,如北京烤鴨、蘭州拉麵、沙縣小吃,是否也會像胡辣湯一樣,因商標糾紛而遭遇「不消停」。中國商標法明確規定,縣級以上行政區劃的地名或者公眾知曉的外國地名,不得作為商標。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義或者作為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組成部分的除外。逍遙鎮作為鎮一級顯然不在此列。實際上,蘭州牛肉拉麵、沙縣小吃也都曾因商標的註冊和使用引發過巨大爭議。

  2007年,蘭州市舉辦首屆「中國蘭州牛肉拉麵節」期間,蘭州市政府面向全國徵集並確定「蘭州牛肉拉麵商標」圖案。當年9月,作為蘭州市商務局下屬的社會團體,蘭州商業聯合會作為申報主體,向國家商標局提起了「蘭州牛肉拉麵」商標註冊申請。2010年3月28日該商標被准予註冊,並進行了公告。

  商標申請之所以延宕3年,時任蘭州市商務局局長曾解釋說,「因為原則上商標中不能含有縣級以上地名,蘭州市方面曾多次到(原)國家商標局說明牛肉拉麵與蘭州的特殊關係,國家商標局最終同意在商標標識下加上表示地域的『蘭州』字樣,這是對一方餐飲文化的肯定。」

  2016年,商標評審委員會收到對該商標的異議,經審理後認定,該商標雖包含有「蘭州」名稱,但整體具有與「蘭州」地名相區別的其他含義,該商標並沒有違背商標法相關規定。但與此同時,爭議商標整體缺乏顯著性,不易被相關公眾作為商標識別,構成商標法規定的「缺乏顯著性標誌不得核准為註冊商標」。2017年11月,商評委作出裁定,對蘭州牛肉拉麵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蘭州商業聯合會對這一裁定結果不認可,將商評委起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法院撤銷了商評委作出的無效宣告裁定。2018年12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了這一判決。

  蘭州商業聯合會2010年出台了《蘭州牛肉拉麵商標使用管理暫行辦法》,負責受理、審核「蘭州牛肉拉麵」商標的使用申請,與申請人簽訂「蘭州牛肉拉麵」《商標授權使用協議》,頒發商標授權使用牌匾,申請單位每使用該商標兩年需支付1萬元,「但為了推動蘭州牛肉拉麵走出去發展,基本上屬於免費授權使用」。據《北京青年報》2018年報導,當年全國「蘭州牛肉拉麵」館(店)達到4萬多家,使用「蘭州牛肉拉麵」商標的2000餘家。

  沙縣小吃則經歷過與胡辣湯類似的商標「維權」與「打假」。據報導,1997年起,沙縣政府成立了沙縣小吃業發展領導小組,在接下來的3年間,又一口氣成立了沙縣小吃同業公會、沙縣小吃辦和沙縣小吃業發展服務中心。為了鼓勵人人外出開店,從當年開始,學做小吃不僅免費,甚至報名參加培訓的還能得到幾百元錢。2004年,沙縣小吃進軍上海時,每開一家門店,縣裡就給1000元補貼;2007年,沙縣小吃北上攻佔北京市場時,縣裡對前100家北京門店給予每家3000元補貼。

  2006年到2014年間,沙縣小吃同業公會申請了多個「沙縣小吃」「沙縣小吃SHAXIANSNACKS」商標,多數被駁回或處於等待審查階段,只有「沙縣小吃同業公會」的商標獲批。2011年1月1日,當地的沙縣小吃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沙縣小吃同業公會發佈了《關於規範使用沙縣小吃同業公會集體商標的通告》,要求廣大的沙縣小吃店業主統一按規範使用該集體商標,同時,沙縣小吃同業公會設立在各地的聯絡處開始在各地「高調維權」。

  沙縣小吃同業公會表示,市場上各類打著「沙縣小吃」名號的,諸如「沙縣特色小吃」「福建沙縣小吃」等與其商標接近的名字很多,大部分都存在商標侵權現象,一些環境差、服務差的店,影響了「沙縣小吃」的品牌形象。各聯絡處不僅向各地工商部門提交侵權投訴材料,還商請沙縣所在的福建三明市工商局發去相關函件,請求當地提供協助。

  直到2016年,由沙縣小吃同業公會申請的集體商標「沙縣小吃」及圖形集體商標獲批註冊。也就是說該商標以團體、協會或者其他組織名義註冊,供該組織成員在商事活動中使用,以表明使用者在該組織中的成員資格。依託集體商標,沙縣小吃集團完成了沙縣小吃視覺識別系統,完成了門店裝修、餐具和服裝設計,形成一整套「沙縣小吃」品牌視覺形象。

  但據媒體報導,或因商標註冊「耽誤」了太久的時間,沙縣小吃個體戶的零散、割據現象也進一步加劇。儘管集團方面曾承諾不僅不收取或收取很少的商標許可費,還會幫助經營者拓展包括融資、裝修培訓等增值服務,但早已在市場中站穩腳跟並習慣單打獨鬥的「小老闆」,大多不願被收編,有媒體甚至直接用「沙縣小吃招安難」來評價當時的局面。

  對地方政府來說,無論申請統一的商標還是申請地理標誌產品,都體現了特色品牌的保護意識。但針對散落在全國各地大街小巷的中小經營者,通過「打假」來要求他們規範化經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逍遙鎮胡辣湯顯然希望重走沙縣小吃蹚出的路。今年6月,西華逍遙胡辣湯製作技藝被列入文化和旅遊部確定的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當地媒體在報導中稱,西華縣近年出台了《關於促進逍遙胡辣湯產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成立正科級規格的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頂層設計體系標準、機制運行、市場監管等,還起草行業標準,整合各胡辣湯經營戶進行規範化經營。意見還特別提到,要注重胡辣湯知識產權保護,縣政府2013年註冊了「逍遙胡辣湯」商標,使西華擁有了推廣正宗的「逍遙胡辣湯」的品牌優勢。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黃森在碩士學位論文中公佈了一組調研數據,截至2019年,全國共有4521家帶有「逍遙鎮」字型大小的胡辣湯店,位於河南省內的就佔到了其中的76.37%,除陝西擁有12.40%外,其餘省份的逍遙鎮胡辣湯店並不多。顯然,「逍遙鎮胡辣湯」的名氣還沒有像「沙縣小吃」「蘭州牛肉拉麵」一樣遍地開花,外地的經營者也很難感受到西華縣對於產業的扶持和利好,面對突如其來的「維權」,商戶們寧可捨棄「逍遙」的名號,祈求「消停」。

  在鋪天蓋地的反對聲浪下,11月21日晚,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發佈情況說明稱,為了提升規範熬湯工藝與品質、保護註冊的「逍遙鎮」品牌,維護逍遙鎮胡辣湯形象,今年4月,「逍遙鎮胡辣湯協會」委託第三方公司開展了品牌保護工作,在與焦作等地經營戶對接中,因溝通不充分、方法簡單急切、服務培訓流程操作性不強等原因,部分經營戶不能理解支持,情感上更是難以接受,進而引髮網友關注。目前,當地已責令「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暫停目前正在開展的工作。

  嗯,在想當然的「逍遙」之前,還是先消停吧。

  劉言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1月24日 07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